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柯南之淫女传完结

精彩内容:

第01章有希子篇
「恩阿……在……再深一點……阿……」「嘿嘿嘿……太太,都結婚五年了,沒想到小穴居然還是這幺緊阿……還有這對奶子,斯……真是柔軟阿……如果我是你老公,我一定天天幹的你下不了床阿……太太阿……你老公究竟多久沒幹你啦?」「阿……他……阿……他只有在結婚後的半年,常常幹我而已……恩阿……但……但是後來就很少了……喔喔……」「呸呸呸……真是個笨蛋阿……算了……就是因爲這樣才會便宜我的……嘿嘿嘿……」本名藤峰友希子的知名女演員工藤有希子,自從嫁給了工藤優作後雖然已經引退,但是現在的人氣依然是居高不下。
工藤優作雖然本職爲知名推以小說家,但是由于其驚人的推理能力,因此也常常在接受國際刑警的委托,也因此工藤優作也必須常常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知名度提高的同時,相對的他的妻子-工藤友希子,就常常因爲委托的地點太過危險而被工藤優作留在家裏。
但是友希子現年也才37歲,正是一個女人性欲開始增強的時候,友希子不是沒有想過想過跟電視一樣,在寂寞時找一個單傳發泄性欲的炮友,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知名度,一個弄不好就可能搞的人盡皆知,到時候他和優作的感情一定會出問題,她只是想找一個發泄性欲的管道,而不是想再找一個愛人。
無處發泄下,友希子只能開始學習手淫來一點點的發泄那些多余的性欲。
友希子此時靠在電腦椅的椅背上,左手揉捏自己的胸部,右手摳弄自己的陰道。
她今天看的a片內容爲:一對大概結婚叁年多的夫妻,丈夫因爲工作上了軌道,所以開始忽略了妻子,而妻子最後就跟鄰居勾撘上了。
「討厭……又快沒感覺了……」感覺到光用手已經沒辦法挑起自己的性欲。
「只好這樣了……」有希子將電腦的聲音調到最大後,站起身來將自己全身脫的一絲不挂,然後走到床頭櫃前,拿出兩根多段震動式的按摩棒。
把電腦前的椅子移開,調整了一下電腦的銀幕,有希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雙腳左右大開,露出她那特別修飾過的陰毛。
左手開始揉捏自己的乳頭,右手則是拿著一支按摩棒慢慢放入自己的口中。
「滋……滋……」含住口中的按摩棒,有希子先是用力的吸允,然後又熟練的用舌尖在案魔棒的頂端快速得旋轉,「哈……哈……」將口中的按摩棒拿出來後,有希子看了一眼已經淫水泛濫的淫穴,把拿起另一支按摩棒把她用力的插進去。
「恩……阿阿……哈……」感受到陰道中被插入按摩棒後,有希子不禁發出一陣滿足的呻吟。
「嗡嗡……」把按摩棒按下低段數後:「嗯嗯嗯……滋……呼噜……」有希子發出了一聲淫蕩的呻吟後,再度張口含住了手上的按摩棒。
在自己抽差了十幾下後,成功挑起自己性欲的有希子,把陰道中的按摩棒給調到中段數後,把手離開了按摩棒專心的開始服摸自己胸前的那坨高山。
隨著時間的流逝,感覺到自己快要高潮的有希子,把嘴中的按摩棒拿出來放到旁邊,一手把陰道中的按摩棒調到高段速後連續用力抽差自己的陰道,剩下的一支手也用力的搓揉自己的胸部。
「恩恩……阿阿阿……要……要去了……在……再深一點……好老公在伸一點……阿阿……」嘴巴控出來的有希子開始一邊浪叫一邊撫摸自己的身體。
「好……爽……來……高……要……高……」「叮咚叮咚叮咚!」這當有希子已經快要高潮時,突然家裏的門鈴響起了。
「阿……誰……是誰?」被嚇到的有希子慌忙的把還在震動的按摩棒拔出陰道後對著門口大叫。
「大師!你在不在啊?截稿日快到了!請你千萬不能開天窗啊!」門外傳來了小說編輯正村的聲音。
「請……請問有什幺事?」有希子一邊忙碌的收拾房間一邊對著門外大喊。
「怎幺又是她……」有希子一邊收拾東西心理有一邊低估著,因爲正村看她的眼神常常任她覺得怪怪的。
「再過兩天就是截稿了,但是大師卻一直都沒跟我連略啊。」門外的正村著急的說著。
「不……不好意思啊……優作他剛好不再啊……」慌亂中隨便套上一間連身裙的有希子,打開了一條門縫對著正站在門外的正村說道。
「不再?真的不再嗎?該不會……」正村看到了只穿著一件連身裙的有希子後說道。
「疑?」正村仔細一看,就發現此時的有希子除了一間連身裙外身體裏面什幺都沒穿。
「不好意思,大師的紀錄實在太差了,我還是要進去確認一下。」正村眼裏閃過一道不懷好意的光芒後,就直接推開大門走進了屋子內。
「啊!等……你等一下啊!」來不及擋住大門,看到直接進入屋子的正村,有希子著急的說道。
「大師?大師你在不再啊?躲也沒有用的。」正村一邊自顧自的大叫,同時也一邊打開每個房間的房門。
「疑?這味道是……」一進入到剛剛有希子自慰的房間,正村就立刻聞到了一股奇特的味道。
「那是……嘿嘿……」突然正村看到了沒關好的床頭櫃,走進一看,頓時正村被發出了一陣淫蕩的笑聲。
「你給我適可而止!」終于找到正村的有希子不滿的說道。
「人妻被鄰居qj。」站在床頭櫃前背對的有希子的正村突然說道。
「疑?」一時反應不過來的有希子茫然的看著正村。
「午後的團地妻。」正村再度說道。
「遭……糟糕!」終于發現正村正站在自己方東西的床頭櫃前,有希子慌張的叫道。
「嘿嘿……工藤太太,沒想到你居然是這幺的……」轉過身來的正村一手拿著好幾張人妻偷情的dvd一手拿個一根還沾滿淫水的按摩棒,不懷好意的對有希子說道。
「這……這不是……我……這是……」慌張的有希子語無倫次的說道。
「什幺啊?這是什幺啊?」正村一點淫笑著走向有希子。
「這……不是……這……你……啊!」被正村逼著慢慢後退的有希子不小心撞到了牆壁。
「嘿嘿……大師老是不在家,太太一定很寂寞吧?」正村把身體逼近有希子後說道。
「這……阿阿……」不知該說什幺的有希子,突然感到胸前的雙峰被人用力緊緊的抓住,這讓剛剛瀕臨高朝卻被活活打斷讓身體還很敏感的有希子,淫靡的叫了一聲。
一聽到有希子的叫聲,正村胯下的肉棒立刻就情不自禁的昂揚了起來。
「絲絲……」「啊!」突然正村用力的將有希子身上的連身裙用力的從左右撕開後,就立刻用力的將有希子丟到床上去。
「嘿嘿……太太,只用看的有什幺意思?就讓我來好好滿足你吧。」把有希子丟到床上後,正村立刻脫下自己的褲子後說道。
「等……你……你別過來……優作……救命啊!恩恩……阿阿……」正大聲求救的有希子,被正村用力的把雙腳舉起來後,就被正村用他跨下那根早已充血多時的肉棒很狠差了進去。
「恩恩……阿阿……不……拜……拜托你快……」「嘶嘶嘶……插一點就射了……太太啊,雖然嘴上說不要,但你的屁股可是鈕的很起勁啊。」「阿……恩恩……阿阿阿……我……阿阿……」看著已經漸漸沒有反抗的有希子,正村也開始加大了自己抽送的速度和力道。
過了不久:「阿阿阿……藥……來……來了!阿阿阿阿……」「我也要射了!喔喔喔喔!」在有希子的浪叫和正村的吼聲中,兩人紛紛到達了高潮。
************兩個禮拜後再編輯部。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叫做次郎!請大家多多指教!」一名十分青澀的男子向著編輯部的老鳥們大聲問好。
「喔喔,很有精神啊,介紹一下自己吧。」正悠閑的坐在椅子上的正村笑著說道。
「是!我全名叫做叁島次郎,最喜歡的作家是工藤優作,最喜歡的明星是藤峰有希子……」次郎很有精神的說道。
「喔喔!跟我一樣啊,下班後一起去迎新吧。」正村對著四周的人說道。
下班後。
「不好意思啊,次郎,只有我們幾個人要幫有空。」跟著3人走著的正村有些歉意的對著次郎說道。
「不!我知道大家都很忙的!前輩。」次郎大聲的說道。
「哈哈,那先去居酒屋吧,我順便跟你說說以後要注意的事。」正村笑著對次郎說道。
叁個小時後,在居酒屋門口。
「謝謝各位前輩的招待!」次郎對著衆人鞠躬的說道。
「對了,你剛剛不是曾經問過我有關優作大師老是脫稿的事嗎?」正村突然說道。
「是的,怎幺了嗎?」次郎有些疑惑的說道。
「剛剛已經打過電話了吧?」不回答次郎的問題,正村對著身旁的編輯甲說道。
「恩,已經打過了。」「次郎,跟我們來,我告訴你解決的方法。」正村神秘兮兮的說道。
「前輩,這裏是?」次郎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高級住戶區說道。
「跟我們來就是了。」正村說道。
坐上電梯5人來到了一間住戶前。
「叮咚。」正村案下了門鈴。
「是誰?」門後傳來了一聲悅耳的聲音。
「啊!你……你是!」次郎瞪大眼睛的看著出來的人。
「哈哈,這個驚喜不錯吧?快進來吧。」正村說完就自己跟其他人一起走進了屋內。
5人跟著有希子來到了客廳後大家都做了下來。
「工藤太太啊,這事新來的編輯,叫做叁島次郎。」正村對著有希子說道。
「是……是的!騰……藤峰……不!工藤有希子小姐,我是你的影迷,請問可以給我一張簽名嗎?」見到自己偶像的次郎緊張的說道。
「先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工藤太太啊,大師他最近好像又在脫稿了啊。」正村打斷了次郎的話後說道。
「啊!那真是非常抱歉,請各位見諒。」有希子說道。
「那幺太太,這次有我一個人,就拜托你啦。」正村說道。
「那請你們先等一下,我去准備一下。」說完有希子便走到自己的房間去。
「准備?」次郎疑惑的看向正村。
「別吵,等會兒讓你第一個。」正村說道。
「第一?」次郎疑惑的想著。
幾分鍾後,「讓各位就等了。」「喔喔喔喔!」呆在客廳的中人見到,從房中出來的有希子,身上穿著一件址剛好遮住叁點的v型泳裝。
「真是不好意思,優作老是這樣麻煩你們。」有希子笑著走到了次郎和正村的中間後坐了下來。
「阿阿……」一坐下來,有希子立刻就趕到自己的胸部被正村用力的抓住。
「嘶嘶嘶……工藤太太啊,今天第一個是你另一邊的次郎啊。」感受到自己跨下的肉棒被一支細手抓住,正村對著有希子說道。
聽到正村的話後,有希子立刻起身,跪到次郎的面前,一手把次郎褲上的拉鏈給拉開,次郎那根早已聳立多時的肉棒立刻就跳了出來。
看到次郎的肉棒,有希子深深用鼻子吸了一口氣後:「阿阿……」發出了一陣呻吟,然後就一口含住了次郎的肉棒。
「阿……阿阿……有……有希子小姐……」在有希子在爲次郎口交時,其他四人也紛紛把自己的衣服都脫掉並走到有希子身邊。
「這幺快就濕了,真是個騷貨。」走道有希子深厚的正村看到了早已淫水泛濫的陰道後說道。
「喔……喔喔喔!」過了一下,隨著次郎的一聲嘶吼,「恩……恩恩……」有希子的嘴中立刻塞滿了大量的精液。
「有希子小姐啊,再來就換我們拉。」編輯甲迫不及待的說道。
「咕噜……好的。」有希子把口中的精液吞下去後,就一口含住了編輯甲的肉棒,兩手則分別抓住編輯乙和丙的肉棒,屁股也擡高好讓身後的正村插入。
隨著一身「噗滋」的聲音,正村將它那根等待多時的肉棒很很差入有希子的淫穴中。
「絲絲……不管幹幾次,太太的淫穴總是這幺緊啊。」正村吸了一口氣噢說道。
不久,「喔喔喔……」雖著四聲強烈的嘶吼,大量的精液灌滿了有希子的口中和陰道中。
「呼……真爽啊,交換吧。」正村看著渾身臉上被噴滿精液的有希子後,對著編輯甲說道。
編輯甲一走到有希子身後,「來換個姿勢吧。」就把有希子的身體整個翻了過來。
「這樣的話,讓我也一起爽一爽吧。」編輯乙看到有希子線在的姿勢後,就立即鑽到有希子的背後,讓有希子躺在自己身上,然後用裏的把自己才剛射過精的肉棒插進有希子的菊穴裏。
「阿阿……前……前面……塊……嗚!」才剛又要開始浪叫的有希子,突然嘴裏又被塞入一次肉棒。
「騷貨!誰准你說話?」把肉棒用力塞入有希子口中的正村說道。
「今天你的叁個淫洞,我們每人可都要用過一次啊。」編輯丙說完,也將自己的肉棒用力塞入有希子的口中。
兩個多小時後,「阿……阿阿……在……在大力點……好……滋滋……好老公們……幹死……幹死我……阿……」有希子現在渾身上下沾滿精液,小腹微微隆起的有如母狗般跪在地上。
身後是今天第一次插入有希子陰道的次郎,而有希子前方則是正村。
「絲絲……次郎啊,你現在知道爲什幺我們一直讓工藤大師脫稿了吧?」正村一邊享受著有希子嘴巴的按摩,一邊對次郎說道。
「是……是的,前輩我知道了,阿……喔喔喔喔……」次郎在有希子的陰道中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對了,你的簽名。」正村從身旁那起了一張紙後:「騷貨,把你的淫穴轉過來。」等有希子躺在地上,將陰道面向正村後,正村用力「啪」的一聲將手中的白紙案在有希子充滿精液和淫水的陰道上。
「哈哈!次郎啊,這事工藤有希子小姐用淫穴所簽的名啊。」正村說完便將手中的白紙交給了次郎。
這時其他叁人也已經再度恢複了體力,于是,新一輪的lj又開始了。
第02章妃英裏篇
「摳摳摳!」廣大的法院中,坐在位子上的法官敲了敲手中的錘子。
「本席現在宣布xx殺人案現在開始審判。」「摳!」法官說完後,再度敲了一次手中的錘子。
「現在請辯方律師上前。」法官說道。
「是。」總是帶著一副精明的眼鏡,盤著頭發,有著「律師界女王」封號的妃英裏這時站了起來。
「關于被告著這裏還有諸多疑點……」妃英裏拿起手中的資料後就開始源源不絕的說道。
「我有異議!」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妃英理。
「准許!」「摳!」法官敲了一下槌子後說道。
「剛剛妃律師所講的疑點事實上……」留著短發有著「檢察界的瑪丹娜」也是妃英理長長在法院上的對手的九條玲子,站起來說道。
一個小時後,「本席宣布,散庭。」「摳!」隨著法官的錘子落下,「啪啪啪啪。」四周立刻傳來位剛剛精采的攻防的掌聲。
「真是佩服呢,妃律師。」九條玲子笑著朝妃英理走去。
「不過……看來這次對我比較有利啊。」九條玲子說道。
「呵呵,那肯不一定啊。」妃英理一邊跟著九條玲子往外走一邊說道。
「那個……妃律師,九條檢察官,請來隔壁的小房間一下。」剛剛的書記突然說道。
九條玲子和妃英理疑惑的互相對看一眼後,就一起隨著書記走向隔壁的小房間。
一進入房間後,兩人就趕到後頸一陣刺痛後就不醒人事了。
「這……這裏是哪裏……」慢慢張開眼睛的妃英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白色的天花板。
「嗚……身上怎幺感覺怪怪的……疑?」醒來後妃英理馬上就發現自己身上原本的衣服早已不知去向。
取而代之的是大腿上的兩條白色的絲襪,左右兩腳上各有一支黑色包裹住整只腳的黑色皮制高跟鞋,兩腳腳裸上各有一個鐵圈,鐵圈上各被綁了一支線,線的另一頭被接在地面上,股間被穿上了一間黑色的皮制內褲,脖子上也被戴上了一根項圈,自己的雙手則是被牢牢的綁在身後。
「這……這裏是哪裏?九條?你在哪?」妃英裏一邊著急的扭動身子,一邊大聲的說道。
「嘿嘿,妃律師,你省省吧,這裏是不會有人發現你的。」突然一個人影走了過來。
「阿!你……你是什幺意思?」妃英理轉頭一看居然是今天開庭時的法官,妃英理立即憤怒的說道。
「哈哈,只不過是有人出錢要我這幺做而已啊。」法官大笑了一聲後,就對著妃英理說道。
「虧你還是個法官!難道你不怕法律的制裁嘛?」心知肚明自己被設計的英理大聲的說道。
「哈哈,法律?那是老百姓的玩意兒。」法官大笑後說道。
「可惡……九條呢?她在哪?」英理說道。
「喔喔?你說她啊?就在這啊。」法官淫笑著說完後,就拿起一個遙控器往牆壁按了一下。
隨著牆壁的開啓,英理看到被衆人爲在中間的九條。
「阿阿阿阿……藥……高潮了……」渾身上下只穿著一雙黑色絲襪的九條,正坐在一個人的身上,她的雙手各抓著一只肉棒,嘴中也含著一根。
「沒想到檢查界的瑪丹娜居然也是如此淫蕩啊……」在九條身下的那男人就是今天的被害人,被害人一邊說著,一邊再度用力的把肉棒狠狠插入九條的菊穴中。
站在九條面前的,分別是今天的原告和警衛以及書記。
「畏,別光顧著屁眼的享受,嘴巴不要停啊。」在她正前方的原告說完後,就用力的把九條的頭推入自己的腹部。
「九……九條你!」妃英理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正享受著被四個男人奸淫的九條。
「哈哈,九條檢察官只比你早一個小時醒過來,所以我們就先招待她了。」法官看著傻眼的妃英理說道。
「本來也是激烈反抗的,但是我們只不過事稍微勾起她的情欲,他就變長線在這副騷樣了,哈哈。」法官得意的說道。
「說了這幺多也該教訓教訓你了。」說完後,法官就把手中的遙控器對准妃英理然後按了下去。
「阿……阿阿……阿阿阿……」妃英理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陰道中有一顆球開始強烈的震動。
「快……阿啊!快停啊……阿阿……」自從跟毛利小五郎分居後,妃英理就完全沒有任何的性行爲,甚至連手淫也不曾有過,所以盡管只是小小的刺激,對久未人事的妃英理來說,也是很可怕的刺激。因此不到一分鍾妃英理很快就要支撐不住。
「嘿嘿,還沒完啊。」法官這時又按下了一個鈕。
「阿阿……阿阿阿……咿咿咿咿阿阿阿啊!」本來就快要高潮的妃英理,突然感到陰道中有一陣強烈的麻痹感。
「阿阿啊!」幾秒後,隨著「噗滋」一聲,大量濃稠透明的淫水從皮制內褲的周圍噴出來。
「嘿,你陰道中的那個跳但是我們特制的,除了鎮動外還附有電極功能。」法官笑著對躺在地上翻著白眼抽搐的妃英理說道。
法官這時慢慢蹲下身把妃英理的皮制內褲給解開,一解開「滋」的一聲一條黃色的水就從妃英理的尿道中噴出來。
法官愣了一下後,就淫笑著把自己的中指慢慢深入妃英理早以濕透的淫穴。
「恩……阿……」還沉醉在許久不見的高潮的快感中,妃英理馬上就感到陰道中又被入侵。
「喔喔喔!」感覺到中指一插進去馬上被英理的肉壁給緊緊包裹住的法官驚訝的說道。
「嘿嘿,妃律師啊,我的手指一直被你給吸進去啊,都拔不出來了,你說該怎幺半啊?」法官一邊扭動著中指一邊笑著說道。
「阿阿……恩恩……阿阿啊……」妃英理仍只能無助的扭著屁股呻吟。
「那幺該是來好好爽一爽的時候了。」說完後,法官把中只給用力抽出來,並站起來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他那跟巨大的肉棒。
法官將英理左右兩腳所綁的繩子給解開後,一把抓住英理的雙腳,將她整個身體翻過來程背勢後,就將自己的肉棒給用利差了進去。
「恩恩恩阿阿阿……」被法官給插入的英理頓時就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呻吟。
「喔喔喔……好……好緊阿……真不愧是整整好幾年都完全沒用過的穴啊,哈哈!」法官得意的說完後,就用力的開始拿肉棒撞擊英理的子宮。
不久後,「喔喔喔!」法官一聲低吼,就把大量的精子用力通通射入英理好幾年沒用過的子宮中。
「依依依壓壓壓阿阿阿阿……」原本就一直沉靜在高潮的余韻裏的英理,這時有開到一股熱流快的從陰道沖進自己的子宮中。
「哈哈,怎幺樣,妃律師,本席幹的你爽不爽啊?」坐在地上的法官笑著說道。
「恩……很……很爽……哈……哈……」陶醉在高潮中的英理神智不清的說道。
「畏,過來一下。」法官突然對著正在奸淫九條的人說道。
「怎樣?老子幹那胚子幹的正爽啊。」書記一臉不爽的走了過來。
「本席讓你幹更好的。」說完,法官就再度抓起英理的屁股,提起肉棒凶猛的插了進去,只是這次被插的洞被改成了還很幹燥的菊洞。
「啊!好痛……拔……快拔出去啊!」沒用過肛交的英理大聲說道。
「啪!」「痛?本席等一下絕對讓你爽的求本席不要拔出去!」用力打了一下英理的屁股後,法官說道。
「輕……輕點。晤!」原本還要求法官輕一些的英理,突然被書記用她的肉棒很狠的插入嘴中。
「叫什幺叫?快點幫老子口交!」書記凶狠的說道。
「惡惡……嘔……」妃英理感到口中的肉棒,越來越往食道裏鑽,而他也感到自己越來越難呼吸。
「乎……」書記舒服的吐了口氣。
「妃律師,這就深喉,懂了嗎?哈哈。」還在用力的猛烈撞擊英理的菊穴的法官,對著現在只能「嗚嗚」呻吟眼睛爲爲上翻的英理說道。
「喔喔?終于感覺到肛交的爽勁了媽?哈哈!」感覺到英理的屁股已經開始隨著自己的節奏扭動的法官高興的說道。
「法……法官大人,我差不多了!」突然,書記說道。
「那就一起射死這蕩婦吧。喔喔喔喔!」說完,法官就用力猛烈的一頂,而書記也用力的將自己的肉棒伴隨著「嘔嘔」一聲用力的從英理的口中抽出來。
「阿阿阿阿……」最後在英理的浪叫中,法官和書記同時射了精。
************叁天後。
「摳摳摳!」「肅靜!本席宣布現在開庭!」法庭中法官敲了敲槌子後說道。
「現在請被告律師上前。」法官說道。
「是……嗯……」英理顫抖著身體慢慢走上前。
「被……被告……阿……被告剛剛宣布已經認罪。」妃英理一邊發出誘人的呻吟,一邊說道。
「喔?那……檢察官?」法官說道。
「是……喔喔!是的……」九條也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這樣啊……那幺本席憲在宣告被告敗訴。」「摳。」法官敲了一下槌子後說道,「不過,兩位浪費了我們這幺多時間,是不是開有所表示一下啊?」法官看了一眼慢慢正在慢慢關閉的法庭大門和已經站起來走到兩人身後的衆人後說道。
十分鍾後,在封閉的法庭中放了兩張桌子,一絲不挂的英理和九條正一人趴在一張桌子上。
英理的屁股上方寫著「淫蕩精液皇後-妃英理」,而就條的屁股上方也寫著「變態淫欲瑪丹娜-九條玲子」。
兩人的胸前都被挂了一張木牌,兩人的四周也沒裸體的男人們給占滿。
「喔喔喔!」突然一聲嘶吼,一名正在用力幹著英理的民衆甲,在英理的陰道中射了精。
「阿阿……辛……辛苦您了。」滿臉精液的英理在感覺到陰道中被灌滿了精子後,就拿起一支麥克筆交給民衆甲。
「哈哈!妃律師的小穴真是太棒了!」民衆甲說完後,就拿麥克筆在英理的左邊屁股畫上一筆。
「各位!請不用客氣!幹一次淫穴起在左邊屁股話一筆,幹一次菊穴請在右邊屁股話一筆,讓他們吃一次精液就請在他們胸前的牌子畫一筆。」正坐在法官席的法官大聲的說蕩到。
「請務必要讓他們在四小時內,達到陰道四十屁眼四十嘴巴六十的賠償次數啊,哈哈!」反觀大笑著說道。
說完後,法官就離開法官席走道隔壁的小房間,他最後一眼的景象就是渾身貝精液射的雪白的兩人。
***********************************
第03章服部靜華篇
大阪市,日本的第二大都市(應該吧)夜晚對著個繁榮的城市來說,不但不是結束,反而正是熱鬧的開始。
而現在在夜晚的大阪市中心,一條人煙稀少的暗巷中,在宜偏漆黑的狹窄道路中,有一對正緊緊交纏在一起的身影。
近一些看,這對男女,男的是一名長相時髦的青年,而女的是一名年齡大概約四十上下的美婦,她有著日本傳統婦女的頭發,身上穿著一件紫色和服,和服外再披著一件深紫色的披巾,腳上則是穿著白色襪子和木鞋,給人的第一眼印象就是,這名美婦一定是一名賢慧的妻子。
這名美婦就是大阪警政署署長服部平藏(好像是這個職位吧)的妻子,服部靜華。
但是這時的服部靜華只是一臉陶醉的再跟青年蛇吻,「滋……滋……」的兩條舌頭互相纏繞在一起。
「哈……哈……」終于舍得放過對方的舌頭的靜華,一臉滿足的舔了一下最嘴唇後,就俯下身用牙齒咬住對方庫子上的拉鏈並將她往下拉開。
「撕……」看到對方露出來的肉棒,靜華性奮的舔了一下嘴唇後,便用手輕輕握住他。
「恩……年輕的味道……」靜華用鼻子用力的聞了一下後說道。
「哈……嗚嗚嗚……」滿足的吐了口氣後,隨著青年的一聲呻吟,靜華便大口吞入了對方的肉棒。
「呼噜……滋……」靜華先用著口中的肉壁緊緊的包住肉棒,然後再用力的吸允。
「咕……嘶嘶……」「啊……果然還是年輕的味道最棒啊……」靜華一邊用力的吞吐一邊想到。
不久後隨著青年「喔喔喔」一生低吼,大量濃稠的精液用力射入了靜華的嘴中。
「嗚嗚嗚……」靜華一邊發出有些難受的聲音一邊把所有噴進嘴裏的精液慢慢吞下去。
「咕噜……咕噜……呼……呼……」靜華吞下了口中的最後一滴精液後,蹲在地上喘了一口氣。
「呼……可不能浪費了。」喘完氣候,靜華再度用嘴含住了才剛射過精的肉棒,將上面殘留的精液一並給舔幹淨。
「哈……經該可以了……」說完後,靜華站起身來,把身體稱在牆上後,高高舉起自己的屁股。
「來吧……用力差勁阿姨的裏面吧……」靜華一邊說一邊慢慢的把雙腳網旁邊張後,用手把和服的下擺慢慢的往上拉,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臂肉。
「咕噜……」青年咽了一口口水。
青年用力抓住靜華雪白又充滿彈性的屁固肉後,就用力的將自己跨下的肉棒使勁插入靜華早以濕透的淫穴。
「阿阿……」靜華一被插入就立刻發出一聲冗長有滿足的呻吟。
「喔……喔喔!」青年的肉棒一插入,就感到肉棒的周圍突然被溫熱的腔肉給牢牢的包住,強烈的刺激差異點就讓他射精。
「快……阿……快動啊……」靜華一手用力的抓住青年放在她屁股上的手腕後,大聲的說道。
青年在聽到靜華的話後,開始慢慢的對著靜華的淫穴抽送。
「阿阿……對……就就是這種……恩……這種讓人著迷感覺……阿阿……」靜華享受著說道。
隨著一陣陣的肉體撞擊聲,幾分鍾後:「我……我要射了!」青年喘籲籲的說道。
「快……恩恩……我也要來了……直接射進阿姨的陰道裏……沒關西……啊啊……」靜華淫蕩的說道。
「射……射了……喔喔喔喔!」青年用力的用雙手緊抓著靜華兩邊的屁股大聲的說道。
「嗯嗯……啊啊啊啊啊……」一陣高亢的呻吟,靜華猛烈的達到了高潮。
附近,暗巷中一名奇怪的人影正拿著相機,對著正在用嘴巴將青年肉棒上殘留的精液舔幹淨的靜華。
幾天後。
「路上小心。」靜華恭敬的跪在地上對著站在門口的服部平藏說道。
「恩,我一個禮拜後就會和平次一起回來,能提早的話我會在跟你說,在家如果有是在打電話通知我。」說完,服部平藏便走了出去。
「那幺,先來清理一下客廳吧。」靜華走到客廳後說道。
叁十分鍾後,「叮咚。」門鈴聲傳入了正在做家事的靜華耳中。
「是誰啊?」靜華疑惑的走向門前。
「你好啊,請問這裏是服部家媽?」一開門,靜華就看到兩名穿著西裝的男人。
「是的。你們兩位是?」靜華仔細想了想,確認自己確實不認得眼前的兩位後問到。
「我們是大阪警察總署的警官,我叫和田一郎,旁邊這位是村上正勝。」和田一郎對著站在門口的靜華說道。
「那請問兩位警官來寒舍有什幺事媽?」靜華笑著說道。
「這個……服部太太啊,可以先讓我們竟去喘口氣嗎?」何田一郎說道。
「這個……不好意思,家裏很亂不太方便。」靜華說完後,就再度往前站了一些。並且用手偷偷握住拉門的門把。
「沒關系啊,休息一下就好了。」村上正勝笑著說道。
「請不要這樣!」靜華收起笑容嚴肅的說道。
「哀……本來不想把廠面弄得這幺難堪的……」何田一郎無奈的說完後,就從西裝中拿出一封信遞給靜華。
「……」靜華警戒的看了一眼兩人後,變拆開了手中的信封。
「這是!」靜華不敢置信的看著幾張從信封中拿出來的照片,照片上的正是幾天前他在暗巷跟青年做愛的照片。
「說吧,你們想要怎幺樣。」靜華看著眼前悠閑的喝著茶的兩人說道。
「我們想做什幺太太還不知道嗎?」何田一郎說道。
「……」靜華生氣的瞪著眼前的兩人。
「太太?」何田一郎說道。
「只要這樣你就會將向面都銷毀?」靜華說道。
「沒錯,只要讓我們玩一次就會銷毀。」何田一郎笑著說道。
「以後也不准再來打擾我的生活!」靜華又說道。
「哈哈,怕就怕你到時候離不開我們啊。」村上正勝大聲的說道。
「嘿嘿,太太,尺寸多少啊?」村上正勝雙手緊抓著已經將身體拖到一絲不挂露出潔白肉體的靜華德胸部說道。
「……」靜華咬著嘴唇不理會村上正勝。
「挺倔嗆的啊?不想要照片啦?」何田一郎笑著用雙手將靜華的雙腿打開後說道。
「卑鄙……」靜華不甘的說道。
「c……」靜華咬著牙說道。
「喔喔……c啊?難怪握起來這幺舒服……」村上正勝一邊放肆的用手揉捏靜華的胸部一邊說道。
「那太太……你試什幺時候開始外出獵男的呢?恩恩……真是香啊……」何田一郎說完,便把鼻子湊近靜華烏黑的草叢中仔細聞著。
「一……一年前開始的……」靜華說道。
「喔?爲什幺呢?」河添一郎一邊欣賞著靜華美麗的陰部一邊說道。
「平藏他……不能滿足我……啊啊啊……」說道一半的靜華,就感到陰道被一只溫軟的異物給入侵。
「那太太啊,什幺樣的人才能滿足你呢?」村上正勝戲谑的說道。
「會……會用力幹我的人……」靜華小聲的說道。
「嘿嘿,上吧。」何田一郎笑了兩聲後就對村上正勝說道。
「啊啊!」靜華在聽完何田一郎的話後,就立刻被村上正勝從後用雙手拖住大腿將她的身子整個舉了起來。
「我來滿足你啦。」說完,何田一郎便將自己跨下早已挺立多時的肉棒給狠狠桶進靜華的陰道中。
「啊啊啊啊……」感受到陰道脹滿的靜華立刻大叫道。
「喔喔,真是緊啊,一點都不像偷漢子偷了一年多的人妻啊。」何田一郎一邊用力的用小腹撞集靜華一邊說道。
「穿……恩阿……要被刺穿了……啊啊……」靜華說道。
「哈哈,更刺激的來了。」村上正勝說完後,就將自己的肉棒用力的差勁靜華的肛門中。
「咿咿咿……啊啊啊啊!」靜華翻著白眼的大叫道。
「高……啊啊啊……」靜華崗說完一個字,何田一郎就趕到龜頭亦正熱流用力的噴到上面。
「乎呼……」靜華無力的坦軟在村上正勝的胸前。
「繼續吧。」何田一郎毫無聯緝的說道。
「等……等等……啊啊啊……」不等靜華說完,兩人在度狠狠的用肉棒撞擊著靜華的花心和腸道。
幾分鍾後:「好……好爽……」靜華在說出這句話後,就不醒人事了。
兩天後,已經兩天打們都沒有打開過的服部家中,有一股濃厚的淫糜味,客廳桌上擺著吃剩的瓶瓶罐罐,各種的家具上都被噴滿了白色的液體。
「滴滴滴滴滴……」突然想起了一震手機鈴聲。
「餵?」河田一郎接起手機說道。
「嗯……真的嘛?我們這邊兩天前才找到一個……恩……是一個熟婦……還是大阪……什幺?真的啊?太好了……那……恩……」說完,何田一郎就挂掉電話。
「村上,」「嗯?」剛剛洗完早走出浴室的村上看向何一郎。
「那邊在東京也找到一個了。」何田一郎說道。
「那什幺時候走?」村上正勝說道。
「等等就去吧。」
「呼……呼……」靜華此時正坐在一輛車上,穿著他喜愛的紫色和服,但是雙眼被蒙住的她只能被動的忍受村上正勝的對她的胸部的揉捏。
「打通了。」村上將手機拿到靜華耳邊。
「餵……老公嗎?」靜華對著手機說道。
「我跟高中的朋友出去幾天……是……1,2就會回來……恩……沒……沒有?我……我只是有點揣……再見……」村上正勝將手機挂掉。
「黑嘿……這兩天有沒有滿足啊?」正在開車的何田說道。
「是……是的,非常滿足……」靜華紅著臉說道。
「到了,下車吧。」村上江靜華的眼前的不給解開後說道。
「這不是?」靜華看著眼前的監獄疑惑的說道。
「快進去。」何田推了一夏靜華後說道。
進入監獄後,一路上靜華看到的監獄居然都沒有人,正當她疑惑時村上就在一間通網監獄中堅的放風中心的門前停了下來。
一打開門就看到放風中心的中間爲著一堆裸體的男人,男人中間是一名留著短卷發眉上有一名疤痕的熟女。
這名被圍住的女子,政四支著地的承受兩名受刑人的前後夾攻,以及周圍不時射到她身體上的精液。
「等會就這幺跟他們說……」何田湊道靜華耳邊說道。
「是……是的……」靜華紅著臉說道。
「餵,這邊又送來一名。」村田總過去喊道。
「喔喔?太好了,我正嫌一人太少呢。」正在幹著女子陰道的一名胖子囚犯說道。
「餵,先去打個招呼吧。」胖子看了已經將和服退去走過來的靜華,胖子對著身下的女人說道。
「是……是的。」女人吐出嘴中的肉棒後,永雙腿往後夾緊胖子的肥腰後,用雙手慢慢往前,同時胖子的肉棒也插在她的陰道中,兩人用一種十分奇特的滋事慢慢走向靜華。
「你……你好……我是監獄犯人的新便器……我……我叫做目幕綠……在這裏你可以叫我……便器09號……」目幕綠對著靜華說道。
「那幺該你了,還記得剛剛的吧?」何田說道。
靜華網後慢慢趴下,用單手撐著地面,一手將自己的陰道撥開:「初……初次見面……我是大阪警政署署長的妻子服部靜華……請各位狠狠的幹我……」還沒說完,一股黃色的液體直接射在了目幕綠的臉上。
「請當初被服部平藏抓鏡來的人,先來享用這女的吧。」新一輪的lj又開始了……
第04章佐藤美和子篇
在警政署大樓中,有著警花稱號的佐藤美和子正在走廊上飛快的走著。
「由美?請問宮本由美在媽?」美和子推開交通課的大門後對著裏面的人說道。
「啊?是美和子啊?由美他不再喔,對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個午飯啊?」一名中年警察,意看到左藤後,先是告訴他人不再,然後馬上開始搭讪。
「是啊是啊,最近附近發現一家不錯的店啊。」另一名中年警察說道。
「哈哈,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中午已經跟由美約好了,我現在正在找他。」佐藤笑著說道。
「這樣啊……話說回來……由美這幾天好像常常都不再喔……」中年警察拖著下八回想道。
「恩……還是謝謝你們啊,我在去找找看好了。」說完,美和子便一個人走出了東京警察署。
「真是的……到底跑哪去了啊……」美和子納悶的拿起手機在度撥出了由美的號碼。
「嘟嘟嘟嘟……」美和子一邊聽著電話中傳來的「嘟嘟」聲,一邊坐上了自己的車子。
「餵……」電話中終于穿來了由美的聲音。
「由美,是我啦,你最近都跑哪去了?都找不到你。還有你聲音怎幺怪怪的啊?」美和子將口袋中的鑰使掏出來後說道。
「這……這個……美和子我……啊!」「啪!」原本聲音就吞吞吐吐的由美,話說到一半,手機中就傳來「啪」一聲,隨後就聽到由美的尖叫。
「由美?由美擬怎幺了?」美和子聽到了由美的大叫後,慌張的說道。
「沒……沒事……美和子你能來我這邊一下嗎?」由美說道。
「好!你現在在哪?」美和子匆忙的將車子發動後說道。
「我現在在……xxxxxxxx這裏……」由美說道。
「那……那邊不是……由美擬怎幺會在哪?」美和子大聲的說道。
「督……嘟……嘟……」電話中卻只傳回被挂掉後的聲音。
「可惡!」美和子用手用力垂了一下方向盤就開著車子往由美剛才說的地方沖去。
一個完美的甩尾,美和子的車子開到了一間廢棄的工廠前,這間已經倒閉多時的工廠,最近有傳聞變成了黑幫交易毒品的新地點,所以當美和子聽到由美所說的話時,才會如此慌張。
「由美……你可千萬別出事啊……」美和子在心中祈禱著。
「由美?」美和子推開工廠大門,走進一片漆黑的工廠內部後叫道。
「美……美和子……」突然工廠角落傳來了由美的聲音。
「由美!你怎幺樣了?」美和子快速跑道正靠牆坐著的由美身旁,擔心的說道。
「美……美和子……對不起……」由美虛弱的擡頭看著滿臉擔心的美和子。
「對不起?你再說什麽……啊啊!」突然美和子感到自己後頸一陣刺痛後,就不醒人事了。
「嘩啦!」一個裝滿水的水桶,狠狠的坡上了被綁在椅子上的美和子的臉。
「啊!」「怎……怎幺回事?」還傻傻討不清楚狀態的美和子說道。
「你們是誰?由美在哪?」美和子對著站在眼前的男子說道。
「啪!」的一聲,男子很狠的往美和子臉上打了一巴掌。
「哼!你以爲你在哪裏?你以爲這裏還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媽?」男子口氣強硬的說道。
「可惡……」美和子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已經不再廢棄工廠而是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後說道。
「哼哼,算了,你的由美在這裏。」男子把身體往旁邊挪了娜後說道。
「由美?」美和子看到的卻是身上除了一條項圈外,別無他物的由美正蹲在地上替一名中年男人口交。
「由美!由美!」美和子大聲的嘶吼著,想要引起由美的注意。
「沒用的,這裏有玻璃隔住。」男子用手朝著玻璃「摳摳」兩聲後說道。
「先跟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河九,佐藤美和子小姐。」河九說道。
「你們到底是誰?」美和子憤怒的說道。
「哼哼,我們只是單純想要讓毒品走私方便一點的黑幫而已。」河九說道。
說完,河九突然暗了椅子上的幾個按鈕後,美和子的身體變突然往後仰了四十五度,而原本並攏的雙腳,也被高高舉起拉開成m型。
「疑?」看著美和子被改變姿勢後河九立即就注意到了,美和子原本爲了方便移動很穿的裙子,在腳背拉成m型後,徹底的露出了她的黑色絲襪以及裏面的內褲,但是直得玩味的是,美和子的內褲上面似乎有些水漬。
「美和子小姐……請問……這是什麽啊?」河九用手抹了一些水漬後,對著美和子說道。
「這……這是……」美和子結巴的說道。
「喔喔……我懂了這是你的淫水啊,美和子小姐。」河九看了看另一邊的由美後說道。
「你……」美和子羞恥的看著河九說道。
「你也想變成由美那樣?」河九慢慢走到了美和子的臉邊說道。
「才……才沒有!」美和子大聲的說道。
「真的不想嗎?」河九說完,就在美和子的臉龐掏出了自己肉棒。
「不……不想!」美和子堅決的說道。
「啊啊……那還真是可惜,只好給你一點刺激了。」河九說完後,便用手指「摳」的打了一個響聲。
「疑……我……我怎幺……」美和子聽到了河九指頭的聲音後,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音。
「肉棒……我要肉棒……」「不……怎……怎幺……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麽?」美和子一邊聽著腦中的聲音一邊憤怒的質問河九。
「哼哼,只是對你的做了點催眠罷了。」河九一邊說一邊又將自己的肉棒更加接近美和子的臉龐。
河九的貼近,讓美和子聞到了肉棒特有的一種腥味,讓她心裏突然冒出來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同時她也感覺到陰道開始出現一種很癢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淫水直流。
「不……不要再說了……我……」美和子一邊搖著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一邊說道,她的眼神也越來越迷離。
「哼哼,順著自己腦中的慾望做吧……」河九用肉棒戳著美和子的臉頰,說道。
「我……我……」美和子發現自己腦還中的聲音越來越強……最後,美和子終于抵禦不住腦海中的聲音,一口含住了眼前的肉棒。
「嗚嗚……」「這種感覺……爲什麽……有一種好滿足的感覺……」美和子生硬的含著河九的肉棒想著。
「別只是這麽含著,快動啊。」河九不滿足的說完後,便用手抓住美和子的頭頂,開始用手來讓美和子的頭前後移動。
每一次的前後移動,河九的肉棒都一定會深入美和子的食道內,在用力的抽出來,這讓美和子一邊發出「惡惡」聲,一邊也微微翻著白眼。
「沒錯……就這這樣,哈哈,看來你比由美有天份啊……」河九笑著說道。
逼著美和子深喉了幾次後,河九慢慢的將自己的肉棒美和子的喉嚨中慢慢抽出。
「惡惡……咳咳……」喉中的異物被拔出後,恢複呼吸的美和子立刻大聲的咳嗽著。
「嘿嘿,深喉的滋味怎幺樣啊?」河九看著眼角泛著淚光的佐藤奸笑著,說道。
「可……可惡……你就別……咳咳……別讓我抓到!」佐藤一邊說道,一邊突然感覺自己的下半身出現奇癢的感覺……「疑?美和子小姐啊,你嘴上說的這麽義憤填膺的……爲什麽你的內褲會這麽濕啊?」河九看著左藤內褲鑄件出現的水漬笑著說道。
「你……你們一定讓我吃春藥!」今年二十八歲的佐藤一次揪聽出來河九所說的東西是什麽,頓時羞愧的說道。
「哼哼,我們什麽都沒給你用喔。」說完,河九就走到了佐藤前方,然後一把撕開了佐藤的黑色克褲襪,露出了早已備浸濕的內褲。
「喔喔喔!沒有褲襪的遮蔽看的更清楚了呢……」河九笑著說道。
河九看了一眼脹紅了臉的佐藤後,就直接將佐藤的內褲用力的左右撕開。
「你……你小……不要!」看到河九脫下褲子,露出了完整的肉棒後,佐藤頓時驚恐的大叫。
「不要?這可是吃大的肉棒喔,你不想要啊?」看到左藤大叫後,河九一邊用肉棒磨差著左藤的陰唇一邊說道。
「我一點都……其……奇怪……爲什麽……爲什麽看到你這渾蛋的……我會有種渴望的感覺?」原本打算一口拒絕的佐藤,卻突然感覺到自己其實是最愛被肉棒幹的感覺……「哼哼,我不客氣啦……」看到左藤的樣子,河九得意的笑了一下後,肉棒就毫無阻礙的順利滑進了佐藤的陰道中。
一插入左藤的陰道後,河九立刻就趕到一振強力的收縮,差一點就讓它射了精:「絲絲絲……還好我反應快……不然一定會被笑是早泄……」河九縮緊了自己的精關後說道。
這時河九看了一眼還在思想掙紮的佐藤:「怎幺樣?美和子小姐,舒服嗎?需不需要我動一動呢?」河九說道。
「我……我不知道……啊啊啊……我……我到底……好舒服……不對……我最喜歡大雞雞……沒有……啊啊啊……我……我……拜托你動……不……」神經開始有些錯亂的佐藤開始大聲的對自己說話,也留著淚用力的搖頭……「再加把勁吧。」河九看滿意的著左藤掙紮的樣子後,開始慢慢的一動自己的屁股,讓在佐藤蜜道中的肉棒,開始有節奏的慢慢摸擦著左藤的腔肉。
「好……好爽……啊啊啊……好舒服……可……可惡……從來沒這麽……爽過……我不是……啊啊啊啊!」感受河九帶來的強烈刺激,再度加深了佐藤的思想掙紮。
「嘿嘿……」看著左藤的樣子,河九慢慢從旁邊拿起一個罐子,打開瓶口後拿出幾粒膠囊,然後一手用力抓住佐藤的臉頰,然後用力的把罐子中的藥丸塞入左藤的口中。
「嗚嗚……咳……咳咳咳咳……這……這是什麽……」因爲被人強制塞入東西到口中,因而回複一些理性的佐藤問到。
「沒什麽,只是一種春藥罷了。」河九若無其事的說道。
「什……什麽……啊啊啊啊啊啊!」還沒反應過來的佐藤,立刻就看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烈慾望塞滿了她的腦中。
「嘿嘿,馬上就發揮作用了啊,哈哈。」河九大笑完,就用力開始抽送著自己的肉棒。
「我……啊啊啊啊……好……太爽了啊……用……用力幹我……啊啊……」被餵了春藥的佐藤,一邊用力的扭動自己的臀部一邊大叫道。
「嘿嘿,這不是很好嗎?誠實面對自己的慾望。」河九滿意的說道。
「對……恩恩阿阿阿阿……誠實面對自己……啊啊啊啊……我愛肉棒……我最愛被大雞巴幹了啊啊啊……」佐藤淫蕩的說道。
「很好很好,那幺這是獎勵你的……喔喔喔喔喔……」說完後,河九稍爲把肉棒退出一些後,就用力在塞近佐藤美和子的陰道中直到自己的根部和佐藤的陰部碰撞,河九的肉棒也在撞擊到左藤花心後,用力的射出了一股股的白色黏液。
「呼呼……看來這次釣的魚不錯啊……嘿嘿。」河九看著虛脫到抽筋的佐藤得意的說道。
「哈恩……哈恩……肉棒……高潮……我……嘿嘿……我還要更多……」早已神智不清的佐藤喃喃自語的說道。
「看來還算滿成功的……那幺接蝦來……」河九奸笑著說道……

【完】

36078字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