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警探姐妹花之童党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jkk5056 于 2021-5-4 23:09 編輯

(上)

在南卓的市郊,一座清靜的山林前面有一片別墅,這裏是一個靠近公路的高級住宅區。

其中離公路最遠、靠著山腳的一棟小別墅裏,叁個十六、七歲的高中生正在客廳裏抽著煙、看著影碟。從外表就可以知道,這叁個少年肯定是屬于令老師頭痛、令同學反感的那種不良少年。客廳裏因爲他們吸煙而煙霧缭繞,空氣中好像還充滿著大麻的氣味,而電視裏正播放的也是來自歐美的火爆的成人電影。

電視裏金髮碧眼的美女放蕩的淫叫和妖冶的肢體動作使叁個剛剛發育成熟的少年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地舔著自己乾燥的嘴唇,不知不覺支起了帳篷。

一個光著上身,手臂上紋著一只鷹頭,身材魁梧的少年看著看著突然“啪”地一下將電視關了。

“哎!光哥!你幹什麽?!”一個似乎年紀稍微小一點、有些瘦弱的少年叫了起來。

“阿川,那還用問?阿光又看得受不了了,想去做了?!哈哈。”那個長得比較文靜,個子很高的少年笑了起來。

“哼!阿進,你他媽的難道就光看就爽了?”文身的少年罵了一句,忿忿地躺在了沙發上。

“媽的!現在街上出來做的不是太醜、就是太老!真沒胃口!”阿光躺下了還在罵個沒完。

“阿光,你有本事就弄來一個良家婦女!讓我們也跟著沾點光?”那個阿進撇著嘴譏笑著。

“你以爲我不想??”

“可┅┅可弄不好人家要告我們強姦,要坐牢的!”阿川說著。

“哼,那些女人多半怕丟人不敢找警察的!而且我們都還沒到十八歲,就算抓住坐兩天牢,也未必就比在學校念書倒黴!”阿進陰陽怪氣說著。

“行了!阿進,你家裏有錢,出了事找個好律師就可以出來!我們呢?”阿川還說著。

“嘁!膽小鬼!”阿進白了他一眼。

那個文身的少年此時忽然“呼”地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怎麽?阿光,要動手了?”阿進說著。

阿光忽然瞪著眼睛,用一種陰森的眼神看著阿川說∶“阿川,我記得你有個姐姐,長得挺水的!弄來給我們玩玩?!”

阿川驚得直往後退。“光哥,那怎麽行?你是開玩笑吧?”

阿進忽然攔住了他,奸笑著說∶“阿川!別那麽假裝正經了!你不是和我們說過,你經常偷看你姐姐洗澡嗎?還說有兩次你差點就忍不住了?!再說,你姐姐又不是處女吧?就當玩一回呗?沒準她還樂意呢!”

“不行!我姐姐可不是那種人!”

“什麽是不是?你怎麽能知道呢?現在的女人越是假裝正經的,幹那事越來勁!放心吧,阿川,我們就幹這一次!”

“┅┅”阿川又緊張又害怕,不知道該怎麽說。

阿光忽然走過來,一把抓住阿川的衣服,惡狠狠地看著他。“阿川!你忘了上次你惹的禍、土龍他們說要廢了你,要不是我出面替你攬下來、阿進替你賠了錢、你小子現在還能好好地站在這兒嗎?”

“光哥,我、我┅┅”

“對呀!阿川,你這幾年花了我不少錢!咱們是兄弟,我不和你計較!可上次的事要是讓土龍他們知道其實是你做的,那你可就麻煩了!”

阿進不急不忙的話使阿川緊張得汗都流下來了,渾身竟然哆嗦起來。

阿光鬆開他,拍拍阿川肩膀說∶“阿川,別害怕!只要你還當我們是兄弟,我就一定罩著你!誰也別想欺負你!可是┅┅”

阿進見阿光已經動搖了,趕緊接著說∶“阿川,你別害怕!我們保證不傷害你姐姐!完事後你也勸你姐姐想開點,就當大家玩一場!怎麽樣?”

阿川猶豫了半天,看著他這兩個好朋友又是期待、又是威脅的表情,終于咬咬牙,一狠心說道∶“好吧!就答應你們!可是就這一回呀!!”

阿光和阿進哈哈大笑,阿進過來摟著阿川的肩膀,說∶“好兄弟!我們答應你,就一次!!來,我告訴你該怎麽說┅┅”

女偵探易紅瀾的事務所裏,剛剛送走了一個客戶的易紅瀾,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易紅瀾拿起電話,聽了一下沖門外喊∶“林丹!你的電話!”

很快,一個中等個頭、身裁苗條、戴著眼鏡的姑娘走了進來。她就是易紅瀾的女助手--林丹。

林丹今年二十一歲,是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她名義上是易紅瀾的助手,其實就是她的秘書而已。平常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易紅瀾接待一下客戶,並不和女偵探一起出去偵察破案。因爲林丹不像易紅瀾有一身好功夫,這方面她和平常女孩沒什麽區別。

林丹長相清純甜美,雖然沒有易紅瀾那樣明豔照人,但也足可算是美貌了。而且林丹的身裁十分勻稱,雖然沒有易紅瀾胸部那麽豐滿得醒目,但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線也足以自傲。
林丹進來拿起電話,聽了一會臉色有些發白。

等她撂下電話,易紅瀾關切地問∶“怎麽?你弟弟又惹麻煩了?”她已經聽出是林丹那個不爭氣的弟弟林川。

林丹臉上又是氣憤又是擔心∶“紅瀾姐,阿川沒說什麽事,只說有些麻煩,要我趕緊過去!”

“去哪兒?”

“他沒說,一會他的朋友過來接我。”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一輛摩托車來到事務所門口。一個個子瘦高,相貌文靜的少年走了進來。看見等著的林丹,那個少年立刻滿臉微笑走過來∶“您是林川的姐姐吧?還記得我嗎?我是阿川的好朋友曾進。”

林丹知道這個曾進和阿川經常在一起,也不是什麽好學生。她焦急地問道∶“我弟弟怎麽了?”

“啊,姐姐你別緊張,他沒什麽事!就是磕破點皮,正在我家裏呢!”曾進說著,忽然看見一旁站著的易紅瀾,立刻被美麗成熟的女偵探吸引住了,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易紅瀾豐滿的胸前。

“討厭的小鬼!”易紅瀾心裏暗暗嘀咕著,輕輕白了他一眼。曾進趕緊把目光移開,對林丹說∶“姐姐,咱們走吧?”林丹焦慮地隨著他上了摩托車。

“林丹!小心點!!”望著飛馳而去的摩托車,易紅瀾喊著。

摩托車來到郊外的別墅前停了下來。林丹急忙從車上下來,就往別墅裏走。曾進跟在後面,臉上露出一陣奸笑。

進了別墅,曾進立刻把門鎖上。林丹根本沒注意自己身後的少年在幹什麽,只是問∶“我弟弟呢?”

“姐姐,他在樓上呢!”

林丹立刻邁步上樓。她這天穿著一身粉色套裝,白色的弔帶絲襪,腳上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林丹急忙上樓時,曾進在後面偷偷低頭往上看∶從林丹粉色的套裝短裙下面,竟然能看見露在絲襪外的一截雪白的大腿,還有那可愛的白色內褲!曾進看得身體一晃,差點就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他強壓著內心的沖動,緊跟著林丹上了樓,指著自己的臥室說∶“姐姐,阿川就在裏面!”

林丹推開臥室的門,只見一個人正矇著頭躺在寬大的床上。她急忙過來拽開被子說∶“阿川!你是不是┅┅”

林丹的話剛說了一半,忽然愣了!原來床上躺著的是一個身材結實,而且有紋身的少年!

“你!┅┅”林丹驚訝地指著床上的少年,回頭來看曾進。

曾進此時已經將門反鎖,一臉怪笑地走過來。床上的阿光也“呼”地一下跳起來,走近不知所措的林丹。

林丹看著兩個少年滿臉不懷好意的笑,從前後朝自己逼來,立刻好像意識到了什麽。她驚慌地倒退著,說∶“你們┅┅我,我弟弟呢?你們要幹什麽?”

“姐姐,阿川現在好得很!你不用爲這個小子操心了!”阿進奸笑著。

“那、那你們要我來幹什麽?別過來!!”林丹看著兩個少年,突然一陣慌張,猛地朝門口沖去!
點點 159cm Ccup 41kg 19y 一位可愛正妹 文采不錯的一個女生 經常會看到她出現在大型.jpg
“姐姐,別跑呀?陪我們玩玩!!”阿光說著,沖過去一把攔腰從後面抱住了林丹。

“放開我!你們、你們兩個小混蛋!救命啊!!”林丹掙不過身強力壯的阿光,兩手拚命亂抓著,大聲叫了起來。

“阿進,快過來幫忙!”

阿進過來抓住林丹修長的雙腿,和阿光一起將驚叫著的女郎摔到了床上。兩人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邊撲了上來,說著∶“姐姐,別叫!咱們一起玩玩!別叫!別亂動!!”

林丹此時見兩個少年已經脫了衣服撲過來,自己的擔心已經將要成爲事實,更加害怕。她使勁推著撲上來的少年,手腳亂抓亂踢。

阿光被林丹一腳踢在了肚子上,立刻“唉呦”喊了一聲。“該死的!這麽不合作?!”他惡狠狠地罵著,將剛要坐起來的林丹一把推倒,狠狠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林丹一聲驚叫,又摔倒在床上。

“阿進!這個小妞太不老實!快拿繩子來!!”

阿光死死地用身體壓在掙紮反抗著的林丹身上,阿進從床下拿來早就準備好的繩子。兩個少年將不斷反抗著的林丹翻過來,將她的雙手用繩子緊緊地捆在背後,然後又將林丹轉過來。

“阿進,抓住她的腿!捆到床上!”

兩個人各抓住林丹一條腿,使勁分開,用繩子將林丹的雙腳分別捆在了大床一端的欄杆上。林丹使勁扭動著身體,雙腿亂蹬著,可還是抵不過兩個少年,兩腿終于被大大地分開,綁在了床頭的欄杆上。

兩個少年此刻看著終于被自己制服並捆綁在床上的美麗女子,心裏不禁狂跳不已。

林丹躺在床上,雙腿被分開捆在床頭,雙手被反綁在身體下面,正喘著粗氣不停扭動著成熟美麗的身體,驚慌失措地喊叫著∶“你們快放開我!你┅┅你們不能這樣,懂嗎?快把繩子解開!”

她因爲剛才的一番掙紮,身上的衣服已淩亂不堪。短裙已經卷到了大腿根,露出了裏面雪白細嫩的大腿和白色的內褲;上衣也在撕打中被掙開,裏面的襯衣已經從短裙裏扯了出來,一截纖細雪白的腰肢暴露在外面;再加上淩亂的頭髮和微紅的俏臉,整個人充滿了誘人犯罪的妩媚和豔麗。

兩個少年看著眼前這個美麗成熟的女郎,都感覺渾身發熱,喘息沈重。

“姐姐,和我們玩玩吧!幹嗎這麽反抗呢?還要我們把你捆起來,那多難受啊?!”阿進說著伸手來摸林丹暴露出來的內褲底下那微微鼓起來,柔軟溫暖的部分。

“啊!住手!你們、你們這是強姦!是犯罪!”林丹絕望地尖叫起來,一想到要被兩個和自己弟弟一樣大的少年捆綁起來強暴,林丹就覺得羞憤難當,拚命掙紮著,扭動著苗條美妙的身體反抗起來。

兩個少年不理會林丹的反抗,阿進繼續隔著內褲撫摸著溫暖的陰戶,阿光則乾脆爬到床上,解開了林丹的上衣和襯衣,露出裏面纖巧的弔帶胸罩。粉色的胸罩邊緣露出一片令人目眩的雪白,阿光瞪大了眼睛,伸手進胸罩裏,立刻觸到了一團軟綿綿的肉團。

“啊,不要啊!求求你們,啊,哦,放開我!”林丹滿臉羞紅,幾乎要哭出來了,不斷扭動著身體哀求著。

“我受不了了!”阿光突然嚎叫起來,他猛地將林丹的上衣和襯衣順著圓潤的肩膀扒下來,褪到可憐的姑娘的背後,然後將胸罩推到乳房上面,立刻兩個豐滿晶瑩的肉團跳動著暴露出來!

“啊!┅┅”林丹一聲哀鳴,羞恥地閉上眼睛,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

阿光貪婪地盯著兩個雪白挺拔的乳房,上面兩個嬌小鮮嫩的乳頭因爲羞恥和緊張竟然微微挺立起來。他顫抖著手開始輕輕揉搓著林丹赤裸的乳房,接著低頭用舌頭舔起兩個纖巧的乳頭。

林丹半裸著身體遭到少年的進攻,既感到羞恥又無法反抗,知道現在叫喊和哀求都已經無濟于事,只有“嘤嘤”地抽泣著,心裏一陣絕望和悲哀。

“好了,大姐,不要再假裝正經了!你這裏都已經快濕了!”正輕揉著林丹的下身的阿進忽然感到自己手指觸到的溫暖的花瓣已經微微潮濕起來,于是輕拍著林丹豐滿細嫩的大腿,笑著說道。

“不是!你們、哦,啊!沒有啊!”林丹也對自己的身體竟然在兩個少年粗暴的對待下也會出現反應而更加羞愧,她拚命搖著頭,不停地抗拒著。

“哼,還嘴硬?”阿進奸笑著伸手拿來一把剪刀,將林丹的內褲剪破撕了下來!立刻,誘人的陰部全部暴露出來。林丹感到下身一涼,眼看著最後的防線已經被突破,一陣驚恐和羞恥,差點昏了過去。

“姐姐的下面好肥呀!啧啧,真漂亮!顔色還是嫩紅的呢!一定不經常被男人幹吧?”阿進嘴裏說著,兩手不停地在嬌嫩的花瓣周圍撫摸著,輕輕擺弄著有些淩亂的烏黑的陰毛。

“快住手呀!哦,不要在動了!嗚嗚嗚┅┅”林丹感到被少年玩弄的陰戶一陣陣抽搐,一種熱流不斷湧上來。在兩個少年粗魯的蹂躏下,她幾乎要崩潰了,渾身顫抖著哭泣起來。

阿光正用牙齒輕輕在豐滿的乳房和已經硬起來的乳頭周圍咬著,雙手還不停地在被捆綁于床上的林丹身體上亂摸著。一陣陣疼痛和羞辱的顫慄襲擊著林丹,她緊咬著牙,不讓羞恥的呻吟從嘴裏漏出,被繩子捆著的四肢不停抽搐著。

“呀!阿光,快看!這裏流水了!”阿進忽然發現有幾滴晶瑩的水滴出現在嫩紅的花瓣裏,正緩緩地順著肥嫩的陰唇邊緣流了下來。

“唔,這個美女發騷了!看來是請求我們來插她了?!”阿光手忙腳亂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經怒挺起來的肉棒爬到林丹身邊。

看見少年烏黑粗大的肉棒,林丹心裏一陣慌亂和絕望,最可怕而屈辱的事情--被人強姦就要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歇斯底裏地哭叫起來,手腳和身體拚命掙紮∶“啊!啊!壞蛋!快離開、別動呀!啊!┅┅”

隨著“噗吱”一聲,阿光不理會拚死掙紮哀求的林丹,緊緊按住幾乎全裸的美妙肉體,終于將自己的肉棒對準不斷翕動著的小肉穴紮了進去!

“啊!┅┅”林丹發出一聲長長的尖銳的哀鳴,一陣猛烈的裂痛伴隨著被強暴的巨大恥辱感一起沖擊上來,她終于再也支持不住了,頭一歪昏迷了過去。

被兩個少年扒光了衣服的姑娘手腳被朝四個方向拉開,用繩子緊緊捆在大床的四個角上,林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修長勻稱的腿上的絲襪,整個美妙的身體軟綿綿地癱軟在床上,任憑兩個野獸一樣的少年在她的身上發泄著。

阿進跪在林丹大大地張開的雙腿之間,雙手托著她豐滿結實的臀部,挺著腰在她迷人的花瓣之間奮力抽動著。

林丹軟綿綿的身體隨著阿進的姦淫無力地抖動著,兩個豐滿的乳房前後晃蕩著,嘴裏卻沒有一點聲音。原來阿光正手腳支撐著身體,趴在林丹的臉的上方,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從上朝下地插進姑娘張開的小嘴裏,整個人就像做俯臥撐(掌上壓)一樣地穿著粗氣上下運動著。

林丹的兩個大眼睛裏含滿淚水,失神地望著頭頂的天花板。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殘酷的現實,自己竟然被兩個和自己的弟弟一樣大的少年給粗暴地輪姦了!她已經記不清這兩個精力充沛的少年輪番姦淫了自己多少次,只覺得渾身酸軟,被姦淫的下身都已經快麻木了。

“啊!┅┅”趴在林丹頭上的阿光嘴裏發出一聲沈重的歎息,身體突然猛烈地抖動著,只見從插著粗大的肉棒的嬌豔的紅唇周圍突然溢出一片白濁的精液。

他滿足地抖動了幾下身體,從林丹的嘴裏抽出了肉棒。看著被施暴的姑娘劇烈地咳杖著,難過地搖晃著頭,精液不斷從林丹的小嘴裏溢出,阿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幾乎在同時,阿進也突然搖晃著,在林丹的陰道裏射了出來。

兩個少年滿足地站了起來,看著床上被捆住手腳的林丹嘴角和花瓣間流淌著自己的精液,滿臉羞辱和痛苦的樣子,覺得十分地痛快。

“爽!真他媽的過瘾!阿進,沒想到阿川的姐姐操起來這麽過瘾?!”

“大姐,舒服了嗎?”阿進沒理會阿光,用手指沾著從林丹陰戶裏流出來的精液,在她雪白的大腿上塗抹著問。

林丹已經是欲哭無淚,渾身酸痛,連說話的勁都沒有了。她遲鈍地扭過頭,不看這兩個剛剛在自己身上發泄了獸慾的少年。

“解開她吧,阿光,我去叫阿川來!”

聽見阿進說要叫自己的弟弟來,一想到要被弟弟看見自己現在這副悲慘羞恥的模樣,林丹立刻回過頭哀叫起來∶“不,你們不要叫我弟弟來!”

“怎麽?還怕丟人嗎?操都已經操過了,還怕阿川看嗎?”阿進不理會身後姑娘的哀求,走了出去。

阿川這段時間其實一直到在隔壁的房間,從一開始姐姐的尖叫哀求,到後來兩個少年快樂的呼叫和姐姐悲哀的呻吟,他全都聽見了。阿川起初想過去,求兩個死黨放過林丹,因爲她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姐。可後來他也想到自己即使過去,只怕兩個家夥也不會理自己。更何況以阿光和阿進的個性,現在恐怕已經上了自己的姐姐,過去也晚了。後來他聽見姐姐的哀叫聲逐漸微弱下來,把阿川嚇了一跳,他生怕姐姐受不了他倆的折磨,出了什麽意外。見阿進過來叫自己,阿川趕緊跟著過去。

一走進房間,阿川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只見林丹手腳的繩子已經解開,正蜷縮在床角,雙手死死地抱在胸前,赤裸的身體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看見阿川進來,林丹又是羞恥又是悲憤,顫抖著聲音對出賣了自己的弟弟說道∶“阿川!你、你、你竟然┅┅”林丹羞憤得抽搐著圓潤的雙肩哭泣起來。

阿川此時已經聽不見姐姐的聲音,他完全被姐姐豐滿美妙的身體吸引住了。以前在家裏他曾經偷看過林丹洗澡和換衣服,但那時因爲緊張和匆忙,從來沒有離得這麽近、這麽仔細地看過姐姐美妙的身體。現在的林丹不僅全身一絲不挂,除了雙手遮掩著的胸部以外,豐滿勻稱的雙腿和雪白飽滿的屁股,以及光滑細膩的後背完全暴露出來,整個身體曲線玲珑,淚痕斑斑的俏臉,再加上剛剛被強姦後的的那份悲哀和淒豔,令年少的阿川不禁熱血沸騰。

阿川只覺得口乾舌燥,臉上一陣陣發燙。眼前的姐姐,好像變成了另外的女人,成熟美豔的魅力使他不由自主地朝著蜷縮在床上嘤嘤抽泣的林丹逼近過去。

林丹忽然感覺到了什麽,她止住哭泣,擡頭看見弟弟眼睛通紅、喘息沈重地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立刻感覺到一陣驚慌和恐懼。

“阿川!你、你幹什麽?別再過來了!!”林丹驚慌失措地抱著雙臂,赤裸的身體在床上哆嗦著向後退去。

阿進和阿光也意識到了阿川的異常舉動,他倆交換了一下眼色,突然朝著林丹撲了上去!

“啊!幹什麽!住手!!”林丹一陣驚叫,她被撲過來的少年一下按倒在了床上。

阿進抓住掙紮的林丹的雙手,阿光則抓住她修長的雙腿,使勁分開將林丹赤裸裸地按在了床上!這樣一來,林丹的整個身體就完全毫無遮掩地暴露了出來!

看著被抓住手腳按在床上的姐姐,滿臉驚恐和羞憤地尖叫著,豐滿的乳房隨著身體的掙紮猛烈地搖晃著,茂密的芳草地和下面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眼前!尤其是剛剛遭到蹂躏的肉穴,略微紅腫著,周圍還殘留著死黨留下的精液,妖豔地閃閃發光。

阿川好像失去了思考的木頭人一樣,兩眼直直地落在林丹不斷掙紮扭動著的身體上,下意識地舔著乾燥的嘴唇。他現在的頭腦裏已經一片空白,理智瀕臨崩潰的邊緣,眼前的看見的似乎只是一個被剝光了衣服按住手腳等待男人蹂躏的美女,而不是自己的親姐姐。

看見阿川滿臉漲紅,雙手緊緊握成拳頭,兩腿之間也明顯地突出來的樣子,林丹又是一陣慌亂。自己已經被兩個粗魯的少年輪暴,如果再遭到自己親弟弟的姦汙?!林丹不敢再想下去,絕望地尖叫起來∶“阿川!!我┅┅我是你姐姐!你┅┅”

林丹的慘叫突然中斷了,阿進拿起丟在一邊的林丹被撕破的內褲塞進了她的嘴裏。

“唔、唔┅┅”林丹被堵住了嘴,驚恐地睜大著眼睛,滿臉通紅地掙紮著。

一個苗條美麗的女人一絲不挂地被按住手腳、堵住嘴巴,在床上劇烈地掙紮扭動著,性感的乳房和大腿一片雪白地搖曳著,再加上充滿羞憤和驚慌的表情,這幅無比淫亵和暴虐的景象使阿川最後的一點理智也決口了!他突然閉上眼睛,飛快地脫掉自己的衣服,嘴裏發出野獸一樣的嚎叫,撲向了在床上不停掙紮的林丹。

“唔!┅┅”林丹在一片無比的絕望和驚恐中,清晰地感覺到阿川堅硬火熱的肉棒穿透了自己的身體!在一種巨大的羞恥和悲憤中,她整個身體突然僵硬起來,掙紮著擡起頭,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弟弟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嘴裏沈重地喘息著,使勁地在自己兩腿之間那悲哀的肉穴裏抽插著!

林丹被內褲堵住的嘴裏發出一陣含糊地長長的哀鳴,頭腦中剎那間變成了一片螞仁活

被兩個粗野的少年和自己的弟弟輪姦了的林丹,此刻好像癡獃了一樣,臉朝下趴在床上,手腳軟綿綿地伸開著,一動不動。

阿光坐在她身邊,用手大力地揉捏著林丹豐滿結實的屁股,兩個雪白的肉丘在放肆的手下不斷被變換著形狀。

阿川也獃獃地站在房間的角落裏,他似乎意識到了自己做出了多麽可怕的事情,竟然粗暴地強姦了自己的姐姐?!

阿進在阿川的身邊,嬉皮笑臉地安慰著心有不安的少年∶“阿川,沒關係!你就當是幹了一個不相識的小妞嗎!怎麽樣?你姐姐的身體很棒吧?幹起來是不是很來勁?”
阿光也說著∶“是啊!你姐姐也覺得很受用呢!是不是?”

他突然使勁將林丹赤裸的身體翻過來,悲辱交加的林丹面無表情,甚至連眼睛都沒有轉動一下,只有豐滿的胸膛在微微起伏著。

叁個少年已經在林丹美妙的身體上發泄了好久,但年輕人的體力總是很好,現在看到林丹羞憤欲絕的樣子,阿進忽然感到身體又開始發熱了。他眼睛一轉,忽然走到林丹跟前,抱起赤身裸體的女人,拖到了床頭。

林丹現在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她以爲這個少年又要對自己施暴,心如死灰的林丹根本沒有反抗,任憑阿進把自己拖了過去。誰知阿進卻拿起了床頭上的電話,狡詐地眨著眼睛對林丹說∶“姐姐,你給你那個美女同事打個電話,叫她來這裏接你走吧!?”

“哦?”聽見“美女”這個詞,阿光的眼睛立刻瞪了起來,也開始又有了一股躍躍欲試的慾望。

林丹則突然一驚,她知道這個少年指的是上午見到的女偵探易紅瀾,看見他們滿臉的壞笑,林丹立刻醒悟過來∶“你、你們都已經把我┅┅還要幹什麽?”

“嘿嘿,沒什麽!實話說吧,上午那個美女我們也想弄來玩玩!”

“不行!你們休想讓我騙紅瀾姐!”

“哼,不合作?”阿光不知道那個什麽“紅瀾姐”是誰,但看阿進的態度,一定也是個絕色美女。現在這些少年的身體裏只有獸性的慾望在燃燒著,全顧不得什麽後果了!阿光獰笑著就要撲過來,林丹又是驚恐又是悲憤地尖叫著。

“等等!”那邊的阿川突然說話了。

“我來打這個電話!”阿川說著走到床頭。

“姐姐,說實話,你那個老闆易紅瀾我早就想上了!今天我索性連她也一起弄到手!”阿川好像變了個人,惡狠狠地說著拿起了電話。

“阿川!你、你怎麽會┅┅你不是我弟弟!你是禽獸!”林丹歇斯底裏地叫著,就要撲過來和阿川搶電話。

“夠了!你省省吧!”阿川滿臉猙獰地將姐姐推倒在床上,阿光和阿進早就上去,用繩子將喊叫掙紮的林丹捆了個結結實實,又用那破內褲堵住了她的嘴。

林丹叫不出來,手腳也被捆得一動不能動,只能是在床上不停扭動著,眼看著阿川鎮定地拿起了電話┅┅

(下)

都已經快十點了,突然接到林丹的弟弟阿川打來的電話。電話裏的少年阿川的聲音顯得緊張而驚慌,要自己趕快到北山的別墅區去接他和林丹。放下電話,易紅瀾心裏不禁升起一絲擔心。她隱約覺得林丹和她弟弟很可能遇到麻煩了,否則林川怎麽會那麽緊張?

易紅瀾考慮再叁,她決定給丁玫打個電話∶“您好,我是丁玫。現在我正在外出,有事請留言。嘀┅┅”

“丁玫,我是紅瀾。我現在要出去找林丹,如果明天早上我還沒回來,你就去北山的別墅區找我們!”

放下電話,易紅瀾趕緊開始換衣服出門。她找了一條牛仔褲穿上,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皮夾克,又穿上一雙運動鞋,然後出門開上自己的汽車朝著阿川說的別墅區而來。

遠離市區的北山,在晚上顯得十分安靜,易紅瀾把車停在阿川說的那個停車場,然後走了出來。

將近午夜的山區吹起了陣陣涼風,女偵探易紅瀾雖然換上了皮夾克,還是覺得渾身一陣陣發冷,烏黑的長發被吹得飄了起來,她微微哆嗦著,抱緊雙肩朝四周張望著。

四周一片寂靜中,只有遠處的別墅裏亮著幾點燈光,根本沒有林丹和她弟弟的影子。易紅瀾心裏不禁開始嘀咕起來,難道林丹真的出事了?職業的本能使易紅瀾覺得周圍似乎有危險存在,她警惕地朝身後的那片樹林看去。

就在女偵探回頭的一瞬間,突然兩台摩托車閃電一般從樹林裏竄了出來!雪亮的車前燈光直射在易紅瀾的臉上!易紅瀾被照得趕緊 起眼睛,只見兩個穿著一身皮裝,矇著面的少年正騎在摩托車上,一左一右地停在自己面前。

易紅瀾立刻意識到自己遇上了不良少年,看來他們要找自己的麻煩!看他們騎著摩托車的樣子,易紅瀾忽然想起了上午將林丹帶走的那個少年,面前這兩個少年中,左邊那個稍微瘦弱一點的少年的身形似乎和上午的那個少年很相似!女偵探稍微注意一下四周,似乎這兩個少年並沒有同夥。

“大美女!這麽晚來這裏幹什麽?是不是來找我們玩玩的?”那個壯實一些的少年放肆地用車前燈照在易紅瀾嬌美的臉上,笑著問。

易紅瀾沒理會他,轉向另外的那個問∶“林丹呢?”

那少年似乎吃了一驚,轉而對同夥說∶“阿光!別羅嗦了,動手吧?!”說著,兩個少年發動了摩托車,朝著易紅瀾沖了過來!

易紅瀾站好腳步,眼看摩托車沖到面前,忽然一貓腰,從兩台摩托車之間穿了過去!

兩個少年撲了個空,也馬上掉轉車頭。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突然拿出兩根繩子,各自用手纏住一端,然後發動摩托車,又朝女偵探撲來!

易紅瀾見此,知道再不能客氣了。她集中注意力,看著沖來的摩托車,突然身體一扭,敏捷地躲開纏向自己的繩索,並飛快地一腳踢出,踢向了那個瘦弱一些的少年!女偵探修長勻稱的美腿準 地踢在那少年的後背上,那少年“唉呦”一聲,從摩托車上栽了下來!他手裏的繩索幾乎把另外一個少年也拉了下來!

易紅瀾趕緊躍到摔下摩托車的少年跟前,飛起一腳將剛要爬起來的少年又踢了個仰面朝天!她剛要過去抓起倒在地上的少年,忽然覺得背後一陣風聲,一道冰涼的鋼索纏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女偵探心裏按叫不好!她趕緊用手抓緊在自己脖子上越纏越緊的鋼索。隨著身後一陣摩托車的轟鳴,易紅瀾被鋼索拉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易紅瀾擡頭看見那個壯實的少年手裏緊緊抓著鋼索的另一端,一陣奸笑中發動摩托車,拖著倒地的女偵探朝著樹林裏駛去!

冰涼的鋼索纏在脖子上,易紅瀾只覺得呼吸困難,她的身體被拖拉在地上。眼看著那個殘忍的少年拖著自己朝樹林裏飛馳,易紅瀾雙手抓緊纏在脖子上的鋼索,艱難地躲避著迎頭撞上來的樹木。

忽然她想起一個主意!

女偵探使勁抓牢鋼索的一端,在自己被拖過一棵樹時,猛地伸出腿,用腳腕死死地鈎住樹榦!一陣劇痛從鈎住樹榦的腿上傳來,易紅瀾咬牙用力抓緊手裏的鋼索,使勁一拉!前面飛馳的摩托車上的少年被易紅瀾硬是給從車上拽了下來!

不等他從地上起來,易紅瀾已經跳了起來!她抓著手裏的鋼索用力一拉,將那個少年拖了過來,緊接著就是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那少年一聲慘叫,鬆開手裏的鋼索,順勢滾到一邊。易紅瀾也將纏在脖子上的鋼索解開,擺好姿勢,盯著對面已經站起來的少年。

那少年顯然沒有想到易紅瀾有如此身手,站在女偵探對面的姿勢顯得有些緊張,面罩下的眼睛裏流露出畏懼的神色。

“林丹在哪兒?”

那少年一陣沈默,忽然轉身就朝倒在地上的摩托車跑去!

“想溜?沒那麽容易!”易紅瀾緊追幾步,飛身躍起,修長的雙腿彈起像剪刀一樣,準 地夾住那少年的脖子,將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少年見無法逃脫,轉身爬起來。

“臭娘們,我和你拼了!”

易紅瀾輕蔑地看著張開雙臂撲過來的少年,輕鬆地躲開對手的拳頭,順勢一記肘拳打中他的肋下!不等慘叫的少年反應過來,易紅瀾側過身,右臂夾住他的脖子,擡起右腿用膝蓋重重地頂在他的胯下!

易紅瀾實在是恨這個少年年紀不大,卻能使出用鋼索勒自己脖子這種狠毒的手段!所以她下手也一點不輕!

眼看對手已經慘叫著,捂著胯下栽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徹底失去戰鬥力。易紅瀾這才鬆了一口氣,她此時才注意到自己剛才被在地上拖著時,皮夾克和牛仔褲都已經被劃出好幾個口子,大腿上也被劃破幾處。她一把揪起那少年,拖著痛得不停慘叫的少年走出樹林。另外的那個家夥此時已經不知去向,想必是溜掉了。

易紅瀾從地上拾起那兩個少年剛才丟下的繩子,轉身將自己的俘虜的雙手用繩子捆在背後,然後將那少年拉起來,摘下他臉上的面罩。那少年此刻雖然已經痛得五官抽搐,但臉上還是一副凶蠻的表情,兩只大眼睛狠狠地盯著將自己制服的女偵探。

“帶我去找林丹!”

“什麽林丹?我不知道!”

“還裝傻?”易紅瀾看著那少年惡毒的目光,一陣厭惡,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快帶我去!!”

那少年咬牙不做聲,猶豫了一會,轉身朝著別墅區裏走去。易紅瀾手裏抓著捆住少年雙手的繩子,跟著他走去。

易紅瀾押著少年來到一棟別墅前,那少年來到門口時說∶“那姐弟倆就在裏面,你進去吧!”

易紅瀾瞪了他一眼,打開門推著少年一起走進來。

“林丹!林川!你們在哪兒?”女偵探站在寬敞的大廳裏喊著。

“紅瀾姐!”

易紅瀾回頭,只見林川滿臉的委屈,從一間屋子裏走出來。

“林川,你們沒事嗎?”

“紅瀾姐!”林川好像要哭了似的,張開雙臂朝易紅瀾跑來。

易紅瀾毫無防備,正要迎上來,忽然跑到她面前的林川猛地一把抱住易紅瀾的腰,用頭頂住她將易紅瀾頂向了一張沙發!

“林川!”易紅瀾驚叫一聲,被林川頂得跌坐在沙發上,伸手就想要將他推開!

就在此時,那沙發後面突然站起一個少年,正是剛剛逃回來的阿進!他手裏拿著一根寬絲帶,猛地從背後勒住了女偵探的脖子!!

“啊!”女偵探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立刻感覺呼吸困難。她拚命用一只手抓緊勒住脖子的絲帶,另一只手朝後面的襲擊者打去!阿進這次學乖了,他雙手抓緊絲帶,整個人馬上又蹲到沙發背後。易紅瀾一下打空,身體被勒住脖子的絲帶帶著,半坐半站地靠在了沙發上!

“阿川!快把我放開,快!”

林川離開正倒在沙發上掙紮著的易紅瀾,走到阿光面前解開了捆住他雙手的繩子。阿光雙手獲得自由,立刻撲到正抓著脖子上的絲帶、歪在沙發上的女偵探面前。易紅瀾此刻完全被動了,她雙手不得不抓緊死死勒住脖子的絲帶,靠在沙發上,眼看阿光撲了過來!

“臭娘們!我讓你凶!?”阿光大吼著,擡腿重重地踹在易紅瀾柔軟的小腹上!

“啊!”女偵探一聲沈悶的慘叫,正扭動掙紮的身體猛地蜷了起來。

易紅瀾現在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她開始覺得大腦裏似乎已經缺氧,整個身體也正在逐漸變得軟綿綿的,想擡腿踢開阿光,可修長勻稱的雙腿卻輕而易舉地被對方抓牢!

阿光和阿川一人抓住女偵探一條腿,使勁分開。阿光突然狠狠一拳打在易紅瀾兩腿之間!

“打爛你這個賤X!”

易紅瀾已經連慘叫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她感覺一陣猛烈的又酸又痛的感覺從下身傳來,可除了抓緊那要命的絲帶之外,她現在毫無其他辦法。

“阿川,來,把這個騷貨的褲子扒下來!”阿光說著,就開始解正被勒住脖子在沙發上掙紮的女偵探的腰帶。

“不要!不要!!”易紅瀾已經開始模糊的意識裏大聲地叫著,可實際上除了嘴唇在微微翕動外,根本沒有發出聲音。

絕望中的女偵探感到腰部一陣發涼,腰帶已經被抽了出來,牛仔褲轉眼就被扒到了膝蓋上,露出裏面那緊緊包裹著豐滿的下身的白色內褲。

“臭X!”女偵探那精巧的白色內褲和裏面那微微隆起的豐滿性感的下體,激起了自覺受到侮辱的阿光的獸慾,他怒罵著毫不憐香惜玉地揮起拳頭猛擊失去抵抗能力的女偵探的小腹和胸部!

眼看著女偵探除了痛苦的扭動,毫無還手的能力,阿光一陣獰笑。他伸手抓住易紅瀾上身那緊身的黑色皮夾克,雙手用力,“嘶喇”一聲,連著裏面的襯衣一起被撕開。阿光接著抓住裏面那綉著花邊的胸罩,推了上去!易紅瀾漸漸軟弱的身體微微彈起,兩個豐滿碩大的乳房立刻墜落下來。

“嘩!好大的奶子!!”阿光一聲驚歎,擡手重重地抽打了易紅瀾豐滿的乳房兩下。

“阿進,快鬆手!”阿川忽然叫了起來,他發現被勒住脖子的女偵探已經翻起了白眼!被阿光淩虐的身體也似乎失去了反應。

輪姦是一回事,可若是殺死了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阿進聽見阿川的呼叫,趕緊鬆開手裏的絲帶,已經被勒得似乎昏迷了的女偵探半裸的身體立刻軟綿綿地滑到了地上。

阿光緊張地伸手摸摸易紅瀾的呼吸,接著啐了一口∶“呸!臭娘們,還有氣兒!”

易紅瀾微微翻著白眼,身體軟綿綿地癱倒在地上,半裸的胸膛在輕輕地起伏著,一動不動。

“快!把她的衣服扒下來!”

阿進過來和阿光一起,先將女偵探的鞋子脫掉,然後將已經扒到膝蓋的牛仔褲徹底脫下來,兩條雪白勻稱的美腿完全暴露出來。女偵探忽然發出一聲輕微的歎息,身體微微抽搐起來。

幾個少年趕緊繼續動手,先將女偵探腳上的短襪脫掉。看見易紅瀾兩只纖美勻稱的玉足,阿進忍不住用手輕輕把玩起來。

眼看著易紅瀾的身體又是一陣顫抖,阿光怕這個身手不凡的美女馬上蘇醒過來,他趕緊拉開阿進,將女偵探纖美的雙腳併攏,在腳踝上用繩索牢牢捆住;然後翻過易紅瀾的身體,將已經被撕破的皮夾克和襯衣剝下來,褪到乳房上面的胸罩也一把扯下來!

易紅瀾豐滿雪白的上身赤裸出來,兩只飽滿的乳房充滿誘惑地垂在胸前,她好像蘇醒過來,兩只月牙形的美目微微睜開,小嘴裏發出輕微的呻吟,美妙的身體也輕輕扭動起來。

阿光和阿進趕緊將易紅瀾的雙手扭到背後,不顧女偵探微弱的反抗,用繩子將雙手交叉緊緊綁住。女偵探易紅瀾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內褲,手腳被綁住躺在地上,雪白的脖子上一道醒目的紅色勒痕,半閉著眼睛輕輕呻吟著。

看著這個身手不凡的美女終于落入自己手裏,想到接下來可以對面前這個性感而豐滿的美女任意蹂躏,叁個少年不禁興奮得難以自持。

“臭娘們,我看你還怎麽凶?!”一想起自己剛剛被女偵探抓住,在兄弟面前丟盡面子,阿光忍不住又惱怒起來,他罵著用腳踢著易紅瀾赤裸的身體。

易紅瀾一聲呻吟,慢慢地睜開眼睛完全恢複了知覺。

“啊!你們!”女偵探一聲驚叫,眼看著自己幾乎一絲不挂的樣子,她下意識地想起來,立刻發覺自己手腳已經被捆住。

“賤X!”阿光罵著揮手抽了易紅瀾一記耳光,接著將女偵探身上僅存的白色內褲也撕了下來!

“不要、啊!”女偵探徒勞地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尖叫著。

形勢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剛剛還在外面的停車場痛打了兩個不良少年的美麗的女偵探,現在已經被剝光了衣服,赤身裸體地被捆綁著手腳,徹底落入了對方的掌中。
看著女偵探那充滿成熟女人魅力的豐滿的裸體,阿光心裏湧起一種難以遏止的興奮。易紅瀾那圓滾滾的雪白的屁股、格外豐滿的乳房和微微彎著的圓潤勻稱的雙腿,還有披散在雙肩上的長發和性感的紅唇間斷斷續續漏出的呻吟,看在少年的眼裏,激起了一股施虐的慾望。

阿光忽然回頭拾起易紅瀾的腰帶,握在手裏揮舞著抽向面前那雪白性感的裸體!

“啊!不要、啊!”皮帶落在女偵探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上,立刻出現一道道醒目的紅色傷痕!易紅瀾翻滾著,掙紮著躲避阿光手裏惡毒的皮帶,不斷發出痛苦的慘叫。

被扒光衣服抽打的羞辱,和來自肉體的疼痛混合在一起,易紅瀾痛苦地掙紮著,隨著陣陣悲鳴,屈辱的眼淚不停地流了下來。

眼看著女偵探美麗的肉體上出現道道傷痕,阿光更覺興奮。他不住喝罵著,揮舞著皮帶殘忍地抽打著被捆綁住手腳的易紅瀾。阿進和阿川眼看著阿光對易紅瀾施虐,美麗的女偵探赤裸著身體,毫無反抗能力地掙紮、哭叫著,也感到極大地滿足。

阿進見易紅瀾雪白的屁股和大腿已經被抽打得紅腫起來,羞辱地哭泣著的女偵探的聲音也漸漸嘶啞,趕緊對阿光說∶“阿光!夠了吧?別把這個騷貨給打殘了!”

阿光喘著粗氣停止了抽打,易紅瀾也無力地呻吟著,身體輕輕抽搐著,傷痕累累的屁股和大腿在雪白豐滿的身體上顯得格外顯眼及充滿吸引力。

阿進眼睛轉了轉,走到客廳裏的一張不到半米高的矮茶前,將上面的東西都搬開,然後對同伴說∶“阿光,阿川,你們把那騷貨捆到這上面來!”

阿光立刻面露淫笑,他和阿川擡起渾身癱軟的易紅瀾,朝那矮茶走去。

易紅瀾意識到這叁個少年要對自己做什麽,可她現在不要說手腳被捆住,就是剛剛被拷打過的身體也一點力氣也沒有。她勉強掙紮著,悲哀地搖著頭嗚咽著哀求∶“你們放開我!不要啊┅┅你們、饒了我吧!”

女偵探的哀求更加激起少年施暴的獸慾,阿光惡狠狠地說著∶“臭娘們,你不是很兇嗎?怎麽求饒了?!哼!你就等著我插爆你的賤穴吧!”

阿光和阿川將易紅瀾擡到茶前,解開她腳上的繩索。

“臭娘們,跪上去!!”阿光狠狠地踢著女偵探那被抽打得微微紅腫的豐滿肥嫩的屁股。

“不、你們不能這樣!啊!啊、阿川、住手!”易紅瀾絕望地尖叫著,被少年擡起來,臉朝下按倒在茶上。

阿進按住不斷搖晃悲啼的女偵探的頭,阿光和阿川抓住女偵探的雙腿用力分開,強迫易紅瀾跪在窄小的矮茶上。

“不許亂動!騷貨!!”阿進惡毒地罵著,揪住易紅瀾的頭髮,使勁將她的頭朝茶上撞。

“啊┅┅”女偵探嘴裏發出沈悶的呻吟,掙紮逐漸微弱下來。

阿進趕緊趁機拿繩子分別在易紅瀾的雙臂上纏緊幾道,又在她雪白的脖子上鬆鬆地繞了兩圈,然後將繩子再捆在茶的腿上,將女偵探的肩膀緊緊地抵在茶面上,上身被牢牢固定住。

在女偵探背後的阿光和阿川也忙個不停,他倆分別抓住易紅瀾一條腿,將她雙腿分開擺到茶邊緣,用繩子在膝蓋和腳踝處繞幾圈後結結實實地綁在茶的另兩條腿上。

女偵探易紅瀾現在的樣子狼狽極了∶美妙的身體绻著跪在窄小的茶幾上,兩個雪白豐滿的大乳房被壓在茶面上,肥嫩肉感的屁股高高撅著,前後兩個迷人的小肉洞毫無遮掩地暴露出來;雙肩和雙腿被繩子緊緊捆綁在茶腿上,只有腰和臀還能活動,披散的長發下的頭軟弱無力地垂在茶外面,小嘴裏不時發出痛苦羞恥的呻吟。

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偵探赤身裸體地被捆在矮小的茶上,毫無抵抗能力地等待著自己淩虐,叁個少年興奮得不禁渾身發抖。

阿光感到自己底下那根肉棒難以遏止地膨脹起來,他走到茶前,女偵探那肥厚的屁股中間,形狀迷人的窄小渾圓的菊花蕾令他一陣激動,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邊說著∶“賤人!剛才在外面你竟敢踢我的小弟弟?!我現在要報仇!我要插爆你這個下賤的屁眼!!”

易紅瀾剛才幾乎被阿進勒死,又遭到阿光的一頓抽打,現在又被扒光了衣服捆綁在茶上,不禁渾身疼痛無力,腦袋裏也昏沈沈的。聽見身後阿光惡毒的咒罵,要被叁個少年輪姦的恐懼立刻使易紅瀾驚慌地尖叫起來∶“放開我!啊!!別┅┅別動啊!放開我!!”

感覺到少年的手開始在自己屁股上亂摸著,易紅瀾一陣驚慌,使勁地搖晃著雪白的屁股,幾乎把小茶給晃倒了。

“該死的!賤貨!不許動!!”阿光罵著,使勁用手掐著易紅瀾大腿上嬌嫩的肌膚。

“啊!不要、不要!”易紅瀾痛得渾身發抖,幾乎就要哭出來了。

雪白的大腿上立刻在剛剛被皮帶抽打出的傷痕周圍,又出現兩個鮮紅的手指印!

“大美女,你還是老實一點,少吃點苦頭吧!”不知什麽時候,阿進也脫了自己的衣服,走到易紅瀾身後。他蹲下來,雙手扶著女偵探顫抖著的下身,臉湊到了易紅瀾雙腿之間,仔細地看著那似乎能捏出水來的嬌嫩的肉縫。

易紅瀾肉縫中前、後兩個小穴的形狀十分迷人,陰戶周圍那些黑色的捲曲的陰毛有些淩亂,兩片暗紅色的大陰唇十分飽滿,微微張開著露出了裏面嬌嫩的壁肉,由于受到淩虐而羞恥的緣故,上面竟然有些微微閃亮的液體!淡褐色的肛門似乎在翕動著,渾圓的形狀令阿進忍不住想把手指伸進去!

“呸!不要臉的騷貨!已經要流出水來了!!”阿光看見女偵探粉紅色的小肉穴周圍那閃亮的淫水,不禁狠狠地罵著。

“沒有!啊,你們不能這樣!不!”羞辱萬分的女偵探拚命搖著頭,她感到阿進似乎把舌頭湊到自己的陰戶上,輕輕地玩弄著鼓脹的肉珠。一陣電流似的感覺襲擊上來,已經滿臉發熱的易紅瀾嘴裏抗拒著,身體卻不由自主地搖擺起來。

阿光朝自己手指上吐了點唾沫,然後獰笑著將手指慢慢插進易紅瀾後面的小肉洞裏。

“嗚!不!不要!啊┅┅”一種被淩虐的羞恥湧上來,混合著來自肛門的漲痛,那少年手指在屁眼裏粗暴地轉動著,使易紅瀾難過得閉上眼睛,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屁股輕輕地搖晃著,說不出的苦悶和難過。

“啊!”易紅瀾渾身猛地一抖,感覺到一只有力的手掌粗魯地抓住了自己被壓在身下的豐滿的乳房,使勁地揉搓著。全身的敏感的部位都落入少年粗暴的玩弄中,女偵探覺得十分的羞恥和痛苦,明知已經難逃被輪姦的悲慘命運,可易紅瀾還是無法接受身體被不良少年肆意蹂躏的事實。

易紅瀾已經快哭出來了,她正閉著眼睛呻吟著,忽然感到一根火熱的硬東西頂在了自己的臉上。易紅瀾睜開眼睛一看,不禁輕輕哀叫起來。原來阿川也脫下了自己的褲子,走到茶正面的矮椅上坐下來,將自己的肉棒湊到易紅瀾耷拉在茶外面的頭前,輕輕撞擊著女偵探嬌豔的嘴唇。

易紅瀾剛“呀”地驚叫著想扭過頭,長發已經被阿川揪住,阿川一手捏住女偵探的臉頰,不由分說地將自己的肉棒塞進了易紅瀾微微張開的小嘴裏。

“唔!”易紅瀾被阿川的肉棒直捅進喉嚨裏,差點嗆得吐出來。無論怎樣阿川也是自己助手林丹的弟弟,易紅瀾見過他好幾次,也算是認識的人,被自己認識的少年如此淩辱使她實在難以接受,悲哀的眼淚立刻流了下來。

“紅瀾姐,你就認命了吧!好好伺候我們吧!”阿川說著,臉上挂著殘忍和淫亵的微笑。他一手揪住易紅瀾的頭髮,另一只手握著自己的肉棒,粗魯地在女偵探的嘴裏抽送起來。

“阿川,你不能這樣!”易紅瀾在心裏絕望地呼叫著,被少年粗暴佔領的嘴裏卻只能模糊不清地嗚咽著,羞辱痛苦的俏臉上滿是斑駁的淚痕。身後被阿進用舌頭玩弄著的肉穴裏傳來的陣陣快感,和肛門裏阿光手指轉動帶來的疼痛使易紅瀾全身酸軟,反抗的意志也似乎要被消磨掉了,只剩下淒慘的雪白肉體在不住地顫抖。

阿光逐漸將另一只手指也插進被蹂躏的肉穴裏,兩只手指一起轉動起來,他感覺到女偵探肛門裏逐漸濕潤的肉壁纏繞著自己的手指,面前帶著道道傷痕的肥大的屁股也左右搖擺著,似乎充滿誘惑地在勾引著自己。

“臭娘們!還真夠下賤!!已經流了這麽多水了耶!”阿進擡起頭,眼看著易紅瀾被自己的唾液和羞恥的蜜汁弄得一塌糊塗的的陰戶,慢慢將自己的肉棒挺了過去。

“阿進,你先等等!”阿光忽然抽出手指。“讓我先來給這個騷貨來個屁眼開花!”

已經被折磨得昏昏沈沈的易紅瀾,聽見兩個少年將自己當作玩物一樣地爭奪著,全然不顧自己的意,更覺羞辱。況且一想到被人從屁眼強暴的巨大痛苦和羞恥,易紅瀾不禁忍不住要尖叫出來,可是嘴裏含著阿川的肉棒,根本就喊叫不出來。

阿光殘忍地用手握著粗大得可怕的肉棒,狠狠地頂向了女偵探不斷扭動著的屁股中間那剛剛遭到手指淩辱的肉洞!

“不!”易紅瀾在心裏喊叫著,她的牙齒似乎咬痛了嘴裏阿川的肉棒,少年惱怒地將家夥從女偵探的小嘴裏抽出,揪著她的頭髮左右抽起耳光來!

“賤女人!連吹箫都吹不好?”阿川也變得粗暴兇狠起來。

易紅瀾被阿川的耳光抽得臉上火辣辣地痛,身後阿光的肉棒還在粗魯地在自己的屁眼外亂頂著,一陣陣悲哀和羞辱襲來,她忍不住哭著哀求起來。

“嗚嗚嗚、你、你們要幹什麽呀!饒了我吧!別、不要!唉呦,啊!”

阿川看著美麗的女偵探被他們蹂躏欺淩得痛不欲生、哭叫哀求的悲慘樣子,更加痛快。他不停地抽著易紅瀾耳光,嘴裏還罵著∶“騷貨!你還不老實?不許再動了!”

易紅瀾已經被他們折磨得快精疲力盡了,渾身汗水淋漓,漸漸地也掙紮不動了。阿光抓住機會,雙手牢牢抓緊女偵探豐滿的屁股,終于將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捅進了易紅瀾的肛門裏!

“啊!啊!!!┅┅”易紅瀾用盡最後的力氣,猛地擡起頭,發出尖銳的悲鳴!

她感覺到一根粗硬的家夥猛地刺穿了自己的肛門,一種撕裂的疼痛火燒一樣襲擊著女偵探的身體,巨大的疼痛使她一瞬間彷佛全身都麻木了。

“呼!終于插進來了!這騷貨的屁眼真緊哪!”阿光感覺到自己緊緊抓住的汗津津的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抽搐著,被自己強暴的女人的肛門裏也緊緊地收縮起來,讓他十分痛快,用力地抽插起來。

沒想到會被這叁個比自己小了將近十歲的少年這麽殘忍地強姦,而且是從屁眼開始,可怕的念頭在易紅瀾的腦子裏閃過,她徹底絕望了,陷入了無邊的痛苦和羞辱中。

從被強姦的肛門裏傳來的疼痛和酸漲使易紅瀾渾身不停地冒著冷汗,她感覺自己已經快要發瘋了,虛弱但執著地左右扭動著屁股,徒勞地想要逃脫阿光殘酷地淩辱。女偵探的痛苦和掙紮使阿光感到更大的快感,他喘著粗氣,抓緊易紅瀾的屁股更加用力地姦淫起來。

易紅瀾逐漸感到後面遭到強暴的肉洞好像麻木了一樣,而且連自己的下半身好像都失去了對疼痛的反應,只有一種又酸又漲的感覺從肛門裏傳來,而且好像有少量液體順著兩腿之間流了下來。

看著美麗的女偵探被剝光衣服捆在茶上,豐滿的身體顫抖著遭到野蠻的奸淫,被阿光粗大的肉棒撕裂的肛門流出鮮血,流在雪白細膩的大腿上,叁個少年都感到一種難以抑制的殘忍的愉悅。

阿川覺得自己的肉棒漲得難受,他又抓過易紅瀾的頭,粗暴地將肉棒塞進正呻吟哭泣的女人嘴裏。怒挺的肉棒伸入易紅瀾溫暖的嘴裏,阿川覺得一陣顫慄,堅持不住將一股濃濃的精液全部噴射進易紅瀾的小嘴裏。

腥熱的精液猛地湧進易紅瀾的嗓子裏,嗆得她猛烈地咳杖起來,口水混著白濁的精液,順著悲哀的女偵探的嘴巴一起流了下來。

阿川滿意極了,他握著已經軟下來的肉棒,在易紅瀾的挂滿淚水的臉上胡亂蹭著,將上面殘留的精液都抹到了她臉上。

此時在易紅瀾背後的阿光也突然歎息著,身體猛地一挺。易紅瀾也隨著感覺到身後的小穴裏一熱,一種完全的悲哀和羞恥猛然升起,她屈辱傷心地號啕大哭起來。

阿進眼看著隨著阿光抽出肉棒,女偵探被撕裂撐開的菊花洞裏緩緩流出一股白濁的精液,和鮮血混合著順著傷痕纍纍的大腿流淌下來。易紅瀾的原本緊湊渾圓的屁眼,在阿光粗大的肉棒長時間粗暴的蹂躏下,已經被撐成了一個小小的圓洞,還不停翕動著。

阿進早就忍不住了,他也感覺到從屁眼來姦淫這個美麗的女偵探肯定會更舒服。阿光剛站起來,他就過去抱起女偵探肥美的屁股,粗魯地將自己的家夥插進了受傷的肛門!

易紅瀾已經徹底沒有掙紮的力氣和意志了,毫無快感而言的強姦使她羞辱難當,只能嘶啞著聲音哭泣哀號,任憑阿進粗暴地淩虐自己的身體。

當第二天上午,丁玫根 易紅瀾留下的電話留言趕到這裏,帶領警察找到這所別墅時,叁個大肆淩虐美麗的女偵探易紅瀾整整一夜的少年,竟然正像沒事一樣,大模大樣地在睡覺。

遭到殘酷蹂躏的女偵探易紅瀾則還像一條狗一樣,一絲不挂地跪著被捆綁于那小茶上。易紅瀾臉上和下身糊滿了少年的精液,臀部和大腿上傷痕纍纍,已經奄奄一息了。

在樓上的臥室裏,丁玫還找到了另一個被少年輪姦的受害者。林丹和易紅瀾一樣,被赤身裸體地捆綁在床腿上,嘴被膠帶封住,身上布滿被施暴的痕迹。

叁個膽大包天的少年當然受到了嚴厲的制裁,被控綁架、輪姦、故意傷害等多項罪名。而案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可憐的林丹,不僅因爲遭到輪姦,更由于被自己的親弟弟強姦,她幾乎精神崩潰,過了好幾個月才漸漸恢複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