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宇宙级难题”婆媳关系如何举重若轻?看完这部剧你就知道了!

精彩内容:

看過《乘風破浪的姐姐》的觀衆,已經對藍盈瑩這個名字並不陌生了。作爲當下娛樂圈中的新生代演員,藍盈瑩的氣質是與衆不同的。

新女性的誕生

比起憑借顔值取勝的一衆女明星,藍盈瑩的獨特性是顯而易見的。從出身草根開始,她的人生中已經被刻下了奮鬥二字。

在年輕的外表下,強烈的進取心支撐著她不斷在事業上前行;然而在論資排輩的演藝圈,藍盈瑩始終離走紅差了一些距離。

然而《乘風破浪的姐姐》給予了她展示自我的最好舞台,在一衆“過氣”的環繞下,藍盈瑩在話題熱度的加持下,一度讓她成爲了社交平台和輿論的焦點。

在這背後除了浪姐本身的巨大流量效應之外,藍盈瑩對自我態度的堅守,值得她在一衆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甚至可以說,藍盈瑩把自己演成了一部大女主劇。

或許沒到節目完結,她被觀衆貼上了“心機”或者“功利”的標簽,但單對于她本人的人格塑造和話題制造層面來看,這波運作,藍盈瑩無疑是最成功的一個。

個人的名氣因爲自我個性的標榜而得到張揚,尤其在崇尚女性個體獨立的今天,藍盈瑩的破圈也預示著獨立女性在另一個維度上的崛起。

藍盈瑩裝扮幹練、做事利落,符合了當下之于獨立女性的期許;比起外表,她敢作敢爲的性格,更成爲了她吸引粉絲的核心氣質。

表演和堅持自我的巧妙結合,在去年的浪姐團隊中並不多見,如果說甯靜是衆望所歸,那麽劍走偏鋒的藍盈瑩用自我經曆,印證了成功的艱辛和不易。

同樣,名氣因爲話題水漲船高,她也獲得了更多的資源的加持。在近日完結的都市大劇《婆婆的镯子》中,藍盈瑩無疑成爲了最耀眼的一個。

大女主劇的新變化

在《婆婆的镯子》中,我們看到了關于女性敘事的新變化,就電視劇的結構分析,在簡單的家庭關系故事模型下,叁代人的糾葛也因爲一件器物具備了厚重感。

甚至在镯子的媒介引導之下,兩個家族之間的往事也由此連帶産生。婆婆和周老板的恩怨,劉茵和男方家庭的微妙關系等等,皆因“镯子”而起。

往前追溯的深入,借助于器物的表達,讓原本的故事有了厚重感。尤其在真假傳家寶的辨別和追根溯源上,劇作下了很多功夫,且促成了當下和往事之間構成了巧妙的聯結。

雖然《婆婆的镯子》作爲一部大女主電視劇,但是也不妨礙其他元素的拼接。懸疑元素的出現,提升了觀衆對于劇情的向往;家族的恩怨,更牽扯到商業利益的錯綜糾葛。

在故事的不同元素重構中,類型在不斷反轉中,我們看到了《婆婆的镯子》與衆不同的新鮮感。尤其在藍盈瑩這樣一個闖入者的引導下,觀衆的情緒是跟著演員走的。

因爲這是一部以女性主視角的電視劇,所以在女性情感的拿捏上是細致入微的,其中穿插了劉茵、查曉萌、婆婆以及石舟欣四位女性的內心的波瀾和起伏。

劉茵內心的堅定不是天然形成的,在大都會的環境以及男方強勢的家庭環境中,生活打磨出她性格的底色。

即便早期的獨立性已經出現在她的品質當中,但是生活猶如一個推進器,讓她的性格進一步趨于圓滿,且完成了堅強和善良、獨立和溫柔之間的巧妙平衡。

最終,劉茵完成了身份的蛻變,從職場新人到大家閨秀,劉茵更演變爲家族的精神支柱,且成爲了世家的精神榜樣。

婆媳關系的微妙變化

《婆婆的镯子》雖然前半段以職場風雲和年輕人的情感糾葛爲主,然而隨著劇情的穩定,由事業向家庭方向的轉變,似乎已經在觀衆的預期之內。

如果從劇名來看,婆婆無疑是這部劇的主角。從字面意思來理解,婆婆代表了前輩的堅定和執著,甚至代表了男方家庭利益的守護者。

然而到了劇情中,後半段婆媳關系的新常態似乎成爲了《婆婆的镯子》闡釋的核心價值。在我們理解的婆媳關系中,鬥爭和分裂似乎占據著我們的認知。

但是到了這部電視劇中,婆媳關系恰當地融入了都市日常生活中,我們想象中強烈的鬥爭性已經不在,剩下的便是情感層面的磨合。

在婆婆扮演者邬君梅的眼中,兒媳婦是外來者,但是在隨後的接觸中,二人之間靈魂的共振逐漸化解了原有的偏見和矛盾。

爲了演好婆婆這一角色,邬君梅是放低姿態的;她刨除了早前角色中的貴氣和優雅,生活化氣息十足的人設反而讓我們眼前一亮。

超越原有年齡的非常規表演,促成了邬君梅在角色上的順利轉型。這個婆婆偏執帶了幾分善良、保守但又多了幾分大氣,情緒的複雜化呈現在邬君梅身上都能看到。

而後期因爲內心的阻礙無法走出困境時,劉茵的出現恰巧成爲了解決家庭矛盾的一把鑰匙。

她敢于和婆婆對抗、敢于正面剛,尤其在婆婆怒氣值上升時,兒媳婦激將法反而讓她收獲了奇效,解決了父子手足無措的難題。

其次在內心治愈層面,藍盈瑩憑借對婆媳關系多年的深度理解,以朋友的身份主動接觸心病成疾的婆婆,以非常規的方式完成了對婆婆的心理疏導。

在劉茵的情感疏導過程下,婆婆最終心服口服、身心回歸正常,且讓家庭重歸于好。

最終《婆婆的镯子》故事以家和萬事興收尾,可見其對中國傳統家庭關系回歸的核心主題。

多女主劇下的角色分配

在故事開頭,我們均以爲藍盈瑩會成爲當之無愧的主角,然而隨著故事的進展,藍盈盈和邬君梅的雙女主形象的誕生,構成了兩代人關于女性價值的共同書寫。

她們之間的互動,構成了劇情進展的主要內部張力。而兩代人之間的價值觀和世界觀的沖撞,促成了劇作的多維度內涵的呈現。

以長輩視角和以晚輩視角看待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而巧妙的是,《婆婆的镯子》讓兩代人的視角重疊在了一起,形成了劇作多元的價值觀。

甚至在照顧觀衆年齡層的問題上,《婆婆的镯子》以出色的人物切換,讓觀衆均處于各自舒服的鑒賞維度上,從而進一步完善了兩代女性從戲內到戲外的一致與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