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五女神境界 一 新的魔王

精彩内容:

流星劃破夜空,在漫天萬億星辰的照耀下,一位陌生人來到這個世界。

  當窗外的天空開始綻放光明,和罪從床上坐起來。麻布衣讓他很難受,但爲
了抵禦寒冷,不得不這麽做。

  他坐在床上,盯著掌心的紋路,像幹枯的樹枝一樣分開,衍向周邊。

  在他昏迷這段時間中,發生了無數的事情。他隱約記得穿著現代的襯衫走在
街上,在萬丈白光中,炙熱而刺眼的火焰裹住他的身體,在一瞬間撕裂了身體。

  「是兩位天使,」他張開嘴巴,幹燥的嘴唇顫抖。「兩位,有一頭金色長發
的天使。很美。」

  然後他死了。來到這個世界。他開始記得很多事情,從剛才,到現在,無數
的記憶像光一樣襲來。耳邊是泡沫的聲音,像擰開汽水瓶蓋,無數的泡沫炸裂,
信息便流露出來。

  「我叫,和罪。」他喃喃。

  「我是,被殺死的魔王。」

  和罪記得自己是魔王,但失去了所有力量。在這個世界上,四位女神掌管四
個小世界,幾乎是四片大陸。而在中央至高位面,至高神王統禦世界。女神王每
千年死亡,然後重生。

  「而,」和罪喃喃,「五位女神都有相應的軍隊,天使,在她們的大陸上各
自有無數國家。」

  女神們放任國家間競爭,決出最強大的戰士,並授予他更大的力量,守護整
個世界,並在至高神王複活時,一同保衛她。

  「而她們,殺死了我。」他盯著掌心,很長時間不移動目光。

  門開了。一位穿著女仆裝的少女走進來,她的下半身穿著簡易的銀盔甲,就
像一位戰場上的女仆。

  她有黑色的頭發,特意修得很短。她的瞳孔是天藍色的,在黑暗中卻能發出
光芒,星星點點。她的美貌叫人無法呼吸,一進門,空氣中頓時湧現出牛奶般細
膩柔滑的香味。

  她叫他……魔王大人。

  「或者,叫主人。」她走過來,半蹲在和罪面前,以絕對謙卑的低姿態擡頭
看他。瞳孔像深沈的湖面,不孕育感情,但絕對不用猜測其忠誠。

  「就像我們當年一樣,主人。」她說,然後露出一個很淺的微笑,背後,隱
藏著淫靡,粉紅色。

  和罪點點頭,記憶再次解開一點。

  在之前,他用魔族擅長的調教手段,把許多天使調教成肉便器,調教成,一
撫摸皮膚就會高潮,就會露出阿黑顔,就會眉頭扭曲,就會熱淚盈眶,嘴角揚起
笑容的爲性而生的奴隸。

  而絡絡,她跟了他好多年,絕不背叛他,是她的左膀右臂。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絡絡說,「對不對,主人?」

  「當然。」

  和罪把金絲眼鏡從床頭拿起來,戴在鼻子上。這樣才對,這樣才是魔王的樣
子。不熟悉的人會把他當成學者,或是詩人。

  絡絡伸出潔白如白玉的手指,拉開和罪的褲子拉鏈。修長的睫毛顫抖,取出
他粗壯的肉棒,有小孩手臂粗細,跟鐵棍一樣堅硬,有股澎湃的動力,像心髒一
動一動,一跳一跳。

  絡絡身上永遠有一股奶油的香甜氣味,伸出濕潤的舌頭,舔了下嘴唇淡粉色
的嘴唇,香甜的唾液拉出一條晶瑩的絲,方才冰冷如雪的臉頰染上一層紅霞,並
有一股更加香甜的體味從身體上散發出來。

  絡絡露出一個淫靡的笑容,等待和罪的反應。但和罪已經忘了接下來該怎麽
做。「我們之前……」

  「像這樣。」

  絡絡一指空氣,光圈出現,從光圈中取出一雙白色的絲質禮服手套,手腕處
有個藍色的蝴蝶結。絡絡穿上手套,撫摸和罪的身體。

  「我們夜魅魔,」她用光滑的手套套弄了肉棒兩下,跪在和罪身前。擡頭,
目光擡起,就像在翻白眼,另一種形式的阿黑顔。「是魅魔中最強的種族,最稀
有的最上位魅魔。你是我的主人,我永遠不會錯。」

  「絡絡。」和罪喃喃。

  「是的主人。」

  絡絡用精巧柔軟的鼻子,頂了和罪的肉棒一下,然後,俯下身去。

  精美雪白的鼻子貼住睾丸,貪婪用力的呼吸,與此同時,絡絡胸前明顯有兩
點突起,而且越來越凸起,頂出黑白色的女仆服裝。

  「我好愛你啊,主人。」絡絡用無比發情的聲音,含情脈脈地看著和罪,美
麗的瞳孔仿佛出現了一個粉紅色的愛心,流出澄澈的發情水。

  「絡絡是,聞到主人的味道,就會忍不住發情,只要聞到主人的尿臭味,騷
臭味,精液的味道。就發了瘋地想要做愛,想要主人的肉棒欺負的女人。」

  絡絡撩起女仆上衣的下擺,露出帶有黑色蕾絲邊的性感內褲。在神秘的幽谷
中,一層充斥著荷爾蒙的女性香氣萦繞著,如果是普通男性,只要聞到一點,哪
怕稀釋了一百倍,就會不斷勃起。

  「主人的,尿騷味。」絡絡把鼻孔撐大,像是豬一樣挺起鼻子,貼在和罪的
馬眼上,用力地深呼吸。

  斯——哈。斯——哈~

  「進入腦漿中了,主人的氣味,主人的尿味,主人的尿騷味~主人~主人老
公~主人。絡絡是卑賤的女仆,絕對忠誠的女仆,喜歡主人的一切。」

  絡絡嬌媚地訴說著,肥大的屁股一搖一擺,引出一層層雪臀波濤。盔甲的護
腿不斷摩擦,發出咔哧咔哧金鐵的聲音。

  「主人~主人老公~絡絡想要漱口,用主人的小便漱口。漱一下,然後吐出
來,再吸進去漱口,再吐出來~在絡絡可愛潔白的牙齒中,在絡絡紅色肉感的口
腔中,到處都沾滿主人的尿液,尿~騷~味道~」

  和罪站起來,意外地發現自己居然如此高大,將盡兩米叁的身軀,肌肉勻稱
。越來越多的力量湧現出來。他把絡絡抱起來,扔到床上,像只猛虎一樣撲到絡
絡身上,親吻她的臉頰與嘴唇。

  他撕開絡絡胸前的衣料,露出她肥碩、白嫩的乳房,一只手掌握不來。粉紅
色的乳暈中等而性感,乳頭中滲出一點乳白色的奶汁。絡絡身上到處都是魅魔的
體香,這是不受她們控制的絕技。

  和罪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淡粉色的乳頭,導彈一般的乳房湧起波濤般的
乳浪。于此同時,另一邊乳頭中,射出了一點乳汁,就像男人射精一樣射了出來


  絡絡歡快地叫了一聲,原本如冰塊的臉頰通紅,熟悉的感覺跨越時空,終于
回到了她身邊。她的忠誠永遠不變。

  「我的唾液,是世上最厲害的媚藥,經過主人的調教,已經濃縮了一百倍,
就算一般的五等天使,也難以抵禦。」

  和罪抓住絡絡導彈般的雪白乳房,一次又一次吮吸乳汁,甚至發出滋遛滋遛
的聲音。喉結聳動,更多的力量湧現出來。

  絡絡伸出手指,光圈出現,女仆裝跟騎士铠甲護腿,都隨著細微粒子一並消
失了。兩具完美到誇張的肉體擁在一起,相互摩擦。

  和罪奮力地推擠乳房。絡絡柔滑的肌膚,就像一團團柔軟的棉花,在他的擠
壓下變形,柔柔軟軟,又柔又軟。

  絡絡的乳房又白又大,粉紅色的乳頭亭亭玉立,在燈光下反射著淫靡的光。
不一會兒,雪白的乳房上多了兩個紅色的手印。

  而絡絡一次又一次高潮,黏稠的愛液噴薄而出,再也不顧維系先前的冰山美
人般的面貌,像野獸一樣尖叫起來。

  「主人!救,救救絡絡吧。您的絡絡,可愛的絡絡快要瘋了。絡絡的愛液永
遠停止不住。主人,絡絡永遠記得與主人第一次見面。」

  「那個時候的絡絡,還不知道主人的厲害,想要反抗主人。絡絡一次次,一
次次,一次又一次地反抗,想要逃離主人。但最後,主人教會了我忠誠,用偉大
的肉棒教會了我信仰!絡絡永遠愛主人,永遠愛!」

  和罪深呼吸,身體顫抖,把堅硬的肉棒對準絡絡的粉嫩的下體。握著肉棒上
下摩擦。絲滑的愛液是天然的潤滑劑,更多的香甜氣息噴薄而出。和罪終于把肉
棒挺了進去。

  一貫到底。

  「哦?!——哦哦ho~來了!來了!肉棒~絡絡最喜歡的肉棒,絡絡最喜
歡的,像是射精射進腦漿裏,跟整個身體一起發瘋的大肉棒!」

  和罪也非常興奮,紫紅色的龜頭來來回回地在引道摩擦。而跟預想的一樣,
絡絡的引道也是粉紅色的。

  她的身體永遠爲了做愛服務,人類女性永遠比不上她們。

  和罪把絡絡抱起來,每次用力貫穿,都會有一道愛液順著肉棒的抽插而射出
來。才抽插了二十下,絡絡的陰道已經強力收縮了五次,越來越多的愛液洶湧而
出,堆積在陰道裏。

  「啊哼~主人,在主人的肉棒下,絡絡再也忍不住了~再也做不出冰冷的樣
子,變回原來的樣子~」

  和罪越來越有種得心應手的感覺,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

  「是什麽?」他一邊挺動腰部,一邊用手奮力拍打她圓潤、柔軟、巨大的雪
白屁股,很快,冰雪般的屁股就浮現一層紅色,而且越來越紅。

  但絡絡根本不在意,反而搖動肥碩的臀部,露出肛門處的金色的肛毛,而顯
然,這種肛毛也是經過修繕的,淫蕩而高貴的抖動著。

  肥大的導彈般的乳房搖搖晃晃,乳汁噴出,噴到和罪的肚子上,居然也立刻
能感到一陣酸爽的感覺。他忍不住微笑,像詩人一樣微笑,金絲眼鏡中的瞳孔變
得沈著,與胯下嬌喋尖叫的女孩形成巨大反差。

  「是什麽?」

  和罪不斷拍打她雪白細膩的臀部,肉感十足的臀部發出一陣波浪,白色的脂
肪因拍打變成粉紅。

  絡絡猶豫一陣,似乎很不好意思。

  「嗯……絡絡,有點不好意思。」

  「是什麽?」和罪輕聲說,用最溫和的聲音。但聲音中有股不可置疑的力量


  「嗯,絡絡……絡絡……主人,絡絡什麽都可以,但這個……不是什麽大事
情,絡絡不想。」

  她咬緊銀牙,淡粉色的嘴唇眯成一條線,因爲擠壓染成白色。

  「我期待你會告訴我的。」和罪的下身用力一貫穿。絡絡的堅持頓時化成泡
影,瞬間瞪大眼睛,眼珠忍不住向上翻去,嘴角露出扭曲的微笑,精緻的眉頭擰
到一起,眼淚從眼眶中流出來。

  「喔hohoho~主人!我的主人!好舒服!好舒服!絡絡,快高潮地死
掉了~」

  「是啊,在我這次轉生的世界中,這個叫阿黑顔哦。」和罪微笑。

  「啊哈~阿,阿黑顔~絡絡在做阿黑顔,好開心~因爲主人的大肉棒,絡絡
不停地做阿黑顔。可愛的,卑賤的,不斷噴出愛液,被強奸卻瘋狂高潮,身不由
己地高潮,因爲愛主人而高潮的——阿~黑~顔~」

  「那麽,可以告訴我了嗎?」和罪說。

  絡絡臉越來越紅了,但依舊咬緊牙關,似乎恢複了理智。

  「不,不要。很不好意思啦,主人~壞主人~絡絡很不好意思啦~」

  「那就告訴主人。」和罪笑道,每一次分離抽查,絡絡就連續顫抖幾次。她
的高潮越來越快。「那就告訴主人。你的主人老公,好不好?」

  「不要,很害羞。」

  「絡絡不是最喜歡害羞的事情嗎?光著身體上街,當著衆人的面喝尿,在以
前衆多姐妹面前,被灌腸,一邊跳舞,一邊擺出勝利的手勢,一邊露出阿黑顔一
邊噴出糞便高潮,難道不都是絡絡嗎?」

  「不,」絡絡的聲音越來越小,能聽出她的堅持也越來越脆弱。但還缺少最
後一門沖擊,像錘頭一樣擊碎她心靈的壁壘。是什麽呢?

  隨著耳邊的泡沫聲音不斷響起,越來越多的記憶和能力開始覺醒。他記起了
很多事情。

  他握住絡絡精緻的腳踝,將她穿著白色性感情趣絲襪的玉足提高面前,透過
性感單薄的白絲,腳掌的粉紅色隱約透出來一點。經過精心修剪的腳趾甲充滿誘
惑。

  和罪伸出手指,溫柔地在絡絡堪比女神的玉足上來回滑動,就像在搔撓一處
被蚊蟲叮咬的地方。充斥著神奇神經的腳心,粉嫩嫩的腳掌,來回靈動的像蠶寶
寶一樣的腳趾。

  絡絡突然瞪大眼睛,瞳孔收縮,隨後,瞳孔中像是染上了一層粉紅色的迷霧
,就像在一桶白奶油中,加入了妖豔的,粉紅色的顔料。

  她長大嘴巴,舌頭瘋狂伸直,淫靡的銀絲越來越多地湧現出來,滴在自己的
乳房,在可愛、精巧的肚臍上堆積,形成一小圈。

  「絡絡真可愛啊,」和罪真誠地笑道,「自己香甜的口水,不斷流下,居然
把肚臍填滿了。」

  「啊哈~」絡絡不斷翻著白眼,流出熱淚,但嘴角扭曲地笑著,眉頭扭到一
起。

  「啊哈~絡絡,被主人威脅了~絡絡,被主人找到了最敏感的地方~!每次
主人搔絡絡的腳掌,絡絡就會高潮。忍不住高潮~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不
管絡絡願不願意,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高潮潮~」

  和罪閉著眼睛,肉棒撲哧撲哧地抽插,但就是不射精,而絡絡已經高潮地死
去活來,就像一團柔軟的肉體,只能永無止境地,絕望的,被她的主人玩弄。

  玩弄肉體,玩弄神經。玩弄,一直玩弄,永永遠遠,玩弄下去。

  身不由己地高潮下去。只要和罪不願意停下,她就永遠不能停止高潮。像是
在超級快樂的海洋中遊泳,然後溺死在絕望扭曲的快感中。而就算沈到海底,依
舊是和罪說了算,只要他要她高潮,絡絡就必須得高潮。

  「主人~主人~討厭的主人老公~絡絡已經……哈~兩倍,五倍,十倍,二
十倍,敏感度的高潮,啊哈~絡絡超絕大高潮!~絡絡,被主人掌握了一切的高
潮信息。現在,主人又想起來了~絡絡,又要被欺負了~」

  「那就告訴主人,」和罪貼上去自己的臉,緊挨著絡絡的臉頰,舔舐絡絡的
臉,從額頭,到鼻子,到嘴唇,到嘴巴。「是什麽?不好意思告訴主人?」

  「嗚哈~主人的味道,主人的口水的味道。」絡絡白玉般修長的手指劃過被
舔舐的地方,然後伸到鼻孔前,不停地嗅著。「主人的味道,主人的味道,不行
呀,再這樣下去,絡絡要輸了~絡絡要輸了~」

  和罪笑著,加快了手指的劃動速度。一種極其溫柔的方式,愛撫著絡絡堪比
女神的玉足。

  玩弄她的腳趾,從腳趾縫隙中穿過,用食指跟中指撚起腳趾,來回揉搓,順
著絡絡腳掌的紋路,拇指也一根一根順著紋路劃動下去。

  每一次撫摸,絡絡的愛液都會迎來一次大爆發。尖叫,掙紮的幅度也更加劇
烈。但從來沒想過逃脫,絡絡,永遠忠誠于她的主人。

  吊锺般的雪白巨乳垂挂下來,和罪每一次抽插,每一次雪臀的柔軟變形,碰
撞,撞擊,啪啪啪~絡絡那對肥碩、香甜的奶子都會左右搖晃,引來一波乳房的
波浪,同時淫靡甩來甩去。淫蕩的乳汁甩地到處都是,沾染了幹淨的床單,以及
淡藍色的牆壁。

  在那雪白的頂峰上,粉紅色的乳頭挺立著,像是雪山頂峰的亭子,也是身體
的快感開關。和罪每一次都特別照顧。一次又一次玩弄著。

  「真可愛啊,絡絡。」他微笑說道,眼睛半睜開,隱隱有一層金色的光。

  「主人~主人~」

  「那,說了嗎?」

  「不,不不不,不要,絡絡,害羞,害……啊哈——!!不行了,不行了~
主人,不要,不要了啦~絡絡,要瘋了,要瘋了~七百五十年了,絡絡~」

  在絡絡的身體裏,粉嫩色的陰道在和罪肉棒的抽插中,一遍一遍地高潮著,
伴隨著愛液噴出,腳指頭也不停繃直,不停收緊,然後張開,收縮,然後張開。

  而從和罪的肉棒中,像是觸手一樣,分出了另一根柔軟靈活的小觸手,大概
只有面條般粗細,但正因如此,才能自由地出入地方。自由地在她的肉體中,一
般手段進入不到,但事實上才是最敏感的地方來回探索。

  「啊哈~輸了!輸了輸了輸了輸了輸了輸了!~絡絡今天又輸了!~絡絡永
遠贏不了主人~贏不了主人老公~主人老公,贏不了主人老公的大肉棒,主任老
公想讓絡絡高潮,絡絡就得高潮,想讓絡絡露出阿黑顔,絡絡就只能露出阿黑顔
~絕對沒有反抗的機會~」

  和罪微笑,抱住絡絡那具柔軟的,仿佛沒有骨架,都是脂肪香肉的柔軟身體
。「那麽,告訴主人,是什麽不好意思的事情呀?好絡絡。」

  「絡絡……喜歡聞著主人的襪子,自慰~」絡絡不好意思地說。「絡絡,喜
歡用主人的精液漱口~在聞襪子的時候,每次高潮,後庭都會放屁~」

  「還有呢?」和罪輕聲,溫和地笑道。

  「絡絡,每次都舒舒服服地放出,噗嗤噗嗤的屁~」

  和罪忍不住笑了一下,這不是魔王的作風,但與轉世人格的性格相互融合,
所以既不像前世那樣絕對冷靜,絕對充滿理性,像個可怕的智謀聖者。反而多了
一點年輕人才有的活潑。

  「主人~果然,主人要嘲笑!」

  絡絡的臉頰一下子恢複了理性的樣子,紅霞卻越來越多。但與最開始見面時
,那張冰冷如冰雪,那種絕不講話就不講,一年都不說幾次廢話的冰山美人的臉
大相徑庭。

  也許,這正是和罪前世最愛她的原因。

  和罪抱住絡絡的胸脯,臉湊上去,張嘴輕咬絡絡粉嫩的乳頭,用力吮吸著。
一時間,房間裏都是滋遛滋遛的聲音。

  絡絡頓時嬌聲叫著,流出很多愛液。這些,和罪的肉棒都能感受得到。這是
魔王的肉棒,越來越多的魔法,就在一念之間覺醒,回憶起來。

  「嗚哈~主人,把絡絡的乳汁,吸了好多好多,滿滿一口~」

  和罪拔出肉棒,把絡絡反過來,肥碩精緻的屁股朝向自己,幽谷的香味充斥
荷爾蒙的信息素,頓時充斥著整個鼻腔。絕對沒有普通人類女人的刺鼻騷臭味,
是只屬于魔法與女神時代的,高貴的最上位女魅魔的體香。

  「啊~不要嘛,主人,絡絡……啊?」

  絡絡似乎知道了他要做什麽,頓時緊張起來,發出可愛的抗議。多半只是揮
揮小拳頭,但更多地是搖晃著雪白的,妖豔的冰山美人屁股。

  「主人~不要啦~你不會是想——」

  和罪著實品嘗了一點點絡絡香甜的乳汁,他真的是太愛絡絡了。和罪伸手輕
輕掰開柔軟溫暖的雪臀,嘴巴貼在那朵美麗的菊花上,把口中的乳汁,一點一點
順著菊腸溜進去。

  「嗚哈~」

  絡絡揚起腦袋,像可愛又無助的羊駝一樣,黑色的短發披在肩上,瀑布一般
柔順。

  「絡絡,要被自己的乳汁灌腸了~灌腸了~」

  「而且,」和罪溫柔地笑說,一邊輕輕撫摸她勃起得像小肉棒一樣的陰蒂。
「裏面還有可怕的催情素。絡絡,你會被自己的乳汁催情。」

  「唔~唔!?」

  和罪提槍上陣,肉棒盯著柔軟的菊花,又是一路貫穿到底。

  太熟悉了,這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是前世無數次把絡絡幹得死去活來的經
曆。而同樣,絡絡的身體從來不會松弛。她是最稀有的最上位魅魔。

  絡絡再一次露出阿黑顔,同時,像狗一樣趴在地上,透明的,帶著妖媚香甜
氣味的尿液跟愛液,像決堤的河水,落在淡黃色的床單上,灑滿了整張床。

  「啊哈,主人的肉棒,跟絡絡低賤的乳汁攪在一起,在絡絡騷騷的後庭來回
攪動。老公~主人老公~」

  「哼。」

  和罪忍不住微笑,又一次用力拍打絡絡的臀部,臀波乳浪。啪啪啪啪。「主
人想看到的是什麽,還不明白嗎?」

  「唔嘻嘻~變態主人呢~但是,絡絡好喜歡。真的好喜歡,主人~」

  一道溫熱的氣浪,從絡絡的後庭深處噴薄而出,頂著和罪的肉棒,稍微産生
了一丁點的阻力,把肉棒往外推。

  「哼~絡絡的屁絕對不臭的~絡絡可是最厲害,最厲害的,最上位魅魔。」

  同時,絡絡的屁股裏,一道淡粉色的氣體,順著肉棒與柔軟肉壁之間爲數不
多的縫隙裏,擠了出來。于此同時,發出一道「卟——」的聲音。同時,還有剛
才送進去的奶汁,像是精液一樣灑出來。

  空氣中都是軟綿綿的牛奶的味道,這就是絡絡的屁的味道。乳汁順著可愛的
屁連續放了出來,「噗噜噗噜~」,就像在水中放屁一樣。

  聽到這變態的聲音,絡絡顯然感到了過激的快樂。乳頭一下子變得最最堅硬
,陰蒂也勃起得像個嬰兒的小肉棒。興奮、香甜的愛液沖出來,順著雪白的大腿
,以及帶有蝴蝶形狀的蕾絲邊絲襪流下。淫靡,原始欲望。

  「不過,如果主人願意,也可以放出騷臭騷臭的真臭屁哦~主人要嗎?只要
主人願意,絡絡,也有那種低賤得,像是母狗一樣的功能哦~」

  和罪沒有說話,開始全力沖刺。從剛才開始就不斷忍耐的快感,一遍一遍地
沖刺著。而肉棒上的觸手也開始往最深處探索,在最敏感的地方回轉,遊走,打
滾,像個任性的孩子。

  絡絡開始尖叫,眉頭扭曲在一起,深陷在無比的快樂之中,呼吸都不自然了


  肉棒的速度越來越快,終于在直腸內發射。而絡絡也激動地落下熱淚,愛液
洶湧而出,滴在床單上。她想回頭親吻和罪的臉頰,親吻嘴角,但角度做不到,
只好放棄。

  「呼——」

  和罪享受著難以形容的超強快感,肉棒一股一股,射出最後一滴精液後,拔
出來時,後庭發出啵的淫蕩妖異的聲音,隨即更多的精液,混合著先前的乳汁噴
射出來,像是高射炮。

  他們倒在床上,和罪抱著絡絡,看她閉著眼睛,修長的睫毛顫抖。

  已經七百年沒有見面了。但現在,他的能力消失殆盡。不過,向五位女神的
複仇是必須的。必須把她們調教成,一個勁的阿黑顔,一個勁的在高潮時快樂失
禁的,最最下賤的母狗,讓他們聞到自己的味道就流出愛液,揪住她們的乳頭,
就會高潮到失禁的超絕敏感肉體。

  「讓她們,失去一切。」

  和罪望著天花闆,目光中全是理性。絕度的沈穩。

  「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她們深陷在快樂到絕望的漩渦中。」

  人們都知道,七百年前,魔王和罪被四位女神組成聯軍圍攻,無數美麗的金
發天使從天而降。但其實沒人知道,最終,他是被最強的,位于這個世界頂點的
至高神王擊敗的。

  「不過,她們殺不死主人。」絡絡說,閉著眼睛,神態滿足地靠在和罪的胸
膛上。即便在最後關頭,她也願意守護這個兵敗的魔王。不用懷疑,她們代表了
永遠的忠誠。

  「不過,四位女神應該也快算到主人複活了。她們觀看周天星辰,尤其是命
運女神,絕對會第一時間知道的。」

  「還有至高神王。」和罪喃喃道,望著天花闆精美的紋路。「我真的能打敗
她嗎?我已經被稱爲曆代最強的魔王,繼承了所有先祖的力量,但即便如此,一
兩位女神聯手,我就很吃力。」

  他看向胸前的絡絡,撫摸她的發絲。「我已經不是那個無法無天時候的魔王
了,以一敵四,實在太難,何況是四位女神。更何況,還有力量絕對高于她們,
幾乎是宇宙數量級倍強大于她們的——至高神王。」

  每一次念叨那四個字,他的不安就要加劇。在恢複力量之前,忍耐是每一個
人都必須學會的,更何況是一位魔王。如果用轉世後的知識作比喻,十萬個太陽
爆炸,散發的能量也比不上至高神王的一個眼神。她可以憑空制造出黑洞,可以
回到宇宙大爆炸前的時空。

  「不管主人做什麽,絡絡都支持主人。」

  絡絡想了想,恢複理智後,精明的天藍色瞳孔深邃無比,像湖面那樣澄澈,
像極低冰山一樣純潔。「我們必須占據一個據點。這個是必須的。」

  「嗯,有什麽建議嗎?」

  「我們現在就在聖路易斯王國的一個城鎮,就在主人之前戰死的地方,距離
四千裏。」

  「而這個國家,位于生命女神的大陸上。是排名第四的國家,雖然叫做王國
但實力不俗。其中的兩位戰姬的力量冠絕大陸,至少排在前叁。」

  和罪微笑:「兩位戰姬,居然共同排在前叁嗎?確實,當之無愧的排名。」

  「一位叫做花南·聖路易斯,一位叫做貴藍·聖路易斯。她們都是威名大陸
的美豔戰姬,穿著紅藍色的铠甲。估計都有輕易擊敗我們的力量。」

  「嗯,這個情報的意義在哪裏呢?」

  絡絡微笑,又恢複了那種冰山美人的冰冷妖豔感,讓和罪下體又一次猛地一
動。而絡絡也第一時間感知到了。她用穿著禮服絲質白手套的手,輕輕揉搓著,
摩擦著他的龜頭。

  剛射精會很敏感,太用力反而不舒服。最上位魅魔連這些都會考慮到,所以
她們是天生的女仆,更別提她們永不背叛。

  「當然有意義。兩位戰姬是姐妹,但傳言,她們相互愛慕對方,且共同排斥
男人。如果我們掌握了她們一個,幾乎就能引出另一個。而我要說的關鍵其實在
下面——」

  「最近,聖路易斯王國的皇後,是兩位戰姬的親生母親。也是位一頭金發,
以及綠寶石般眼睛的女人,她內心純潔,但長相無比妖媚,名叫聖歌·聖路易斯
。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魅力。叁十五歲,卻只爲其增添魅力。」

  「嗯。」和罪點頭。

  「最近,她會來這座小鎮的修道院,來見她最要好的朋友,修女羽妃·開藍
。」

  「主人,」絡絡開心地笑了,一邊認真地用手指拂過和罪肉棒上的回溝,露
出冰冷、可愛參半的調皮微笑。這是只屬于主人的笑容。「我們得先控制一個國
家,至少是暗中控制,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控制兩位戰姬。至于國王那個老頭子
,一點都不重要。」

  「你讓我先控制她們的母親,那位聖歌·聖路易斯,對不對?」

  「當然,在那之前,我們得先控制住那位修女,叫羽妃·開藍的。主人你一
定很感興趣的。羽妃的屁股很大,又大又軟哦,還很白~而那位聖歌,奶子比絡
絡的還要大哦~她們兩個,主人你一定喜歡~」

  絡絡微笑著,閉上眼睛。「而且,他們都是虔誠的生命女神信徒。還有什麽
比擊潰兩位信徒的信仰,讓她們臣服肉棒,變成只會高潮,只會阿黑顔的肉棒奴
隸更有意思的呢?」

  和罪點點頭。

  「不過當務之急,我得先熟悉一下周圍環境。」

  他坐起來,把絡絡抱在胸前,肉棒順著陰道一插而入。柔軟,潮濕,溫暖,
大量的荷爾蒙的香氣,湧動的引發獸性的信息素。這就是絡絡。

  「嗚哈~主人,絡絡~」

  上午七點五十,太陽升起。在一座再不起眼的磚瓦民房中,魔王與他可愛的
眷屬,又一次纏綿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