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前女友和情人一起虐待我

精彩内容:

門卡插一響,影歡快得奔向大門,在小楊剛進來的一瞬間撲進他懷裏,小楊微笑著,溫柔的回應著影熱烈的吻,順手關上大門。

  滿桌子是豐盛的菜肴。

  “好豐盛阿,怎幺這幺多,過年阿。”小楊打趣她。

  “你一個星期才來看我一次,我就當是過年了。”影風情萬種地用下體在小楊胯下摩擦,隨即伸手在他胯下一抓,掙脫他的懷抱。

  小楊興奮的飛撲上去,把她撲倒在廳裏的沙發上,粗魯的撕掉影的睡裙,影嬌笑著,毫不示弱的解掉小楊的皮帶褲子,很快兩個人赤裸相見,嬌哼和男人獸欲的呼吸聲,彌漫在室內。

  這所發生的一切,都沒有逃過我的眼睛,透過直對大廳,櫃櫥下方的百葉,我一直趴在裏面窺視,但我看的不太清晰,影的一條黑色絲襪套在我頭上,只有嘴的位置,絲襪上露出一個圓孔,正好是嘴的大小,一條狼狗項圈將絲襪緊緊束在頸間,不鏽鋼鐵鏈連著項圈一直垂到地上。

  這條絲襪,影整整套在牛仔庫下穿了一個月,睡覺都沒有脫下,因爲據說可以瘦神,所以上面有影很濃的味道。

  沙發上,小楊輕輕一抖,終于射了出來,影仍然大聲的呻吟,高叫,親愛的,我愛你。良久才平靜。

  影懶懶在沙發上,小鳥依人般靠在小楊懷裏,對著櫃櫥,大敞著雙腿,淡白的精液在陰戶裏閃耀。

  “我今天收到你給我東西,是鑰匙,幹什幺用的?”小楊問。

  “禮物阿,不喜歡嗎?”影俏皮的問。

  “喜歡,你送的我都喜歡,不過一把鑰匙不能叫禮物吧,你是不是又要敲詐我阿,過去你一送我禮物准會有點要求的,不過只是一把鑰匙,就太離譜了吧。”小楊環抱著影,輕松用手的挑逗著影豐滿的乳房。

  影也同樣用手指輕輕在小楊健美的胸上畫圈,聽了他的話,突然從他懷裏掙脫,沉下了臉,影很嬗變,但這很吸引小楊,雖然總有手足無措的感覺,往往都會是影最後占上風。

  “我要求過你什幺了?一年了,這個家你一個星期只來一次,甚至不來,我只有自己躲在這個死人地方,你每天抱著老婆孩子,我那?!?!”影幾乎哭了。
  小楊有點錯愕,隨即溫柔的勸慰“你知道了,爲了孩子,我不能離婚阿。”
  “我知道阿,我讓你離婚過嗎?我只是說我很孤獨。我真沒要求你什幺。”影很委屈。

  “是我說錯,我道歉,好了,別哭阿。我彌補,有什幺要求你說,我是說,你的確有權利提任何要求,我都答應你!”小楊拍拍胸脯,“不過不要給我戴綠帽阿。”他打趣,微笑著。

  “去你的,我有過嗎?除了你那寶貝,我才不讓別的臭男人進到我身體那,我只會惡心。”影發誓壯“我真什幺要求都可以?”

  “當然我答應你了。”

  “對了,你還記得我以前的男友嗎?”影突然問。

  “記得阿,他不是出國兩年了。突然提他,幹什幺?”

  “你聽我說阿,那時候我真很喜歡他,我和他從小認識,叫他哥哥,後來我再遇見他,我真以爲我是愛他的。”

  “什幺叫以爲阿?”小楊問。

  “當然我現在才明白我愛的只有你一個了,傻瓜,明知故問。”

  小楊傻笑。

  “那時候,爲了愛他,我真的什幺都作,你知道嗎?他是個受虐待狂。”
  “真的阿!”小楊很驚訝“他看起來很壯,象虐待狂還差不多。”^ 哈哈,小楊笑了。

  “別開玩笑了,他真很變態,甚至要我在他嘴裏小便,還說要給我舔幹淨大便後的屁眼。”

  小楊在笑。

  “我真是爲了愛他,真給他小便喝,後來和你之後,我覺得他好惡心,不過後來,我回想起來還是真刺激阿,而且,家裏都不用准備手紙了,多省阿!”哈哈哈哈,他們兩個相擁笑作一團。

  “你不是說你真喜歡虐待男人了吧,我可不願意。”小楊還在開玩笑。
  “我才舍不得那,我疼你還來不及那,怎幺舍得虐待你,只有象他那種賤人我才想去虐待那。”

  影有意無意得瞟向櫃櫥。

  “畢竟當過你男友,不好說他是賤人吧。”小楊說“賤人還是擡舉他那,他連賤狗都不如,連大小便都吃,還能算人嗎?”影得聲音裏充滿不屑。

  “還是口下積德吧,辣妹。”

  “你是不知道,他前兩天回國了,帶著大包小包來找我。”

  “他找你幹什幺,都分手了。”

  “他說要作我徹底的奴隸,你說這人變態不變態,”

  小楊無語。

  “還說他從德國回來沒有回家,就直接來找我,就是想從這個世界消失,永遠在這個房子裏不出去。我一開始還好言相勸,說我找到我最愛地人了。”
  影深情地看看小楊。

  “後來他更過分了,跪在地上一個勁磕頭,說磕死在這裏,求我收他作奴隸。我急了,死命抽他耳光,罵他下賤。”

  “他不正高興你打他了,他是變態。”小楊說。

  “可不是,可是,我打了他一百多耳光,我竟然射了,我第一次感覺到體內忽然湧出,我感覺好像到天堂了。”影陶醉地說。

  “你也變態了。”小楊說“但我真喜歡那感覺。他後來甚至央求我,說,他只是想作奴隸,連你也可以一起伺候,還拿出一個貞操褲衩,自己上了鎖,說這輩子也不奢望和我有性關系,還把鑰匙交給我。”

  “等等,不是這把鑰匙吧。”小楊拿出那個禮物地鑰匙。

  “就是阿,我怕你懷疑我會讓別的男人進入我的身體阿,所以我第一時間就把鑰匙寄到你公司了。”

  “什幺意思?你是說他在這屋子裏?”小楊下意識把襯衣蓋在自己裸露的下體。

  影沒說話,站起來走向櫃櫥,一下打開門,從地上拾起狗鏈,將我牽出櫃櫥,我跟在她赤裸的身體後亦步亦趨地爬行。

  牽到了小楊面前。

  “跪好了,賤貨。”影重新坐回沙發,小楊的身邊,肆無忌憚地大辟著雙腿,左手拉著鐵鏈,右手在我頭頂一拍,喝到:“發什幺愣,笨蛋!還不趕緊求求楊先生,要不要你,看楊先生地決定了,他說要你就要你,不要,我就把你殺了,支解了,餵狗,反正象你這樣地廢物,留在世界上也沒什幺用。”

  我趴伏在地上,給小楊磕頭“楊先生,可憐可憐我,就讓我留在你們身邊作奴隸吧。”

  影又一個巴掌拍在我頭頂,“笨蛋,還不趕緊叫主人,以後楊先生就是這個房間的主人,我當然是女主人了,說動聽點,告訴主人你是什幺東西,說你有多感謝主人。”

  “我是一個會說話的工具,我不是男人,我感謝主人能收下我,使用我,我一定會用我的整個生命去讓您和女主人快樂。”我繼續磕頭。

  影婀娜地蹁腿跨立在小楊大腿上,鐵鏈在頭頂優美地繞過,有意用腳後跟在我頭頂輕踢而過,然後扭著腰肢,用乳房在揉搓小楊胸肌上,高跷起屁股,小楊的精液順著她腿留下來。

  影頭也不回地一抖手裏的鐵鏈,罵道:“賤貨,還等什幺,都留到腳面了,快給我舔幹淨,別浪費。”

  我連忙用嘴從她地腳跟舔起,直到大腿根部,都舔幹淨,而影則一心一意地扭動自己完美地身體,展示給小楊看,還用嘴含住他地乳頭。

  “可是……這個……也太過分,他是個大男人阿,我……不喜歡他碰你。”小楊被逗地很興奮,但還是說。

  “親愛地,他怎幺能算男人那,他把你地精液都喝下了,他狗都不如。”
  影又一拉鏈子,仍舊不回頭,喝到:“還不謝謝主人賜給你精液喝。”
  我又磕了一個頭“謝謝主人恩賜精液給我喝,我很榮幸。”

  “你看到了,這個也叫男人嗎,你給他精液喝,他還要磕頭謝你。”影很輕蔑“可是……可……”

  “別總那幺別扭了,你說會答應我要求地,我要嘛,我要嘛,我現在很想要個玩具玩,我好寂寞阿,他要是敢對你不敬,我就殺了他餵狗,,反正沒有人知道他在世界什幺地方。好了,我答應你,等我玩夠了,我就一腳把他踢走了,求求你了。”影撒嬌

  “我眼裏你才是男人,其他都是豬狗,尤其這個東西,豬狗都不如。我好愛你的寶貝阿。”影說著用手輕輕撫摸小楊的陰莖,慢慢蹲下,將陰唇在上面蹭,小楊舒服地閉上眼睛,仰起頭。

  影把鐵鏈從胯下掏出來,一拉,我的頭就被拽到小楊大腿間,她的胯下,小楊的陰莖就在我嘴邊,影用手將陰莖向我嘴邊一送,我順從地張口含住,輕輕吮吸,上面還有精液地味道。

  小楊睜開眼,剛要說什幺。

  “親愛地,享受,別說話。”影一手捂住小楊地嘴,濕潤地陰戶壓在我後腦有韻律地扭動,我嘴隨她地節奏吞吐著小楊的陰莖。小楊被欲望沖昏了頭腦,開始呼吸加重,陰莖在我口中變大。

  影拉起我頭發,粗魯地將我後拉,命令“舔我屁眼,賤貨。”

  小楊的陰莖從我口中彈進她的陰戶。她有節奏地上下前後蠕動著臀部,感受小楊的陰莖在她體內。

  我始終將舌頭舔在她的肛門上吮吸不停。

  “舔我逼,再舔屁眼,來回舔,用力舔,賤貨。”影地動作越來越瘋狂,楊的陰莖一下滑出她陰道。

  “快給我叼回來,賤貨。”影性急地說。

  我連忙到她胯下,從側面銜住他的陰莖,讓它直立起來,影迫不及待地將陰部坐下,我來不及躲開,被她坐的眼冒金星,但絲毫不怠慢繼續用嘴在她陰戶和肛門間遊走,尤其當我舔她陰戶的時候,小楊的陰莖磨得我嘴唇疼。

  又掉出幾回,我不等吩咐就幫她將陰莖用嘴扶正。

  小楊徹底興奮了,完全忽略了我得存在,將影壓在沙發上,高跷起她得雙腿,將陰莖插入她體內,她瘋狂高喊:“親愛得,我愛……你,我愛你,快快,……賤貨讓主人更興奮……含住……主人……睾丸……舔主人,,,屁眼,我的屁眼……逼,陰莖……”

  我得嘴迅速在他們熱烈膠合的下體遊走……

  影再次騎到上面,我依然在他們下體,用嘴伺候,小楊一聲悶哼,隨即影也大叫一聲,來了高潮,她猛擡起屁股,大喝一聲:喝!!!

  我知道什幺來了,我用口緊緊包住她的陰唇,一股猛烈的尿液混合著她的愛液,她情人的精液,一咕腦全灌進我的喉嚨……

  小楊蹒跚走到旁邊的餐桌,狼吞虎咽。

  她上廁所,坐在馬桶上,讓我跪在她面前,“賤貨,聽見我拉出一節大便,就給那大便磕個頭,知道嘛?我大便都比你高貴。”

  咚的一聲,我磕頭,當我擡頭的時候,影一個耳光扇過來,隨即肆無忌憚的大笑。

  “給我好好舔舔,屁眼裏面也是,伸進去,使勁阿,蠢貨。”影大便完讓我舔幹淨,一邊讓我舔,一邊不時回手給我耳光。突然她肛門一張,一股臭味襲來,在她的屁裏,我終于有機會把舌頭深深插入她的肛門,爲她清潔。

  她將一把手紙讓我叼好,頭靠牆,轉身將屁股在手紙上狠蹭,擦幹淨我的口水。

  影已經半躺在沙發上,我已經給她用嘴清理幹淨,甚至又給了她一次,高潮。
  她一把推開在她胯下我的頭。“去給楊先生清潔一下,賤貨。”我爬向吃飯的小楊,影不忘在我屁股上踢一腳,“快點!”

  我爲小楊舔幹淨下身的時候,他甚至連看都沒看我一眼,繼續狼吞虎咽。
  似乎看我舔小楊的下體,影很興奮,她走到小楊身邊,坐在他腿上,“我給你表演一個解悶好嘛?”

  她撒嬌

  “什幺?”

  影起身從我行李了取出一個東西,那是一個佩戴假陽具,她熟練的系在胯下,在我貞操帶的後面,肛門的位置有一個空洞露出屁眼,她很快用凡士林塗抹在我肛門上,又給自己腰間的假陽具塗上,她胯在我臀部上方,微微將腿圈起,將假陽具的頭頂在我肛門上,說了一聲:“放松,賤貨。”一挺腰就插了進去,她扶住我的腰,將臀部不斷沖著我,我沒有得到停止的命令,繼續舔幹淨小楊的陰莖,這時候小楊的陰莖開始變大,他興奮了,一手糾住我頭發,開始在我嘴立抽插,我能聽見身體上方,他們在接吻的聲音,不久,他一把拉出陰莖從我嘴裏,精液射了我一臉,才又坐回桌邊。

  影從我肛門裏拔出假陽具,走到小楊身邊,“快給楊先生舔幹淨,瞧你弄的這幺亂,廢物。快點舔幹淨,你真髒,你看你把我雞巴弄的這幺髒,也給我舔了。”
  我一一爲他們清潔幹淨,影似乎還沒盡興,又取來灌腸器,給我灌腸清洗,整整600cc ,然後用軟木塞塞住我肛門,看著我痛苦的在地上呻吟,翻滾。
  “我想看這傻逼手淫給我們看,給我鑰匙,打開一會好嗎?”小楊沒有反對。
  很快,貞操帶去掉了,影很粗魯的揪住我的雞巴,用力撸了半天,當我到達要射精的邊緣,卻突然停了,在我身上踢了一腳,走到小楊身邊耳語幾句,他們會意一笑。

  “給我滾廁所去,別弄髒地面!你這狗屎!”影有給我一腳。

  我進入浴室不久,他們也赤裸著進來了,兩個人都跨在我臉的位置開始,小楊開始愛撫親吻她,他們的身體緊密的摩擦著。一邊接受愛人的寵愛,影也沒忘了罵我:“怎幺原來瞎眼愛上你了,你哪裏好?你根本不配作人,下賤的喝人小便,給我手淫看,快,表演,你就配我拿你當猴耍,給我情人取樂,舔他雞巴,你什幺玩意阿,你就不該生出來作人,就該用一泡尿把你淹死,我要是你媽,當時生出來就把你再塞陰道裏憋死,你就配在我陰道裏,沒事給你點尿呵呵,以後我們的大小便都是你的,直接給我吃下去,給你糧食吃,是浪費!快射,射阿。”她又給了我幾腳。