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看美女视频软件全部免费9年前,那个用47秒说350个字的华少,想没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精彩内容:

2014年,影帝張家輝做客《大牌駕到》,主持人華少問到他的擇婿標准:“

會要求男生必須有房嗎?

當時張家輝的女兒還很小,並不想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但他還是禮貌回答:“不需要,只要愛我女兒就夠了”。

然而得到答案的華少並不滿足,追問起了張家輝是否會幹涉女兒的戀愛,並表示

想替自己的兒子“連個線”

面對華少接下來一股腦的無語問題,張家輝采訪興致全無,無奈怼起了華少:“

主持的分寸在哪裏?

”。

頓時,華少的臉上就挂不住了。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華少第一次采訪翻車了,近幾年,他的

“低情商”

表現數不勝數。

而短短幾年時間,他也

從神壇跌到“銷聲匿迹”,

這中間到底經曆了什麽呢?

01

1981年,華少出生在杭州的一個普通家庭,從小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他,並不是天生就有一張好嘴,甚至一度被家人認爲是個

啞巴

因爲在3歲之前,華少

從不開口說話

。爲什麽呢?

可能是記憶中父母經常吵架給他留下了陰影,也可能是後來母愛的缺失和父親的鮮少陪伴導致的自卑。

直到上學,華少都不太願意和別人交流,更多的時候,他都在自言自語。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卻诠釋了什麽叫

“上帝爲你關上一扇門,就會爲你打開一扇窗”

晚說話的他竟然擁有了一張和別人不一樣的

“快嘴”

而打開這張快嘴的關鍵人物是華少的高中老師。

某次,華少的老師讓他在學校的大講台上朗誦自己的獲獎作文。

一開始,華少是拒絕的,他不敢上台,但在老師的極力鼓舞下,華少站在了講台上大聲朗讀了自己的作文。結束後,同學們紛紛給他鼓起掌,加油打氣。

第一次感受到語言魅力的華少開始敞開心扉和人交流,並加入了校廣播站。

作爲廣播站的小主持人,華少的語言天賦獲得了越來越多的人的認可。

但華少心中卻有另一個夢想,他想向自己的偶像

劉德華

靠齊。

的確,90年代的劉德華,紅到了巅峰,無數少男少女將他視爲榜樣。直到現在,他依舊是許多人心中不可磨滅的青春印記。

血氣方剛的華少也不例外,爲了偶像,華少將自己的本名“

胡喬華

”改成了藝名華少。甚至還報考了藝術學子們的夢想天堂——上戲。

結果可想而知,華少落榜了。

演技不過關,只能嘴皮子來湊,于是華少決定繼續發展自己的強項,萬一有一天能采訪到劉德華呢?

就這樣,華少拿著浙江廣播電視大學藝術分校的錄取通知書,學起了播音主持。

而華少的大學生活,爲他以後在主持界占有一席之地,也奠定了不可磨滅的基礎。

華少上大學的時候課不多,甚至可以說“有點閑”。

利用這些空余時間,他報名參加了許多比賽。

1999年,華少在《杭州經濟之聲電台》獲得了第一次嶄露頭角的機會。他用主持人選拔大賽前十的成績,拿到了做

嘉賓主持

的機會。

結果剛踏入電視台的華少,就體驗到了“

社會的毒打

”。

表情空洞

”“

形象呆板

”,是當時的人們給主持人華少的評價。

可對于初次登上舞台的華少來說,不念錯字已經是個極大的挑戰了,哪還顧得上這些。

于是華少只能一邊提高業務能力,一邊接受實踐的考驗。

2001年,華少擔任了《神采飛揚》、《流行公告》、《四面八方體育風》等多檔節目的主持人。

隨著業務能力不斷提升,華少也開始對現狀“不滿”。

于是2005年,他做了一個選擇——

離開杭州電視台,轉戰浙江衛視

在這裏,華少開啓了他人生的

巅峰

02

是的,

《中國好聲音》

的出現,讓華少徹底爆火在人們眼前。

47秒350字,“中國好舌頭”就此誕生!

在這之前,華少還只是一個“小主持”,初來浙江衛視的他只能主持一檔夜間九點半播出的節目——《小洋人妙戀男生女生》。

大夥都知道,那時候的網絡還沒這麽發達,大家的作息也都還很規律。

沒有熬夜的概念,大家也都...還沒禿。

誰會在大晚上專門守著看完這樣一檔節目呢?

可即使是這樣一檔綜藝,華少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做的有聲有色。

終于,在2007年,華少迎來了第一個事業小高潮。

他和朱丹合作主持的

《我愛記歌詞》

火了起來。

本來只打算辦七檔的節目,在他們的主持下一口氣辦了好幾年。

華少這顆寶藏也終于被台裏發現,事業開始“蒸蒸日上”起來。

2012年,浙江衛視憑借敏銳的“嗅覺”,捕捉到了2010年的一款海外節目“《荷蘭之聲》(The Voice of Holland)”。

迅速獲得版權並開始制作後,不僅將自己帶到了一個新高度,也將華少推上了頂峰。

節目開播之前,人們都認爲,這款音樂類節目不需要主持人。

的確,雖然是主持人,但華少出現的時間卻很少。

據好心網友統計,在90分鍾左右的節目裏,華少出現的時長僅有

1分鍾左右

而華少比誰都清楚這時間的短暫,于是他絞盡腦汁想讓自己的出現更精彩一點。

正是如此,華少才創下了

1分鍾近400字的播報記錄

——4條廣告,6個網站,這語速哪個金主爸爸不愛啊?

然而站在人群中央的華少是痛快了,可有人就

“悲劇”

了。

因爲中國好聲音這檔節目一開始的主持人,其實是沈南。

彼時的沈南正在黑龍江電視台,思考著自己的未來。

年近叁十的他,當上了獨立制片人和主持人,只要按照這條路走下去,幾年之後,台長的位置還會遠嗎?

可沈南卻覺得自己的職業生涯幾乎一眼望到了頭,他疑惑,這真的是他想要的生活嗎?

就在這個時候,策劃《中國好聲音》的上海燦星制作公司向沈南抛出了橄榄枝,邀請他來擔任主持人。

迷茫期遇到名公司邀約,任誰都無法抵擋這極致的誘惑吧。

所以本就想獲得更多機會的沈南毅然決然的辭掉了黑龍江電視台的所有工作,和燦星文化簽了約。

然而現實卻狠狠的打擊了他。

就在沈南嘔心瀝血參與了《中國好聲音》的制作之後,和燦星制片合作的浙江衛視卻在節目打來了電話,要求

更換主持人

這個人,就是華少。

至于原因嘛,有人說:浙江衛視有華少,輪不到沈南;也有人說是當時的沈南資曆沒華少高。

多麽紮心,沈南將這檔節目視爲己出,所做已經完全超出了一個主持人的範疇。

結果卻在節目開播前被告知:我們不用你了。

而接下來的事情又在他的傷口上撒了一大把鹽。

《中國好聲音》火遍大江南北,主持人華少被奉爲“中國好舌頭”。

沈南卻因爲

沒有收入,生活窘迫

,只能從“寸土寸金”的上海市中心搬離。

但事實證明,如果當初沈南真的來主持,結局還真說不准。

因爲《中國好聲音》第五季播出後,大家發現節目中缺少了一個熟悉的配方——華少。替代他的是家喻戶曉的李詠。

當時大家已經習慣了“四朝元老”華少“轉瞬即逝”的快嘴。

換成李詠...怎麽都有一種選手唱完歌以後會砸個彩蛋來助興的錯覺。

所以即使是李詠,也無法撼動華少在觀衆心裏的地位。

如果沈南真的來主持,又是否能獲得和華少一樣的成功呢?

但不可否認,事業到達巅峰的華少,體驗到了各種資源找上門的快感。

2014年春節聯歡晚會,華少解鎖了新的身份——

小品演員

他和蔡明、嶽雲鵬、大鵬等人合作了小品《擾民了您》。

這一次,華少在全國人民的注視下展現了自己的嘴皮子神技。

要不是蔡明攔著,這嘴怕是要“冒煙”了吧。

都說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華少雖然嘴快,但背後的付出也是令人難以想象的。

如果故事到這結束,那頂多算是個天才既努力又幸運的勵志故事,但吃到紅利的華少,顯然已經忘了自己的初心是什麽。

03

2019年11月27日,娛樂圈傳出一個

噩耗

演員高以翔在錄制綜藝時暈倒,最終搶救無效逝世。

一時間,震驚、惋惜的情緒湧現在了屏幕前網友們的臉上。

那一天,高以翔家人的天都塌了,粉絲哭的眼都腫了。

而這場悲劇的背後,是這檔高強度的都市夜景競技綜藝——《追我吧》。節目的主持人,就是我們的“嘴炮王者”華少。

事件發生之後,華少第一個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因爲在一段被曝光的視頻中,記錄了高以翔從奔跑到暈倒的畫面。

明明高以翔已經從奔跑改爲走路,甚至慢慢倒在了花壇上。

可作爲主持人的華少卻依舊沒有停止他的工作。

“高以翔在加速,但是好像遇到了一些體力上的障礙”。

“高以翔已經做到極限了!”。

直到高以翔倒地,華少依舊是那麽“專業”。

旁邊的黃景瑜擔心高以翔的身體,跪地喊起了“醫生!”。

大家這才注意到,監視器裏的高以翔,已經翻起了白眼。

所以網友紛紛質疑:華少作爲主持人,明明可以全景觀看嘉賓反應,爲什麽沒有第一時間叫工作人員救助?

而“自作聰明”的華少,更是一句話就將自己從“神壇”上拉了下來。

在不明白醫院情況的時候,華少爲了穩定現場,竟然自作主張聲稱高以翔的呼吸已經恢複。可最終醫院給出的結果卻是:

高以翔心源性猝死

種種迹象表明:高以翔錯過了搶救的黃金期。

一時間,漫天的謾罵沖向了華少。

“別做主持了,先做人吧”,類似的評論還有很多。

終于,12月7日,長期遭受網友譴責的華少公開發表聲明道歉。

他先表示了歉意,隨後說不會離開浙江衛視,會帶著歉疚的心繼續出發。

顯然,這些沒有溫度的文字並不能撫平大家心中的痛。

他依舊是大家心中那個間接的“殺人凶手”。

如果當時他能放下工作,如果他沒把高以翔的反應當成節目效果,結局是不是就不一樣了呢?

有人說華少是因爲高以翔事件遭遇了

“滑鐵盧”

。但其實,華少的結局在這件事之前,早就有了征兆。

04

在《中國好舞蹈》的一期節目中,出現了一位身殘志堅的殘疾女孩,她的舞蹈和精神迎來了許多人的掌聲。

可作爲主持人的華少,竟然上來就揭人家的傷疤,讓選手訴說她是如何從痛苦中走向舞台的。

金星當即制止女孩不要說!

“我不喜歡中國電視節目裏,拿別人傷疤揭來揭去”。

一句話當場讓華少下不來台,是我“毒舌”金姐沒錯了!

但彼時的華少,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樣,在低情商的路上越走越遠。

或許也可以說,爲了八卦和節目效果,毫無底線。

2013年,正值事業巅峰的華少解鎖了新身份——制作人。

《王牌碟中諜》是他參與制作的第一檔節目,後面還有《華少愛讀書》等。

節目不少,卻都不溫不火,直到《大牌駕到》的出現,華少“火到”徹底打開了他人生下坡路的大門。

因爲這個節目裏的華少給觀衆的感覺

“太飄了”

2014年,唐嫣受邀來到這檔節目,華少上來就問到:

你的年收入是多少。

唐嫣一句“沒算過”,准備結束這個話題。

但華少卻不肯罷休,連續十幾個問題狂轟亂炸,就想搞清楚唐嫣一年到底能收入多少。

面對華少不停的“逼問”,唐嫣從一開始的一笑而過,到後來明顯的不太自然。

可惜華少並沒發現。

時隔五個月,華少采訪影帝張家輝時再次刷新了人們的認知。

種種“討人嫌”的事件表明:華少的“隕落”,並不單是因爲高以翔事件。

只不過這件事情的確對他影響巨大。

現如今,他已經很少出現在主持台上,甚至有點“銷聲匿迹”了。

直到不久前有了他的新聞,卻是他現身抗洪一線,爲大家提供抗洪的進度的消息。看到華少披著薄薄的雨衣,頂著大暴雨在風中淩亂。

人們不禁唏噓:曾經紅極一時的“台柱子”,這是被降職了嗎?

可是和這相比,更令人惋惜的難道不是那個無辜的男孩和他的家人嗎?

直到現在,高以翔的未婚妻都沉浸在悲痛中無法自拔,經常發文懷念的自己的未婚夫。

如果沒有這件事,他們現在該是多幸福的一對啊。

記得易立競曾經問華少:“已經這麽有錢了,還這麽拼命做什麽”。

華少回答:

“爲了名”

可華少大概怎麽也麽想到,想要更上一層樓的他,卻因爲帶給自己紅利的“快嘴”,跌下了神壇。

或許是“金錢亂欲迷人眼”,在這物欲橫流的社會中,華少終究將一身本領玩脫了。

所以我們在生活中,也一定要看看這些“前人”的教訓,追求夢想成功了固然好,但也要時刻記得: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只是不知道,如今忙于應酬,體重暴漲的華少,想起自己的輝煌時刻,可曾後悔過自己當年高調的爲人方式呢? 看美女视频软件全部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