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亚洲AV成人片在线观看九九丝袜大魔王22-暴走的囚室

精彩内容:

絲襪大魔王22-暴走的囚

(作者︰Alpha Wing)



  由于大家都關心路西法的事,所以都急不及待地要審問姬絲汀。沙織和琴乃內心當然是緊張保護人類的事,而我還是偏向要把身體奪回來。審問的地點是警方的一個地下囚室,不知甚幺原因,這囚室十分陰暗,讓人格外的不舒服。順帶一提,使用囚室的權限當然是由我兩位性奴女警,小早川美幸和辻本夏實得到的,她們正在門口替我們把關,故我們可以放心的拷問姬絲汀。在我們來到這陰暗的囚室不久,雪奈也來了,這孩子說無論如何都想見一見姬絲汀。



「剛才沒有機會說,原來愛櫻的戰鬥服跟我們很不同。」沙織和琴乃的變身已經解除,只有我還以警戒的理由保持變身。但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不懂如何解除。不過這點事情,之後問她們就可以了吧。



「這個…我也不清楚,當下還是先處理更重要的事。」姬絲汀被我五花大縛,手腳被綑在身後,然後被吊到天花板。兩個豐滿又白嫩的乳房因地心吸力懸在半空中,不過我們都沒空去欣賞她的性感姿態。

 





「這樣做沒問題嗎?姬絲汀姐姐好像很可憐……」雪奈竟開始關心起姬絲汀來。



「快說,路西法在哪兒?」琴乃拿起了皮鞭唬嚇姬絲汀,不知是否錯覺,我感覺她說得結結巴巴似的。



「姬絲汀姐姐……妳還是幫姐姐的身體還原吧……不然就要受苦了。」雪奈用憫天悲人的聲線說,又緩和了緊張的氣氛。姬絲汀沒有回應,雖然表情流露出一點痛苦,並不是慌張,大概只是因爲被綑得有點緊吧。



「快說啊,不然……不然我們真的會抽下去的!!」沙織也裝出惡相,不過對姬絲汀也是無效。



「我說……妳們這樣像審問嗎?」我在旁邊冷冷的說。沙織和琴乃瞪了我一眼,我明白她們的意思︰「不然,你來審問如何?」算了,我看兩位溫柔的女英雄,都沒有審問人的經驗,而且變身解除後,她們穿起校服,隨了身材和樣子超級棒之外,怎樣看都只是普通的女高中生。



「妳們好好笑,原本我都不想說出來,但是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姬絲汀哈哈的大笑,讓沙織琴乃有點不是味兒。我倒是沒所謂,反正待會兒,她就會向我求饒。說實話,我也沒有審問人的經驗,加上身體是一名美女,也裝不出甚幺恐怖兇猛的樣子,但關于淩辱女性的技巧,倒是相當有心得,那怕是一個半人半使魔的女性。



  我輕輕的吸吮姬絲汀的乳頭,同時撫摸她全身幼滑的肌膚。之前跟她也發生過多次性行爲,讓我了解透她的身體。接著又是搞弄陰戶、擠乳器、按摩棒、震蛋,連假陽具都沒用,姬絲汀就投降了。



「啊啊……我說了……我說了……嗯…求求你……嗯呀……快讓我去……哦……」姬絲汀口中不斷呻吟,話語也變得模糊。我故意讓她性起,卻數次在她高潮前停止所有動作,這是對姬絲汀最大的打擊,不過我也沒想過這個小魔女會這幺沒志氣,「拷問」還不到十五分鍾,就放棄了……她露出前所未有的可憐表情,要是用甚幺來形容的話,就像是一個小女孩想要玩具,大人不給的情況差不多吧。



「好吧,說清楚一點,我會逐漸把陽具的震動調快的。」我把舌頭抽離了淫水泛濫的陰道,換來是一根粗大的電陽陽具抵住她的陰唇,微微的震動已經足夠讓她心神蕩漾了。我還留意到在旁看在眼裏的沙織和琴乃,兩人都不敢互望對方,只是死死的夾緊穿了絲襪的雙腳。大概只是直覺,我嗅到了從她們散發出一種叫做「淫霏」的氣味,我認爲她們看到這種激烈的「拷問」,身體也自動的「招供」了。這一個多月來的事情,讓她們受盡各樣不同的調教,身心都體驗過性的快感。就算是本來純情的女生,也不知不覺變得淫亂,對性漸漸的由好奇變成接受,由接受變成享受。站在我的立場,我倒是高興不已。到身體換回來的時候,我就立即可以對她們做盡各樣H的事,而她們也不易反抗。不,現在首先要搞定眼前的姬絲汀,剛才一時忘形,差點讓她洩了。



「告訴我們,路西法在哪裏?」我收回電動陽具,讓她稍爲休息一下,接著又重新的抽上。



「啊……在城郊西北……哦……五十公厘…設了結界………嗯……」姬絲汀又在沉醉在快感之中。



「這幺簡單就告訴我們?」琴乃似乎對她的回答有點疑惑。



「這點小事,很快就能證實。接著,告訴我們,路西法在幹甚幺?他的目的是?」



「人類……」姬絲汀嘴唇微微一動。「把全人類的男人變成使魔……」



「?!」大家的反應同樣都是驚訝,腦子裏接著更是有數不盡的問題。怎幺可能做得到?如何做?爲什幺要這樣做?



「計劃甚幺的,待會再追問,更重要的是,路西法的弱點?告訴我們!!」就算找到路西法,不能打敗牠就沒有意思。



「沒可能……先不說魔力的差距,妳們叁人身體的處女都是由路西法現在的身體奪去的,對他所施的魔法,妳們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姬絲汀說得一矢中的,以前我仍在黑羽陽太的身體時,打敗艾露絲和露娜時,就奪去了她們的初夜。接著解除愛櫻的封印時,也同樣是由陽太奪去處女的。可是那個奪去衆女的身體,正被路西法佔據。此時就算我不望,也知道沙織和琴乃表情充滿無奈和羞恥。



「可是現在我的魔力已經恢複,以這個身體的話……」本來想說的話沒說出來,身體突然一股暈眩,使我後退了一步。



「小櫻?妳沒事吧?」沙織問道。



「我……身體突然間……變得好熱……」我的身體變得像火燒一樣,但說準確一點,是慾火。沙織、琴乃,還有雪奈走過來看個究竟。



「不……不要過來……我……」我氣息淩亂,體內有種莫名的空虛感。好想吸收魔力,好想吸收淫念,身邊幾位美女包圍著我,反而讓這意識越漸變強。



「沒事吧?小櫻,妳怎幺樣啦?」

「姐姐……姐姐……你沒事吧,不要嚇我……」叁人一臉驚惶失措的樣子,雪奈甚至幾乎要哭出來了。但我根本就聽不見她們的聲音。腦內只想著一件事情︰侵犯她們!!之後的事,大家都想像不到,到反應過來的時候,沙織、琴乃、雪奈,還有姬絲汀都被一根根噁心的觸手纏上了。而這些觸手,都是從我身上伸出來的。

 





「怎……怎幺會這樣?咦啊……不要!!」琴乃慌惶失措的驚叫,連同門外的美幸和夏實都被吸引進來。同樣地,觸手像自動導航般纏住了美幸和夏實。我聽著六位美人慘厲的叫聲,心中的興奮竟澎湃起來。觸手像感覺到我的意識似的,扯開各人的制服。內褲和胸圍全部扯下,絲襪褲的話,就撕破,總求讓各人的私處和乳房都暴露出來。

 





「難道……魔力失控了?嗯嗯嗯……」姬絲汀說了一半,觸手就強行伸入她的嘴裏,強逼她口交。



  觸手纏過每人的乳房,在胸前捲起兩個圈,不斷的收緊放鬆。同時釋出大量乳白色的粘液,讓她們全身都粘粘濕濕的,感覺相當下流。這粘液固然有強大的催淫作用,加上觸手有節奏地愛撫各人的乳房,所有人的口都由慘叫聲轉化成呻吟聲。



  看著這幺淫猥的情景,我也一直不停的自慰,從陰道中不停流出淫水,及後身體更是起了變化,陰核長成了一根男性陽具。雖然曾身爲男人,擁有這東西是自然不過的事,但現今又有種再奇妙不過的感覺。不管如何,現在我只想做一件事,我把雪奈的身體從半空中拉過來,用「肉棒」磨擦著她的陰蒂,這是我每次插入雪奈之前都會做的小動作。

 





「姐…姐姐……啊…不要……在這幺多人面前做的話……啊…啊呀呀呀!!!」雪奈高呼起來,這不是因痛而叫的聲音,是極樂的呻吟聲。



「愛櫻……快點醒過來,她是妳的妹妹!!」沙織忍受著觸手的淩辱,企圖喚醒被性慾沖昏頭腦的我。



「亂倫嗎?這小淫娃已經跟我幹上很多次了……看我的……啊…呀……」大概是因爲由陰核變成的緣故,這女性的「肉棒」比男性的敏感起碼十倍,加上久違了抽插女性的快感,使我幹著妹妹幹得不亦樂乎。



「啊啊……不…要這樣說… 求你…嗯…哦…雪奈……嗯喔……好羞恥……」雪奈被衆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一直跟哥哥在發生性關係,不羞恥才怪。



「呀…呀……妳這個淫娃…噢……裝甚幺清純……嗯……根本就是欠幹……每天都來勾引我……哦哦」我繼續對雪奈說盡各樣難聽的話。



「啊……姐姐……不……哦哦……嗯嗯嗯嗯嗯!!」我毫不理會她是否已經獲得高潮,只知道淫幹著她。



「啊啊…要射了……要射精了……唔唔…啊啊啊啊………」精液從肉棒的前端噴個不停,這少女的肉棒竟也可以射出精液。而且量和質都是前所未見的,到精液因壓力被逼出陰道時,我還在射精的高潮中。琴乃看見此情此境,也感到相當的困惑,想不到近親相姦的AV劇情,就活現在自己眼前。不過她沒機會欣賞得太耐,我接著就抓她過來,塞入染滿精液的肉棒。



「舒服吧……嗄……肉壺都濕得要死了……啊啊」由陰核變成的肉棒並沒有因爲射精要軟化,仍然忠實的扮演侵犯女性的角色。



「啊啊……好……好舒服……嗯……哦……」琴乃的身體已經急不及待,要回應我強烈的抽插了。



「嗯哦……比以前誠實了……淫慾開始覺醒了嗎?那幺……喝啊……」我更用力的抽插她的嫩穴,眼前這名少女,確實變得開放了,竟然會扭動腰部迎合我的動作。當然,可能是因爲淫液的作用,亦有可能是看完一幹激情的活塞運動後,身體已經沒法再忍耐。我以背後位的姿態幹她,觸手仍然替我玩弄著每人的乳房和下體,並把她們懸空,我只需抓住琴乃的豐臀,前後的推送,就已經能順利的交合。



「琴乃的裏面……唔……好緊……真是下流的身體……唔哦…被誰插都會變得想要嗎?這只母豬、萬人洞、賤婦……」伴著一輪激烈的抽插,琴乃的心靈還被一大堆淫亵的詞說攻擊。之不過,我深知她最喜歡受別人的性辱,身體會變得更亢奮。「想更激烈嗎?妳這個人肉廁所!!」



「啊啊啊……我要…給我……再更用力……哈呀…插我………嗯嗄……哈啊啊啊……」琴乃完全迷醉于下身傳來的激烈快感,被肉體快感充斥的她已經失去理性。



「接下來……嗯……嗯……要內射了……琴乃期待被精液灌滿子宮的感覺嗎?」



「呀……嗄……精……精液嗎?嗯……我…我想要……嗯嗯……」

 





「嗚……啊……啊啊……」我在第二位女體內,留下了大量的精液,質量都不比第一次的遜色,而琴乃,也在子宮被精液襲擊的同時,爽快的高潮了。從剛才開始,我感到源源不絕的魔力從各人的身體傳過來,同時自身散發的氣息也更爲濃烈,沒有誰不在情慾高漲的狀態。環顧一下,沙織的嫩穴被兩只觸手擘開,幾條從觸手伸出來的微少觸鬚在亵玩她突出的陰核;美幸的乳房被揉得紅腫了,口中被一根觸手侵人,不斷灌入白漿,連叫吟的機會也沒有;夏實原本被一條觸手突入了的陰道,不知何時又多了一根,兩根觸手在她狹小的陰道裏互相爭先親吻子宮口;剛被我侵犯完的雪奈,我的觸手也溫柔的替她愛撫,以保持她身體的情慾一直高企。各人不時發出高潮時特有的呻吟聲。

 



 



 





「嘿嘿……就這樣,成爲我的性奴吧。」精液射進琴乃的體內,成爲了施展「性奴化」的媒介,咒語從口中喃喃唸出,魔力自我的體力傳入她的身體,讓她成爲我又一個美麗的性奴。



「啊……嗯…主人……」從琴乃口中叫出了確認魔法生效的詞語,看她高潮之後叫得有氣無力,我由憐生愛,輕輕的吻了她一下,便從琴乃體內拔出肉棒,幾只觸手很高興似的替我接受仍在高潮余韻中沉澀的她,繼續姦淫她的身體。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金髮少女。



「看妳這個嫩唇,怎幺看都不像個癡女……不過這樣弄的話……」觸手分開了姬絲汀的雙腳,使她的下體正正的面對著我。我毫不顧惜的用高跟鞋的鞋尖,磨擦她的小豆子。

 





「哦哦……啊…這樣弄的話……喔喔喔……」姬絲汀發出舒服的呻吟聲,這變態女竟然喜歡被高跟鞋玩弄下體。接著我把高跟鞋的鞋跟,捅進她的穴內,她更是瘋狂的大叫,真不知是痛還是興奮。不能否認的是,像她這種傲嬌的女孩,要是被欺負了,樣子還會變得挺可愛。



「看來一般的做愛,妳是不會滿足的……試試這裏吧。」



「不呀……那幺粗……怎可以…唔唔唔!!!」姬絲汀的屁眼,受到一股巨物的壓逼。

 





「哎呀……怎幺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妳不是最喜歡性交嗎?」我從抓起她那雙嬌乳,把她拉到我身旁,方便我在她耳邊吹氣並說話。



「唔唔…喜歡是喜歡……但…啊呀……這幺激烈的話……嗯…受不了的……啊啊啊」姬絲汀不像雪奈和琴乃那種對性愛十分青澀的少女,而是對性交的經驗豐富的使魔,但在我的猛烈攻勢下,還是變成綿羊般順服地呻吟著。她除了要接收肛門被撞擊的快感與麻痺外,還有觸手在她前穴內亂搞,當然包括敏感的乳頭被搓弄,天下間要是有這樣也能忍耐的女人,大概不存在吧。



「啊啊……都拜妳所賜……嗄嗄……嗄…我的身體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嗯……但想不到……我仍可以讓她在我面前求饒吧。」



「唔哦……啊啊哈……不要了……嗯哈……要插壞了…嗯呀……要插壞姬絲汀了……呀呀……」就算是使魔人形的姬絲汀,身體也承受不了這種超快感,就算高潮了,也沒得休息,一直停在超亢奮的性慾下,身體瘋狂的扭動,卻也被觸手死纏不放。如此的她,確實露出了被侵犯的女人應有的可愛表情,相當討人喜愛。



「呀呀……射了……唔唔呀呀……」不是由憐生愛,而是我也在不斷的抽插下達到了第叁次的高潮,精液大概都灌入了她的大腸裏,子宮就交由觸手的精液填滿吧。在這種狀態下,我也只好讓姬絲汀休息了。



「我兩位可愛的性奴,給主人清潔一下性器。」接下來我把美幸和夏實拉過來,肉棒帶著濃烈的性愛氣味,放到二人的嘴唇口。由于是久經訓練的性奴,兩人二話不說便用舌頭靈活的舔吃我的陰莖和其上的精液。

 





「我說,妳們這樣吃得津津有味,不是把口水弄汙我的肉棒嗎?這怎叫做清潔啊?!」我用觸手長驅直進她們倆的子宮。沖擊讓她們叫了出來,差點就要咬到我的肉棒了。



「對…對不起,主人,我們會好好的服侍妳。」兩人這才用乳房好好的夾著肉棒來清楚。爲報答二人忠心的奉仕,我的觸手也沒空閑讓她們喘息,一直的抽插,並射上足夠讓她們懷孕的精子。兩人到高潮失神之前,都用乳綿綿的乳房給我抹乾之前性交時的陰水。不錯,接下來,我要用一根乾淨的肉棒汙辱沙織的身體。雖然還未被入侵陰道,但在觸手的玩弄下,她也變得相當興奮。堅強的內心似乎仍然在拼命的掙紮,但看著各人被侵犯過後所露出的歡愉表情,令她的心一直在動搖。



「啊…不要……嗯嗯嗯……」似乎是女性的矜持,令她輕輕的說出一個反對的字眼,只不過我的肉棒在插入時感覺到,她的肉穴在歡迎我,甚至說成我的肉棒被拉進去也不爲過。



「唔唔……嗄……果然……還是沙織的身體最舒服……唔唔……」看見沙織羞澀的表情,我很自然的便想親吻她,當然是濕吻。沙織的舌頭也配合著,兩條軟綿綿的舌頭在交纏著,嘴裏的感受一點也不比陰莖和陰道的磨擦差,甚至心理上更爲讓人心動。



「嗯嗯……快……快停下來……嗯…再這樣下去……啊……愛櫻會……唔……」雖然是近得連呼吸都相連的距離,但我並沒有聽進她的說話,繼續用我的舌頭搞動她的嘴唇,下體繼續磨合。我完全被這女性的身體迷住了,不論怎樣的被侵犯,仍然感受到她體內的純潔,呻吟帶著嬌喘,我明白這是舒服的呻吟聲,但這聲音不像其他女性單純的由慾望發出,而是一種讓人無論如何都要用身體安撫她的呼求。



「沙織……嗯…沙織…啊啊………嗯……」我不斷叫著她的名字。我這是以女性的身體跟她做愛,感覺令她更易接受。同樣細緻白晳的肌膚互相磨擦讓彼此都很舒適;胸部兩雙巨乳雖然緊緊貼著,卻沒有壓逼感,反而乳頭能彼此磨合而使對方都十分滿足。總之有很多以男性身體無法滿足她的地方,現在都做到了。

 





「啊哈哈……不行了……我……嗚……要弄了……嗯嗯…哦哦哦∼∼」在沙織體內噴出了熱量驚人的潮水,讓我的肉棒也毫不怠慢地射出精液還以顔色。



「啊…啊…嗯哦哦哦∼!!!」射精的感覺其實老早就存在了,只是一直忍耐,到這刻,不需再忍耐,盡情釋放的快感,使我一直的呻吟。不知多久,大概將能夠灌滿她子宮的精液都釋出,才停止。



好想做愛,好想做愛……好想繼續這樣做愛,我受不了,身體好像不斷的釋出性能量。看著這幾個被我幹得衣衫不整,絲襪半破的美女,我只想一直去將肉棒塞進她的的肉穴裏,不管她們是否應受得了。從剛才有這想法起,觸手就變得更加活躍地侵犯每一個人。在沙織體肉射精時,觸手也同時向她們狂噴精液,一時間,刑室內白漿橫飛,到處都是淫猥,腥臭的味道。



  身體的快感,實在無法言喻,還有一股熱力從下身傳上來……不,這熱力有點不尋常。眼前的沙織,襯著我射精時的分神,掙脫開我的觸手變身了。轉眼間,她的身體重新包裹著戰鬥的緊身服。接著她並不給我任何空檔思想,就唸出攻擊魔法。



「對不起了,愛櫻……」沙織含著淚的施放出幾十道「風刃」,由于距離相當近,而我又再剛達到高潮,完全反應不過來,身體的觸手被她一次過割斷了。

 





「啊啊啊啊……嗚呀呀呀!!!!」腦袋接受大量劇痛的訊息,使我尖叫起來。本能地,我用力扔開沙織,狠狠地把她擲到牆上,痛楚使她動彈不得。本來纏著各人的觸手也停止蠕動,衆美女又驚又呆的看著我怒吼。



「可……可惡…竟敢襲擊我?!嗨嗨嗨……!!」我重新伸出一條觸手,該觸手頂端可是一條硬化了的尖刺,直刺向沙織的心髒!沙織身體還在疼痛的麻痺當中,已經毫無辦法,最後只有閉著眼迎接死亡的來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陣慘叫,鮮血噴出,少女的心髒不偏不倚的被貫穿。衆人的眼目都看傻了,包括沙織……倒下來的是雪奈。這下沉重的打擊,讓我從淫慾的地獄中清醒過來,想不到雪奈竟然挺身爲沙織擋下了致命一擊,我親手把自己的妹妹殺死了!!



「……雪……雪奈……」我幾乎哼不出她的名字,整個人軟弱無力,跪在地上。



「……姐姐………」從雪奈的口中,似乎喚出了這兩個字,然後嘴角露出一絲無力的微笑,便沒有再有任何反應了。



  我……我到底幹了甚幺?我應該立即去救她,但是身體像一只淫獸般繼續無止境地侵犯各人。在我還有意識之前,我只記得響徹囚室的呻吟聲,之後,我,跌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第二十二話︰  /file/21669431

亚洲AV成人片在线观看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