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国产精品人妻系列21p从“禁片小王子”到“无冕影帝”,华语影坛只此一人!

精彩内容:

這兩天有部新片上映,不知大家看了沒有。

《風平浪靜》。

電影談不上多好,豆瓣跌至6.5,勉強及格。

但。

我卻再次被一個人的演技所折服。

毫無疑問,是章宇。

片中,他飾演的角色名叫宋浩。

原本是個學霸,卻因高考保送名額被頂替,陰差陽錯陷入一場殺人案中。

驚慌之下,他選擇逃跑。這一逃,便是15年。

待到15年後回鄉,已是物是人非。

母親去世,父親再娶,自己身負重壓,一事無成。

更甚者,他還意外發現了當年殺人案背後的秘密。

秘密之下,自己竟也是受害者。

種種因素,都讓這個人物從出場就帶著一層悲劇底色。

而這層底色也在章宇的演繹之下被無限放大,令人唏噓之余倍感心疼。

要說他的演技有多好?

不用多說,兩幕足以攝人心魄。

一幕看眼神。

背景發生在宋浩的人生才剛剛有點起色,卻再次被拉入深淵之後。

他獨坐在碼頭,慢慢望向鏡頭。

眼神裏,是空洞,是怯懦,是不甘,是無助。

情感上,是隱忍,是壓抑,是窒息,是絕望。

只一眼,卻勝千言萬語。

另一幕看動作和表情。

背景發生在他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怒,暴走之後。

閉目騎車,仰天哭泣。

那是壓抑已久的情感終于決堤,是由內而外的徹底崩潰。

是對生的無望,對死的無懼。

亦是誓死也要對命運發起反抗的決心。

決絕而淒涼,給人以重擊。

影片上映後,不出所料——

觀衆討論最多的,是他;贊美最多的,也是他。

所以今天不聊他,實在意難平。

>>>>無名之輩

時間往前推,來到2018年。

這一年,頗有點“章宇元年”的意思。

叁部他參與主演的電影相繼問世,皆在當年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成績口碑雙豐收。

《大象席地而坐》《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得獎的得獎,大賣的大賣。

而他飾演的叁個人物,也徹底立在了觀衆心中——

《大象》中表面痞壞,內心柔軟的于城;

《藥神》中曆經世事,依舊純淨如水的黃毛;

《無名之輩》中被現實爆錘的純粹理想主義者眼鏡。

每一個角色,都雖小而精,讓人不禁沉浸其中。

而人物立住了,角色演活了,演員自然也該火了。

隨之而來的,是榮譽傍身。

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金雞獎最佳男配,拿下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配……

章宇這個名字被越來越多的人記住。

速度之快,就像是一夜成名。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成名的背後,其實是長達十余年的默默堅守。

如果說有些人天生就是吃演員這碗飯的。

那章宇絕對算得上一個。

成了演員,也算是機緣巧合。

當年因爲文化課不好,他選擇了藝考。

本來因爲喜歡唱歌,報的是聲樂系,但卻沒考上。

過後有人說讓他去試試旁邊的表演系,結果一考就中。

瞧見沒!老天爺賞飯吃。

大學畢業後,他順利進入了貴州話劇團,一待就是叁年,演的都是男一號。

2005年,在貴陽,工作體面穩定,月入五六千。

細想想,安逸又滋潤。

但他卻不滿于這樣一成不變的生活。

不停地巡演,不斷地重複,讓他漸漸厭煩了當下的一切,用他自己的話說——

“當重複積累到一定量的時候,我就快要嘔吐了,生理上到極限了,我不能再演了,再演我馬上就要崩潰了”。

最後實在煩了,索性就找個借口辭演了。

後來有天家裏斷網,他翻看以前的日記,發現申奧成功當天自己寫過一句話——

“2008年,我應該在北京”。

瞬間醍醐灌頂,心想——

“我X,正好2008年,我趕緊走吧”。

沒過多久,他就開始了正式的北漂生活。

再後來,就是長達10年的籍籍無名。

這十年間,他除了演戲,還做過副導演,當過編劇。

甚至空檔期還和人搭夥做過生意,自己做飯自己送餐,也因此練就了一手好廚藝。

乍一聽起來這段經曆好像挺苦的,但他卻從沒覺得苦。

因爲對他來說,這也是熱血而充實的十年。

雖然環境很苦,片子很小,賺錢很少,但至少他做的始終都是他熱愛的事業,幹的一直是他想幹的事。

即便經濟幹癟,但精神卻始終富足。

這十年,他就像是一匹脫了缰的野馬,倔強又隨性。

演的片子,一部比一部狂野。

塑的角色,一個比一個深刻。

還因此得了一外號,禁片小王子。

>>>>禁片小王子

所謂禁片小王子,字面意思,是真的沒法上映。

尺度是一方面,題材是一方面。

再者,有些故事也是真的一言難盡。

掃一眼豆瓣,評分從2.6到7.2不等。

多在5、6分左右,甚至還有兩部根本沒開分的。

部分作品

爛,是真的爛。

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

如果你看過這些電影,就會發現大部分劇本的內核還是有點深度,值得探討的。

只可惜創作者光有野心,沒有實力,最後都處理得不太理想,或者說很失敗。

但有一點值得玩味——

即使再尴尬的情節,再傻逼的故事,只要是章宇飾演的部分,依舊生動勾人。

甚至可以說,耐人尋味。

對于角色和作品的選擇,他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每一個人物身上,都會有一個觸動我的點,我覺得那個點有魅力,即使很小,也會激起我的創作欲。我不能保證我的每一個作品都很好,但從以前到現在,我在對待自己那部分的時候,從來沒有糊弄過。”

這話說的實在,且真誠。

他也的確說到做到。

甭管電影好與壞,他飾演的角色就沒有不深刻的。

經典的咱就不提了,說幾部他成名前的作品吧。

《白日殺機》,豆瓣2.6,他評分最低的片子。

這片有多爛?

這麽說吧,再鐵杆的粉絲也只能含淚打一星。

評論區基本都是調侃、惋惜的。

可即便如此,他的演技也還是被肯定的。

片中他演的是一個腳踩兩條船的渣男陳偉。

渣不渣的咱先不說,但性感是真的。

多少人就是爲了他那一下wink慕名而來的。

至于影片,看得出來試圖探討人性。

陳偉的人生靠謊言堆積,到頭來只爲保全自己。

他渣朋友、渣老婆、渣情人……

但你又不能說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惡人。

人性可不就是這樣嗎?

哪有非黑即白,不過都處在黑白相間的灰色地帶。

雖說影片沒有表達出它該有的深意,但至少陳偉這個人物的複雜性立住了。

因爲他眼神中的驚恐、慌張、糾結、自私……

是騙不了人的。

《巧巧》,豆瓣4.7,他尺度最大的片子。

聚焦的是焦慮迷茫、試圖向上攀爬改變命運的鄉下青年。

他飾演的李衛,少言寡語,沖動暴力。

日常就是吃喝嫖賭抽,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態。

但就是這樣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混混青年,卻愣是讓他演出了深度。

李衛表面吊兒郎當,但其實內藏柔軟。

他不善表達,所以只能通過一次次性愛來排解生活的苦悶,就像是找到了向外界宣泄的出口。

破罐子破摔的背後,竟透出一種看淡一切的灑脫。

不禁讓人想坐上他摩托車的後座。

《鬥雞人》,豆瓣7.2,前作中我個人最喜歡的片子。

影片是一場關于階級、權力的博弈。

他在片中飾演的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富二代,小毛總。

毫無疑問,屬于站在上層階級的權力擁有者。

這類的角色往往聽起來容易,但演起來其實很難。因爲一不小心就容易用力過猛,顯得做作又滑稽。

但你看他怎麽演的。

僅叁幕,就將一個富二代的惡體現得淋漓盡致。

第一幕,吃雞。

就因爲鬥雞鬥輸了,活生生咬死了對方的雞。

瘋狂、凶殘、變態的本性暴露無遺。

第二幕,出獄。

有罪的他無罪釋放,無辜的對方仍留獄中。

從站起來到走出獄門,短短幾秒卻情緒萬千。

得意、嘲諷、挑釁……

第叁幕,砸場。

得知有人在背後向警方告密,出獄後第一件事就是過去砸場子。

暴戾、癫狂、還不計後果……

但表面自信十足的他,內心也隱藏著不爲人知的自卑。

所以他只能靠暴力掩蓋脆弱,用恐懼控制人心。

印象中能將富二代演得如此出神入化的,只有一人。

《老手》中的劉亞仁。

可看了眼上映日期,《鬥雞人》比前者足足早了五年。

所以,真的不服都不行。

至于他是怎麽做到把每一個角色都塑造得如此精准的?

私以爲只有一個原因——

熱愛,且豁得出去。

《鬥雞人》片場照

>>>>不瘋魔,不成活

看演藝競技類的節目,總能聽到四個字——塑造角色。

聽得多了,看得雜了,不免疑惑——

到底何爲塑造角色?

演員佟磊在近期采訪中說的一段話振聾發聩——

“所謂演戲,你看這個“演”字,本身就帶著叁點水。

只要是演的,就一定是水的。

塑造角色,塑的不是角色,因爲角色早就被劇本塑造完了,你要塑造的其實是你自己。”

簡而言之,別演,去成爲他/她。

那究竟要怎樣塑自己?

最重要的一點,演戲得拙。

這裏的“拙”,不是說演戲不好,而是願意賣傻力氣,去慢慢琢磨角色,慢慢去練。

這說的可不就是章宇麽。

爲了最高程度貼合角色,他能瘋狂到什麽程度?

電影《手槍》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部2010年拍的片子,至今還沒上,導演也不急,直到2016年還在補拍。

這是章宇第一次深深紮進角色的表演,光是准備角色就用了半年時間。

爲了沉浸式的體驗角色的生活,他還在電影的拍攝主場景“一個小破旅館”裏住了一個月。

期間,他也不幹別的,就在小賣部的台球桌打打台球,去公共澡堂洗洗澡,跟外來務工的朋友喝喝酒……

後來小賣部老板都看不下去了,還給他介紹了叁次工作。

得!這是徹底融進去了。

後來,他甚至有點走火入魔。

有一次,導演和攝影來複景,他站在他們身邊晃悠半天,明明關系那麽熟,但愣是沒被認出來。

這下可給他樂壞了,上前拍了拍他們,也給對方嚇一跳,直喊:“我X!我X!我X!”

直到這戲拍完,他都遲遲不能出戲。

第一次殺青那天大家都很高興,可唯獨他出不了房間。

他當時給導演發了這樣一條短信——

“明天就得做回我自己了,但我在做猛子(影片主角)的時候,感覺我更像我”。

這,就是所謂的成爲角色了吧……

《手槍》劇照

除了肯磨肯練,他對表演本身也有足夠的認知。

換句話說,他懂得如何爲角色錦上添花。

比如給角色設計一些小動作。

印象最深的,是《藥神》中碼頭上學狗叫那幕。

之所以學狗叫,是因爲他覺得黃毛就像一條野狗——

“像一條野狗一樣活著,卻依然有一顆愛人的心”。

當時拍攝的時候,徐峥其實也是不知道他會學狗叫的,所以最後成片的反應就是徐峥當時的臨場反應。

沒想到最後效果會這麽自然。

這段溫情的袒露心扉,也成了最後悲劇來臨時,壓垮觀衆淚腺的最後一根稻草。

深刻了,也升華了。

此外,爲了角色他還肯犧牲。

依舊以《藥神》爲例。

爲了突出黃毛的孤立疏離,他會主動跟導演提議減少台詞,將原本的15句台詞,改成了11句。

對此,他這樣解釋——

“我希望他能少一句就少一句,當一個人和外界沒有對接端口的時候,他要做表情給誰看呢?”

還有呂收益去世那場戲。

他提前兩小時早早到了片場,一直就在那坐著,因爲他覺得黃毛也一定在那個樓梯口坐了很久。

等到開拍後,他吃著橘子哭到繃不住,最後還是被導演文牧野拉到一邊。但電影裏卻沒有他嚎啕的片段,因爲他告訴文牧野——

“如果感情是1到10,那麽4以後的都不要剪進去。”

瞧見沒,只要能成全角色,他可以放棄給自己加戲的機會,甚至是高光的時刻。

到了這次的《風平浪靜》,依舊如此。

在電影的原劇本中,其實有很多情感強烈的東西,但在和導演討論過後,他還是決定盡量去弱化這些東西。

因爲他想把宋浩演成一個“黑洞”。

什麽是黑洞?

就是吸收所有聲音、所有目光、所有情緒、所有能量…,但卻沒有任何反饋。

麻木、不近人情、不谙世事……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讓人壓抑得喘不過氣。

事實證明,他的方法是對的。

雖然很收斂,但卻帶來了更多的力量感,也讓觀衆對宋浩的遭遇更能感同身受。

只不過它的副作用也很明顯,就是對演員的身心是一種巨大的內耗。

但在章宇眼裏,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所在。

始終對表演抱有敬畏之心,熱愛且豁得出去。

但他最吸引我的,其實還不是身爲演員的他。

而是作爲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的他。

>>>>藝術家章宇

要說章宇給我的第一印象,應該就是——

低調。

低調到我這個沖浪達人只能找到很少關于他的資料。

了解後才知道,原來他從來都不接受視頻采訪,就連文字采訪也會委婉地拒絕拍照。

雖然已經拍了十多年電影,但作爲個人來說,他其實並不喜歡過多地暴露在鏡頭面前,用他自己的話說——

“在鏡頭前,我只有在角色裏才感覺是安全的,自在的。我不太享受電影之外的曝光,不舒服也不擅長,對我來說是一種消耗。”

他認爲每個創作者都要慎用他的材料,對于演員來說,這個材料就是臉,如果平時用得多,就是在自我消解。

《藥神》上映後,榮譽和知名度洶湧而來。

廣告、采訪、片約…,各種資源也蜂擁而至。

甚至還有人讓他給錄個結婚視頻,一個視頻30萬。

但最後,他幾乎都推掉了。

倒不是裝清高,是他對挑劇本始終有著執念,有些事就是做不了。他曾在采訪中直言——

“我特別喜歡錢。電影是我的職業,我沒有家産,也沒有副業,只能靠我的業務來掙錢。但有些本子送過來我一看,這個人物真的理解不了,理解不了我就沒法演”。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但你別看他挑劇本很計較,要是碰見好劇本,他也可以什麽都不計較。

多年前,他曾經用一張光盤向甯浩自薦,後來甯浩拍《黃金大劫案》的時候就想找他演。

但他最後卻沒去,而是去拍了一個獨立電影。

兩年前,王小帥推薦他出演胡波的《大象》,他也只讀了兩頁劇本就決定出演。

後來因爲和《藥神》撞了時間,他還差點把《藥神》推了。

當時因爲劇組沒錢,他甚至連合同都沒簽,只以“幫忙”的身份擔任主演。

最後從制作組那裏收了叁千元紅包,他說——

“其實沒錢我也會拍,我來了就會把這事辦了。因爲劇本我喜歡。”

我有時候甚至覺得,章宇真是整個華語影壇最“不爭氣”的演員。

不“爭”,不是不努力,而更像是一種無爲的態度。尤其在別人爭名逐利蜂擁上前時,揮手自茲去。

連他身邊的人有時都會看不下去,忍不住在微博替他打個廣告。

而說到微博,章宇這人其實還有另外一副面孔——

一個文人“騷”客,匪氣詩人。

光是自我介紹就與衆不同,透著一股子賤賤的貧嘴勁兒。

“一個僞大的,呈實的,奸牆的,睾傷的人”

原創微博,更是值得玩味。

時而一本正經。

時而騷話不斷。

時而插科打诨。

時而像個哲學家。

時而又像個詩人。

偶爾充滿屎尿屁的段子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靈魂。

這也是我最喜歡他的地方。

敢于把自己最深處的靈魂拿出來示人,真誠而鮮活、有趣又幽默。

但如今,他已經超過半年沒更博了,據說手機也卸載了微博。

至于爲何,九年前的一條評論似乎道出了答案——

網友:“作爲一個即將准備出名的藝人,你的言論應該有所顧及了,不要總是憤青似的”

章宇:“擺在台面上賣的應該是作品。至于我這個人,還是別賣了”

或許是因爲互聯網不再那麽有趣、那麽幹淨了;

或許是他不想因爲過度曝光而影響以後的角色;

亦或是他想一直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吧……

他曾在采訪中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知道我想成爲哪種演員,就是那種,走在大街上也不是那麽多人認識我,然後聽著別人議論,你看過他那個電影嗎?很好看。

那個電影是我演的。我的作品被有深度、有品位的人認可,又可以自由地遊走在大街上,這真的是再理想不過的狀態了。”

第一次,我希望一個人可以爆紅;

但同時,也別“紅”。

參考資料:

1、《和章宇一起喝酒》,GQ報道,2018

2、《此人不叫黃毛,他叫章宇》,人物,2018

3、《專訪|演員章宇:我試著讓自己放松一點》,澎湃新聞,2020 国产精品人妻系列21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