9.0

2022-08-31发布:

中文字幕日产乱码地址一情色碧血剑

精彩内容:

【一】少年袁承志

  啞巴抱起崔秋山、袁承志,健步如飛的向前疾走,翻過兩個山頭,只見山腰中有叁間茅屋,啞巴逕向茅屋跑去。快要到時,屋前一人迎了過來,走到臨近,原來是個二十多歲的少婦。她向啞巴點了點頭,見到崔袁兩人,似感訝異,和啞巴打了幾個手勢,領著他們進屋。

  那少婦叫道:「小慧,快拿茶壺、茶碗來。」一個女孩的聲音在隔房應了一聲,提了一把粗茶壺和幾只碗過來,怔怔的望著崔袁兩人,一對圓圓的眼珠骨溜溜的轉動,甚是靈活。袁承志見那少婦粗衣布裙,但皮色白潤,面目姣好,那女孩也生得甚是靈秀。

  那少婦向袁承志道:「這孩子,你叫什幺名字?怎幺遇上他的?」袁承志知她是啞巴的朋友,于是毫不隱瞞的簡略說了;那少婦聽罷向袁承志一笑,說道:「我姓安,你叫我安嬸嬸好啦,這是我女兒,她叫小慧,你就耽在我這裏。」

  袁承志次晨醒來,發覺崔秋山和啞巴先行離去,不禁急的哭了起來。安大娘柔聲說道:「好孩子,你崔叔叔受了傷,很厲害,是不是?」袁承志點點頭。安大娘又道:「我只能暫時讓他傷口的毒氣不散開來,如果時間隔得太久,只怕他的腿要殘廢,因此啞巴伯伯背他去請另外一個人醫治;等他好了之後,就會來瞧你的。」袁承志慢慢止了哭泣。安大娘道:「快洗臉,洗了臉咱們吃飯。」

  吃過早飯後,安大娘要他把過去的事再詳詳細細說一遍,安大娘聽得不住歎息。就這樣,袁承志便在安大娘家中住了下來。袁承志從小沒了父母,應松、朱安國等人雖然對他照顧周到,但這些叱叱咤風雲的大將,照料孩子總不在行。現下安大娘對他如慈母般照顧,親切周到,又有小慧作伴,這時候所過的,可說是他生平最溫馨的日子了。

  安大娘給袁承志縫了一套衫褲,想要他試試合不合身,見袁承志經已沈沈睡熟,不覺童心忽起,心想:「不如趁睡先給他換上,明日承志醒來,看了豈不歡喜?」當下便輕手輕腳的脫下袁承志那套破爛不堪的舊衣,袁承志睡得極沈,雖經翻動卻並未醒轉。此時安大娘突地臉色通紅,停了下來;原來袁承志的陽具,竟然在睡夢中硬梆梆、直挺挺的翹立起來,還一顫一顫的在那抖動。

  安大娘因不齒夫婿爲人,是故帶著小慧到處躲藏,已有四、五年未有夫妻生活。二十五歲的她,身體健康,生理機能飽滿,自然也會有某方面的需求;但她生性貞節端莊,又囿于禮教的約束,因此平日裏只得以練武,來強力壓抑不時勃發的情慾。初時她認爲袁承志年幼,因此並未慮及其他;但如今見及袁承志那尚未長毛、但卻已頗具規模的陽具,不禁嬌羞害臊起來。

  她匆忙的爲袁承志穿上衣褲,便回房就寢,但躺在床上卻怎幺也睡不著,眼前晃來晃去,儘是袁承志那根陽具的影子。她心中暗罵,自己真是無恥,怎幺可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但越是壓抑,思緒越是紛亂,最後她腦中竟然浮現出袁承志將那根肉棒插入自己下體的猥亵影像。

  她到屋外井邊用冷水洗把臉,心想或許可減輕熾烈的欲情,誰知道此時袁承志尿急,迷迷糊糊的爬起來解手,黑暗中沒看到蹲著洗臉的她,一泡熱乎乎的童子尿,竟灑了她一身。她大吃一驚,「啊」的叫了出來,袁承志嚇了一跳,也清醒了過來。

  「對……不……住,安……嬸嬸,我沒……看到您。」袁承志結結巴巴的說道。

  「承志,沒關係,我就順便洗個澡吧!」安大娘柔聲地安慰不知所措的袁承志。

  屋外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袁承志從未見過女子身體,好奇心起,不由得貼窗偷看。只見安大娘赤裸的身軀在月光下顯得分外的柔和潔白,胸前兩個白嫩嫩的奶子,就像剛出籠的大饅頭一般,澎澎軟軟的很是好看。咦!安嬸嬸怎幺沒有雞雞?怎幺那裏長了黑黑的一片毛?年僅十歲的他,根本未通男女之事,因此並未産生什幺非分之想,只是單純的好奇偷看而已。但安大娘曲線優美,婀娜多姿的裸身,卻也在他心裏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安大娘無意中眼角一撇,發現袁承志正在偷看,心中愈發的春意蕩漾,她洗浴完畢進入屋中,見小慧安祥沈睡,而隔壁房的袁承志卻兩眼圓睜仍未睡著,便過來點起燈,看看袁承志的新衣服是否合身,順便也和袁承志閑聊兩句。浴後的她,身體飄散出陣陣的幽香,加之和藹溫雅的神態,使得袁承志想起了苦命的母親,聊著聊著不禁悲從中來,一伏身竟趴在安大娘懷裏啜泣了起來。

  安大娘摟著安慰他,但袁承志的頭在胸部上拱來拱去,不時磨擦到敏感的乳頭,卻也使得她方才平複的欲情,重新燃起;她面泛桃紅,體溫升高,身軀也微微顫抖了起來。袁承志察覺後,心想:「糟糕!安嬸嬸大概是著涼生病了,還發燒呢!」于是問道:「安嬸嬸,您那裏不舒服?要不要我給您揉揉?」。過去他生病時,應松、朱安國常運功給他搓揉,不一會功夫也就好了,因此他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替安大娘揉揉說不定也有同樣的效果。

  安大娘緊緊摟抱著他,並未回答,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雙腿也夾住他的身體不停的蠕動;袁承志見狀心想:「安嬸嬸定是得了絞腸沙,肚子痛。」于是便道:「安嬸嬸,我給您揉揉肚子,一會兒就不痛了。」安大娘幽幽的歎了口氣,鬆開了手腳,身體也躺臥了下來。

  天真無邪的袁承志依據自己過去的經驗,將安大娘的褲子拉下,將手掌搓熱後,就貼著安大娘的小腹,大力的磨擦起來。安大娘只覺熱乎乎的小手,不斷的在下腹撫揉,竟是舒服無比,尤其是小手不經意的碰觸到陰戶上緣時,更使她心中悸動,也愈發激起她氾濫的春潮。她不由得低聲道:「承志,再下面一些。」

  袁承志依言向下方揉搓,接觸到軟細的陰毛,不免有些礙手礙腳。此時只聽安大娘有氣無力的道:「承志,揉下面那條縫縫,裏面好難過啊!」袁承志伸手一探,只覺濕漉漉、黏兮兮的,心中不由驚道:「糟糕!安嬸嬸痛得尿出來了!可這縫縫又要怎幺揉呢?嗯!裏面難過,我就將手指伸進去摳一摳吧!」

  他順著濕滑的肉縫,將手指伸入摳挖,只覺內裏層層嫩肉吸吮住他的手指,使他産生一種奇怪的感覺。安大娘這時可真是漸入佳境,袁承志的手掌不斷的磨擦到她的陰戶,手指也在陰道內摳摳挖挖,她感覺快意迅速的蔓延,禁不住一邊呻吟,一邊斷斷續續的叫道:「承志,再……裏……面一點,……再……深一點……快啊!」

  袁承志覺得安大娘身體一陣哆嗦後,下體又噴出一股騷水,緊接著就摟抱住他,親吻他的面頰道:「承志,安嬸嬸好舒服,謝謝你啦!……承志,這件事你可別告訴旁人,就是小慧也不能說,你答應安嬸嬸好不好?」袁承志雖然年幼,但見她那嬌媚神態,也不禁砰然心動,當下立刻答應道:「安嬸嬸,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

  此後安大娘總是趁小慧睡著後,便到袁承志房中要他揉肚子,她衣服越穿越少,幾天後,乾脆就赤裸裸的要袁承志給她搓揉。袁承志不疑有他,心中反倒覺得光著身子搓揉其實方便的多,因此自己也脫光了衣服,免得安大娘痛得尿尿,弄髒了新衣。幾次下來,袁承志已是駕輕就熟,他不但手指伸入縫縫中摳挖,還發覺安大娘的奶奶也不舒服,經常需要他一併搓揉。

  年幼的他,父母早亡,又乏兄弟姐妹,對于男女之事實是一竅不通,如今驟然接觸美貌少婦,成熟豐滿的裸身,不禁自然産生愉悅的生理反應;他的雞雞開始經常性的翹起,尤其是替安大娘搓揉時,更是堅挺無比,久久不消。

  這日他又替安大娘搓揉,安大娘嬌柔的說道:「承志,你幫嬸嬸一個忙好不好?」

  「安嬸嬸,您儘管吩咐,承志一定盡心盡力。」

  「承志,安嬸嬸縫縫裏頭好不舒服,你的手指又太細太短夠不著深處,安嬸嬸看你的雞雞硬起來,比手指長得多,也粗得多,你可不可以用雞雞戳進來,替安嬸嬸捅一捅?」袁承志聽了不禁有些猶豫,他道:「安嬸嬸,不是我不肯,只是我這雞雞,一天大似一天,我怕一個不小心,捅壞了嬸嬸!」

  安大娘笑著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道:「安嬸嬸那這幺嬌嫩?給你一捅就捅壞了?快來吧!嬸嬸裏面難過得緊呢!」說罷,將嫩白的大腿翹起緊貼身體,好讓袁承志容易進來。袁承志見安大娘的胯間肉縫濕漉漉地,兩瓣嫩紅的肉片也左右分開,隱約之間可見一小小肉穴,于是便扶住硬梆梆的雞雞,向穴裏頂了進去。

  安大娘這一下可真是久旱逢甘霖,舒服得簡直上了天,袁承志的陽具雖未長成,但已是頗具規模,和成人比起來亦不遑多讓,她已四、五年未嘗肉味了,如今袁承志這健康活潑的小雞雞突地一下捅進來,使她久曠的嫩穴,簡直如醍醐灌頂一般的豁然開朗,一時之間,她全身血脈運行暢旺,銷魂快感也迅速的傳遍週身。

  袁承志男性的本能,使他自然的來回抽插,逐漸的他也領略到異樣的舒暢,從所未有的奇妙滋味,由下體直上全身,他伸手抓住安大娘彈性十足的奶子,揉捏了起來。安大娘此時兩眼水汪汪的像要滴出水來,臉頰也紅通通的粉嫩可愛,她鼻端輕皺,眉頭緊蹙,小口微張,不停嬌喘。袁承志一見她那模樣,心中莫名其妙的就生出一種憐愛的感覺,似乎大他十多歲的安大娘,突然間成爲嬌柔可愛的小妹妹,只有自己,才能帶給她幸福快樂。

  高潮過後,安大娘緊擁著袁承志,熱情的親吻他,袁承志吸吮著安大娘軟滑的香舌,心中不由想到:「安嬸嬸的舌頭,又香、又軟、又滑,簡直比冰糖銀耳還要好吃。」

  他尚未長成,無精可射,因此陽具仍是堅挺不拔,硬梆梆的塞在安大娘的嫩穴之內;不一會功夫,安大娘滿臉妩媚,溫柔的要袁承志仰躺下來,自己跨騎在袁承志身上,又開始搖擺晃動了起來。

  袁承志感到奇怪,暗想:「安嬸嬸也不知是什幺毛病?怎幺剛好一會,卻又發作起來?看樣子還很難根治呢!」

  安大娘自和袁承志發生親密關係後,心態上也産生微妙的變化,袁承志雖年幼無知,但她既將清白身子交給了他,潛意識裏已將袁承志視爲小丈夫一般,因此自然而然的也想讓袁承志,享受到同樣的快樂滋味。這天袁承志又要替她揉肚子,她溫婉的道:「承志,每次都是你幫嬸嬸揉,真是辛苦你啦!今個,換嬸嬸替你揉揉吧!」

  安大娘棉軟的雙手,在袁承志赤裸的身軀上來回撫摸,使袁承志感受到無比的舒適與刺激,也使他內心産生一種原始的渴望,他自己也說不出渴望些什幺,只好在安大娘柔嫩光滑的裸身上,又揉、又搓、又摸、又捏的,以發洩他童稚的欲情。突然酥麻搔癢的舒暢感,席捲了他的下身;安大娘竟然將他的雞雞含入那溫暖濕滑的口腔中,唆舔了起來!瞬間,雞雞迅速膨脹起來,有如一根半大不小的香腸。

  安大娘只見袁承志眼中,突地放出異樣的神采,使得袁承志看起來完全不像僅有十歲的無知少年;在那種目光下,安大娘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陣嬌羞,身體也軟棉棉的躺臥下來。袁承志像是忽然由男孩,變成爲男人;他挺著那雄赳赳、氣昂昂、滑溜溜、光禿禿,僅有十歲的肉棒,扛起安大娘白嫩光滑的大腿,噗吱一聲,就徹徹底底的佔有了豐滿、成熟、美貌、嬌嫩的二十五歲少婦--安大娘!
中文字幕日产乱码地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